都市最强仙医 第878章 二十三年前的怪异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

  从古至今,武者的实力居然出现了大倒退。

  厉冷锋等人将武者和古武者区分开来,也是因为古武者实在比现在的武者厉害太多。

  武王之境,以现在武者所拥有的武学因子、武学秘籍等,已经不可能达到,而能达到武王之境的只有古武者。

  也难怪厉冷锋会説,京城武者势力的历史上,从没有出现过武王之境强者了。

  秦朗弄清楚了这个后,自然最为关注一件事。

  那便是,古武者还存不存在?

  当秦朗提出这个问题后,厉冷锋直接摇头,表示自己不清楚。

  “古武者是比武者更高等级的人,哪怕一个古武者和武者同处在武尊的实力阶段,实力也要超过武者,因为他们修炼的功法秘籍更加厉害,因为这一diǎn,京城各大武者势力,其实都想得到这些秘籍武学,自然在这些年中一直持续不断地找寻古武者的踪迹。”

  “可是,包括我们厉家,十几年下来一直没有收获。”

  “最近一次发现古武者,还是大概二十三年,核心武者势力的雷家,见到过几个古武者。”

  秦朗听了后立即问道:“雷家见到的古武者,一共有几人,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吗?”

  因为厉冷锋提供的古武者被发现的时间,太让他敏感了。

  二十三年前,那正是自己的秦家发生剧变的那年,父母迫于某种原因,不得不将他放到了云海市福利院的门口,而文心龙説过,根据那块玛瑙玉狮子来分析,秦家属于实力极强的一家,却在二十三年突遭剧变,父母连他都只能被迫舍弃,这与雷家发现的几个古武者,会不会有所关系?

  不是秦朗为了寻找家世而变神经质了,而是既然秦家当年这么厉害,但却一直籍籍无名,他甚至怀疑秦家是不是就是古武家族?

  如果雷家发现的几个古武者,跟秦家有关的话,也不是没有一丝可能的,他自然要询问清楚。

  “是一个叫慕容家族的古武家族,出现的一共三个人,至于实力如何,雷家的人也不清楚,那几个古武者并没有和雷家的人起冲突,消失后不知道去了哪儿。”

  厉冷锋将自己知道的,都给讲了出来。

  不是秦家的古武者,而是慕容家的?

  秦朗倒是很想知道慕容家位于哪儿,可厉冷锋肯定不知道,问了也是白问。

  “雷家估计跟其他武者势力一样,都想得到古武者的功法秘籍,看到慕容家的古武者,不可能一diǎn想法都不起,之所以没有起冲突,恐怕还是雷家自知实力不如人吧。”

  秦朗冷冷分析道。

  别以为厉家或者雷家这样的核心武者势力,做事就一定明着来。

  是的,这样的核心武者势力,在京城武者势力中完全可以横着走,可厉冷锋都説了,古武势力远比武者势力强大,雷家对那几个古武者明的暗的都不敢来,不用説,古武者一定非常厉害。

  武王之境,是古武者才能达到的,到了那种层次,实力应该比武尊之境的强者,要强了很多吧?

  “行了,我的问题都问完了,记住快到期限的时候,主动联系我索要嗜血毒王丸。”

  秦朗最后提醒了一句。

  厉冷锋和厉啸天十分无语,心想我们哪敢忘记啊,这可是关系着我们的性命和我们的家族呢!

  秦朗不再説话,直接从厉冷锋和厉啸天身边经过,然后下一刻,厉家两位大佬,就愕然发现,秦朗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厉冷锋不禁冷颤了一下。

  和厉啸天对视了一眼后,厉冷锋摇摇头,低声説道:“罢了,以后就当他的小弟吧。”

  厉啸天深以为然。

  两人虽然之前因为嗜血毒王丸的缘故,被迫要向秦朗屈服,但对秦朗可以神秘隐身的事,还是有所怀疑的,毕竟这种事説起来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他们不是特别相信秦朗可以随时随地做到隐身。

  可刚才秦朗离开,説隐身就隐身,完全可以将隐身技能随心所欲的使用,使得他们心存的最后一丝侥幸也彻底消失了。

  一个可以随意隐身的牛人,那还不是将他们的小命掌控得紧紧的?

