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96章 一双木屐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北奈造纸厂,位于云海市的东面郊区,为了经营方便,郊区附近就有一片芦苇丛,正是北奈造纸厂自己种植的。

  可以説,相比北奈造纸厂本身的规模,这片显眼的芦苇丛,反而成为了标志。

  秦朗顺利找到北奈造纸厂,在正门停了下来。

  知道自己和造纸厂的老板不熟,秦朗也没等门卫问自己是否和老板有约,就随手递给对方一包香烟。

  “我来找你们老板谈diǎn事,想从你们这儿买一批牛皮纸。”

  门卫见有烟拿,而且光天化日这个开着兰博基尼的年轻人,更不可能是来找他们老板麻烦的,毕竟,能开得起这样豪车的人,説实话他们老板都只能恭敬相待。

  自然是顺利通行,秦朗将车开进了厂子内,朝门卫所説的一栋黄色的三层小楼驶去。

  不过路上刚好碰到了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中年男子,秦朗心意一动,将车停下来,跟对方聊了起来。

  秦朗用香烟来拉近和对方的距离,又刻意恭维了对方几句,才拿出那半个巴掌大的牛皮纸,以自己想购买这种牛皮纸为由,向对方询问北奈造纸厂是否还在生产这种纸。

  秦朗之所以这么做,是担心如果这牛皮纸牵扯到了枇杷山□,..聚集的那伙倭国人的话,造纸厂的老板肯定不会説真话。

  而他挑选的这位中年工人,脸上有着苦涩,显然在厂子里干的不是很好,对这家造纸厂的归属感不强,正适合盘问。

  当然,任谁在一家小的私企里工作,如果待遇低,福利差的话,谁也不会对这企业产生归属感的,这diǎn秦朗自己也有体会。

  就拿他在康乐养生会所当针灸师来説,最初他的业绩在所有针灸师中连续两个月排名垫底,面临着被老板唐雪辞退的风险,当时他除了对唐雪这个女人有着征服的欲望外,对康乐养生会所,那完全就没有任何归属感的。

  所以,他询问这个中年工人,加上一些小恩小惠,问的又不是什么机密问题,应该能够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果然。

  中年工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戒心,反而摇着头不屑地説道:“老板,您打算买这种质量的牛皮纸啊,这纸看上去是光滑,卖相很好,但懂行的人可都不会买它,除非您是本身就打算买这种低档的牛皮纸。”

  秦朗故意装作不清楚的样子,询问道:“这种牛皮纸的质量,莫非真的不好?”

  “当然了,”中年工人看起来确实对造纸厂没什么归属感,説道:“质量好的话,肯定能打开市场啊,可这种牛皮纸,四五年前生产的,当时还打算当做主打产品来着,老板您不知道,那时候纸厂老板説一定可以凭借这种牛皮纸打翻身仗,让厂子迅速扩大,当时我们工人也兴奋啊,厂子扩大了单子多了,我们多生产就能多拿工资啊。”

  “可娘的,这纸销路一diǎn也不好,现在厂子也仍然半死不活,当时我就説,厂子老板如果舍得花钱,引进高级一diǎn的机器,造出更好的纸,厂子就能盘活了,他不信!”

  眼看中年工人大有站在工厂里面大声吐槽的架势,秦朗哭笑不得。

  看来这位中年大叔,对北奈造纸厂,确实存在着诸多不满。

  “那这种牛皮纸造出来发现销路不好啊,就停产了吧。”

  秦朗询问道。

  “可不是?销路不好造得越多亏的越多,四年前就停产了,没卖出去多少,大部分到现在都还堆在仓库中发霉呢。”

  秦朗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这种表面看着很好看的牛皮纸,居然早就停产了,而且根本没卖出去多少。

  也就是説,这种牛皮纸,大部分还放在造纸厂的仓库中,拿这牛皮纸画昆仑令的倭国人,也有可能是直接拿了仓库中的。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可能。

  另外一个可能,则是画昆仑令的倭国人,是从其他渠道拿了这种牛皮纸的,毕竟,这牛皮纸生产出来后,还是卖出去了一部分。

  问得也差不多了,秦朗询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那大叔,照你这么説,这北奈造纸厂似乎经营得不理想啊,为什么都开了五六年了,老板还在经营?应该还是赚了diǎn钱的吧?”

  中年工人撇撇嘴,提这个就烦:“反正俺们工人是没看到老板赚钱了,要不工资都拖着三个月了,还不发。厂子多半是亏欠,至于老板为什么还要经营,那就搞不懂了,有可能是老板故意在我们面前哭穷吧。”

  秦朗diǎn了diǎn头,随即説道:“谢谢了哈,大叔。”

  告别对方后,秦朗继续朝那栋黄色三层小楼行驶。

  他能通过这儿工人的状态,厂子的设施等,判断出这家北奈造纸厂,经营确实不理想。

  至少,这家造纸厂老板在造纸这一项业务上,是亏钱的。

  可问题是,亏了钱这老板还继续经营,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这老板愿意亏欠经营下去?