  他们除非不想活了,不想厉家继续存在了,才会傻逼-逼地去招惹秦朗!

  很快,厉冷锋就让埋伏的厉家之人撤退,今晚的行动取消。

  厉家其他人茫然不解,可厉冷锋和厉啸天肯定也不会将臣服秦朗的事情説出来,只是随便编了一个理由,让厉家众人以后不得再和秦朗为敌。

  ……

  秦朗轻轻松松离开了厉家,让厉家精心布置的天罗地网丝毫用处都没有,秦朗可不管厉冷锋和厉啸天现在是在吐血还是在不服,反正就算两人心中不服,表面上也得顺从着他。

  一下有了两个武尊后期强者当小弟,虽然他不想要这样的小弟,可是以后在京城如果碰到了麻烦,让这两个小弟出面,还是很容易的。

  秦朗搭乘出租车,往租住的公寓赶去,不过在出租车路过一家酒吧时,从酒吧冲出来的一名女孩,似乎看不到行驶的出租车的危险,一下就冲上来,吓得司机赶紧减速。

  女孩于是拼命拍打着出租车右边的车窗,梨花带雨,声音急促地説道:“师傅,快让我上车,快让我上车,求求你了!”

  秦朗注意到,就在女孩説着这话的时候,从酒吧里一下冲出来了五六个彪壮大汉。

  女孩回头见到这一幕,吓得花容失色,拍打车窗的频率更急了。

  秦朗看得出来,女孩身上的那种惊恐,已经达到了非常可怕的地步,説明这女孩,怕那些人怕到了极diǎn。

  可出租车司机毕竟胆小,一见这仗势,心知这女孩惹的不是一般人,那五六个彪壮大汉,一个个都凶神恶煞,他如果敢打开车门放这女孩进来,不用説,车子被这些人打烂都是轻的,搞不好他自己还要被这些人打成残废。

  所以,出租车司机为了不惹祸上身,直接假装没看到,冷漠对着正求助的女孩。

  女孩瞅见追兵更近了,惊恐地尖叫着,只得放弃了拍打车窗,朝前面跑去。

  诡异的是,酒吧的保安对五六个恶汉追赶一名女孩,视而不见,似乎是这些大汉的来历让酒吧的保安都十分忌惮。

  秦朗看不下去了。

  “喂,小伙子,你干什么,不要下去看热闹!场面混乱,当心被误伤!”

  出租车司机站在他的立场上看问题,好意提醒道。

  他还以为秦朗是好奇,想下车去看热闹。

  车子仍然在继续行驶,出租车司机没有要放秦朗下车的意思,见此,秦朗只好説道:“师傅,麻烦停车,我在这下。”

  出租车司机见秦朗都将车钱递过来了,便收下钱,但仍然提醒道:“下车的时候快diǎn啊。”

  秦朗懂这人的意思,这人怕自己下车慢,车门打开时间过长,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对此,秦朗不方便指责出租车司机的冷漠无情,但没再跟出租车司机説话,拉开车门下了车。

  出租车司机看到秦朗径直朝着那名女孩跑开的方向追去,不由直接摇头。

  “看热闹都不知道死活,这年轻人可真没社会经验,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啊!”

  摇着头,出租车司机驶离了这片区域。

  秦朗赶上女孩时,女孩正被其中一个彪壮大汉抓住了头发。

  “臭三八,你跑啊,你倒是继续跑啊!麻痹的,给咱火哥陪酒是你的荣幸,你他玛知道不?”

  看着女孩护着头发,表情惊恐而痛苦的样子,这名彪壮大汉更加得意,似乎折磨这女孩,成为了一种无上的乐趣一样。

  女孩的衣着很普通,模样清纯,此刻脸上带着冰凉的泪水,止不住地在流淌。

  她的心,很冷,很委屈。

  仅仅是因为寒假来这家酒吧当服务员,当时她就跟老板説过了的,老板也保证了,她的工作,就是给酒吧的客人端酒水、水果diǎn心等,可是今天才是她第一天上班,就因为给一桌客人端白兰地时,那位叫做雷火的公子哥看上了她,当众调戏她。

  她挣扎,抗拒,但马上就被雷火甩了一个耳光,那雷火甚至放着狠话,説这间酒吧的任何女人他都可以随便上,她算什么东西,也敢不给雷家少爷面子,那是找死!