  肯定不是老板人傻钱多。

  而这儿也不靠近市内,也没有传闻説这儿会拆迁,所以造纸厂老板拿这儿的地皮做文章,显然也不太可能。

  “应该是有原因。”

  秦朗心中暗自説道。

  到了外墙是黄色的三层楼前,秦朗上到了三楼,直接找到了厂长办公室。

  敲门进去后,秦朗在这办公室的门边角落处,留意到了有一双木屐摆着,秦朗不动声色挪开视线,只在这双木屐上停留了一眼,就看向了办公桌后面那个正戴着耳机玩电脑的中年胖子。

  这胖子生得有些猥琐,但又有些精明,正是这家北奈造纸厂的老板赵光明。

  赵光明将耳机声音开得有些大,秦朗都能听到一阵若隐若现的喘息声,夹杂着岛国演员特有的亚麻跌叫声。

  这货大白天都在观看爱情动作片,还特么连门都懒得锁上,秦朗有些无语。

  这其实也能反映出,这家北奈造纸厂的生意只怕真的不好,否则赵光明不会闲的蛋疼到这地步。

  “你是?”

  发现秦朗后,赵光明放下了耳机,一边疑惑出声,一边将手放在了鼠标上,关掉了视频。

  “哦,我想来这找份事做。”

  秦朗表现出跟求职者差不多的心态,并没有拉过椅子坐下,而是站在了办公桌前面,朝赵光明説道。

  他不是真来造纸厂买纸的,要套赵光明的话,自然要找一个借口。

  刚才这货忙于在观看爱情动作片,并不知道他是开着一辆兰博基尼豪车来的,何况他身上的衣服也并非名贵的衣服。

  “年轻人,你年纪这么年轻,人高马大的,来我们这小厂求职?你不会是逗我玩吧。”

  赵光明明显不相信。

  秦朗给他的感觉,是这个年轻人好像跟求职无望的大学毕业生有着明显的不同,这个年轻人身上的一种气质,甚至不是他这个老板拥有的。

  “没逗你老板,我就想学diǎn造纸技术,了解一些造纸行业。”秦朗説道。

  “哦,你是想先在我这儿实习,学到一些基本经验吧。”

  赵光明认为自己猜出了对方的用意。

  否则,他不认为对方真是来打苦工的,这儿的工人都是附近地方的,而且都是四五十岁的人,有更好的活计,谁会跑来他这小厂做事。

  秦朗diǎn了diǎn头,算是默认了赵光明的推测是对的。

  不过赵光明随后却直接摇头:“就算是来实习也不行,我这厂子不赚钱,销路打不开,不能再雇佣更多的人了。”

  “可我听説老板你的造纸厂,生意不错啊,产品很有特色,听説还有印度人、倭国人找老板你做生意呢,我觉得老板你的造纸厂肯定有特diǎn,我不要钱,给我一个实习机会怎么样?”

  秦朗笑着説道。

  赵光明一下警觉起来,不过这胖子也精明,飞快就将眼睛中的一抹异色闪去,好像从没有警觉过一样。

  只不过,这如何能瞒过秦朗的眼睛?秦朗只是不动声色,并没有diǎn破。

  赵光明又看了看秦朗,觉得秦朗还是有些不对劲,不像一个求职者,便説道:“我这就一小厂,生意很不景气,这样,你去其他造纸厂逛逛吧,也许那些大中型的造纸厂,需要像你这样的人。”

  説完,赵光明就重新戴起了耳机,这是要送客的意思了。

  秦朗捕捉到之前赵光明眼睛中出现的一抹异色,这就够了,事情有了眉目,他不打算现在就逼问赵光明。

  “好,那打扰了。”

  秦朗笑着,转身走出了办公室,连墙角放的那双木屐,也都没再看一眼。

  看到秦朗离开后,赵光明马上摘下了耳机,手支撑着脑袋,极力思考着。

  “不对,他不是求职者。”

  “这几天很不太平,纯本一郎的人无缘无故死在了枇杷山里,这段时间太敏感了,这年轻人不管和纯本一郎有没有关系,我都要留个心眼。”

  赵光明的小眼睛眨了眨,起身走出了办公室,到了走廊上,朝楼外面看去。

  这一看,赵光明看得心肝儿直跳!

  那个前来“求职”的年轻人,居然开着一辆兰博基尼超跑!

  “娘希匹的!”

  赵光明很是嫉妒!

  这车至少也要一千万吧,他都买不起,开得起这样超豪华跑车的人,会是一个苦逼的求职者?

  赵光明没来由地心慌,转身急急忙忙奔回了办公室,拿起电话通知保卫科。

  “给我盯紧diǎn开跑车的那家伙,发现他在厂子里或者厂子周围逗留,立即通知我!”

  挂掉电话,赵光明无意中瞥见自己放在墙角的那双木屐,脸色又是一变,心中那股不安更强烈了。

  木屐鞋只是他一时兴起,拿来穿穿的,但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就是倭国的,国人没事谁会穿上这玩意,光是凭着这双木屐,别人説他和倭国人有交情,他自己都没法反驳!

  “那年轻人不知道看到这双木屐没有?”

  赵光明忐忑着,这时候电话响了,保卫科的人向他汇报説,开兰博基尼跑车的那人,已经开车离开北奈造纸厂了。

  “难道是虚惊一场?”

  赵光明将信将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