  酒吧内的人,包括领班,包括保安,全都假装视而不见,不仅没帮忙,连向老板告知的人都没有,她知道老板哪怕来了,也会跟这些人一样冷漠。

  她被那叫雷火的人命令上台去跳一支舞,趁着这机会,她撒腿就跑,可雷火的六个保镖赶了出来。

  如果那出租车司机能够打开车门让她进去,或许就能摆脱那可怕又毒辣的雷火了。

  如果自己不那么天真,跑来这鱼龙混杂的酒吧当服务员,更加不会有今晚这样的事。

  可是没有如果。

  她知道,现在还有很多人在看热闹,但肯定不会有人出面帮她了。

  她甚至想好了,被这六个保镖抓回去后,哪怕是死,她也要抗争到底。

  只因为,她见到了今晚这么多的冷漠,见识了人心的无情,失望的同时,也变得绝望了,可她自己要抗争一次。

  这种无奈的想法在脑海里浮现,女孩脸上的泪水就更多了。

  “回去见火少爷吧!哈哈哈!”

  保镖继续揪着女孩的头发,将女孩生拉硬拽地,往酒吧的方向拖。

  啊!

  突然这名保镖摸着右手惨叫了一声!

  秦朗冷冷看着被自己扭断右手的这保镖,冰冷的眼神没任何怜悯之色!

  这女孩穿着酒吧的制服,却不得不跑出来向人求助,不用问他也知道这六个狗-娘养的保镖,干了什么好事。

  既然碰到了,他不会让这种仗势欺人的事情发生。

  女孩疑惑地抬起头来,发现了秦朗,本已经绝望的心,终于有了波动。

  她知道,终于还是有人来帮她了。

  只是,只有一个人啊,她怕这好心人因为她而受伤。

  “你快走吧,他们不好惹!”

  女孩好意提醒道。

  她听説那个雷火少爷,是什么京城大势力雷家的少公子,权势很大,眼前的好心人万万不能得罪那雷火。

  秦朗摇摇头,微笑道:“你先到旁边等我一下。”

  “麻痹的,敢打赵哥,你他玛知不知道……”

  另一个保镖见秦朗敢动手打雷家的人,首先就将秦朗的实力忘记了,怒不可遏骂道。

  “嘴巴放干净diǎn!”

  秦朗反手就是一巴掌,速度快得出气,那名保镖好歹也是保护雷家少公子的人,是武者,而且还是一名后天三层的武者,但就是无法躲过秦朗这一巴掌。

  秦朗将这人的嘴巴打歪,这人的牙齿都快掉光了。

  雷家的保镖这才明白过来,碰到diǎn子硬的人了。

  他们都是后天三层武者,但眼前这年轻人随手就能教训他们,肯定是先天武者无疑。

  所以,他们也不敢再高声怒骂,其中一个面色阴鸷的保镖阴阴地説道:“小子,我们是京城雷家的人,这女的跟我们雷家的少主有diǎn矛盾,这种事你最好别插手!”

  不高声怒骂,不代表他们就真怕了秦朗,他们相信,既然他们摆出了自己的来历,提到了“雷家”二字,那这年轻人就算想要救人,也只能乖乖放弃。

  女孩听到这阴鸷保镖的话,心不禁又黯淡了下来。

  对方明显势力极大,这好心的年轻人,不可能跟对方硬抗。

  不过她还是很感激秦朗,因为秦朗是真心在帮她。

  “大哥,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

  女孩喊道,声音中带着无奈。

  “不用,我和你説过的,你先在那儿等我一下就好。”

  秦朗仍然微笑道,表情平静得好像自己没有碰到麻烦一样。

  女孩茫然了。

  但六名保镖则肺都要气炸!

  “小子,你是不是没听过我雷家的名号?”

  那名阴鸷保镖脸色铁青,冷冷逼问道。

  “听过啊。”秦朗説道。

  “既然都听过,你就该知道,得罪我雷家的后果有多严重!”

  阴鸷保镖继续搬出雷家来压人。

  “雷家势力庞大,可那关我屁事啊。总之,就现在你们想走,我也要先让你们受到教训再説!”

  説完,秦朗立即出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