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897章 地下黑作坊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赵光明最后还是没法说服自己,刚才的事是虚惊一场,便走到了自己办公室的后面,在其中一块墙壁上,用中等的力量,连续拍打同一块地方三下。

  顿时,只听到一声咔嚓的声音响起,墙壁从中分开,露出一条通道来。

  赵光明径直走了进去,通道迅速合拢,假如这时候有人进来办公室,也看不出办公室的任何异样。

  另一边,秦朗确实将车开走了,而且开出去的地方,离北奈造纸厂还有些远。

  没有人追上来,秦朗对此并不觉得奇怪。

  那个精明的胖子,应该不会坐着不动,估计这会儿已经开始了小动作了。

  他敢肯定赵光明有问题的原因,有两点。

  一点就是赵光明的办公室出现了一双木屐。

  即使赵光明没跟枇杷山上的那批倭国人有染,至少也见过倭国人,从某个倭国人手上,要来了一双木屐。

  如果这还不算疑点的话,那当他故意说北奈造纸厂跟印度人、跟倭国人做生意时,赵光明眼睛中出现的那一抹异色,则很能说明问题了。

  如果不是心虚,不是引起了警觉,那一抹异色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当时的情境下。

  秦朗将车停好,自己朝北奈造纸厂的围墙走去。

  秦朗选择的围墙位置,是造纸厂后门那一片。

  顺利进入后,秦朗从后面摸到了那栋黄色三层小楼前。

  表面看上去,这一大片地方都属于北奈造纸厂,明面上能看到的,也是厂房、仓库、原料、忙碌的工人,但秦朗敢肯定,赵光明在这造纸,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

  他可还记得中年工人跟他说过,赵光明在造纸生意上不仅不赚钱,反而亏钱,如果赵光明真是一个合格的商人,那肯定会采取对策,要么关掉造纸厂,要么引进设备扩大生产规模,但赵光明对这些统统不做,好像就任由造纸厂亏钱一样。

  没有哪个生意人愿意白白亏钱,李嘉诚都不例外。

  这北奈造纸厂,应该是在造纸之外,还暗中经营着另一门生意!

  而如果是暗中做这类见不得光的勾当的话,那以赵光明精明的个性,应该会让这类勾当在控制范围之内,所以将做勾当的地方,尽量放在靠近自己办公的地方,应该是赵光明会考虑的。

  甚至于,秦朗都怀疑,赵光明的办公室,是不有有暗门连结着那个隐秘地方。

  秦朗停下后,先用鼻子嗅了嗅周围的气味,嗯,只有纸浆造纸时使用的化工产品例如漂白剂的刺鼻性气味。

  此外,其他都正常。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气味被掩盖住了。

  这难不住秦朗,鼻子嗅不出什么,眼睛看不出什么,他还有一大别人没有的大杀器。

  神识!

  当下,秦朗就将神识释放出来,朝着地下开始搜索!

  神识本来就是无形之物,或许这个世界上有特殊的东西可以隔绝神识的查探,但至少,不包括泥土。

  秦朗的神识顺利潜入地下五米深,并以他所站的地方为中心,向四周的地下开始辐射扩散。

  仅仅几秒钟后,秦朗就有了发现。

  神识扫描表明,就在这栋黄色的三层小楼外面,地下有着古怪。

  黄色小楼的地基是稳的,但它附近的地基则被人为地挖空,有一个约莫五米深的地下室,正存在于这儿。

  而且,这地下室并不是有明面上的门通往的,只有两扇门,一扇门位于赵光明的办公室内,而另一扇门,则延伸得比较远,直接通过了北奈造纸厂的范围,在围墙外面的一个井盖那儿。

  那儿很偏僻,但却是一个入口,估计就是北奈造纸厂的工人们,都不知道在那片黄泥巴山上,会有这样的入口。

  秦朗收回了神识。

  能够查探到这一些,足够了。

  一会儿后,秦朗顺利进入了赵光明的办公室。

  这会儿正是上班的时候,几乎没人在外面闲逛,加之赵光明也没料到秦朗会折返回来,所以办公楼内根本没人值守。

  秦朗进了赵光明的办公室,神识稍微一扫,就知道了暗门位于哪儿了。

  毕竟,一面墙壁出现了厚度不均的地方,与其他厚度一致地方有不同的地方,就是暗门所在了。

  而打开这道暗门,也没有难住秦朗。

  秦朗尝试了几次后,就用赵光明的方法,在墙壁上拍打了三下,顺利开启了暗门。

  一条通道在秦朗面前展现。

  秦朗径直跨入,身形一闪而没。

  而通道之门很快闭合,再没有任何痕迹留在外面。

  秦朗知道赵光明搞这么一个秘密的地方,自然不是安的什么好心。

  这地下的世界,应该是一个工厂。

  至于是峙毒的,还是制作假票子的,或者是黑心加工厂,秦朗懒得去猜,反正很快就可以发现真相了。

  果然,沿着墙壁安装有灯的通道直接往前走,秦朗很快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

  是属于药物的气味。

  这一瞬间,秦朗知道为什么赵光明宁愿亏钱,也要经营北奈造纸厂了。

  造纸厂运行会产生刺鼻性的气味,这股气味,足以将地下黑药厂的气味掩盖住。

  同时,造纸厂派出的废水,也是刺激性的,药厂有污水,直接加到造纸废水中就行了。

  这样一来,药厂可以肆无忌惮地运转,不用担心会暴露。

  又走了一会儿,秦朗在一个角落停了下来,在他前面十几米处,空间陡然变大,是一个类似车间的大空间,这儿机器正在运转,有粉碎机,有干燥机,有压片机等等,组成了一个由药物原材料到制作出药品的整条生产线。

  而且,多是机器生产,工人很少,只有五六个人。

  此外,这儿的四周还特意安装了除湿以及降低噪音的设备,所以尽管这儿正在生产,但外面的人是听不到动静的。

  毫无疑问,这是一处违规制作假药的地下作坊了。

  秦朗不动声色,看着赵光明。

  赵光明正跟一个络腮胡子的矮胖男人交谈着。

  他随后就听到那个矮胖男子骂了句“八嘎”,然后接着在说让赵光明多注意之类的话。

  “倭国人?”

  秦朗终于从这儿找到了明证。

  除了那个络腮胡子的倭国人,其余在操作机器的人,清一色的全是倭国人!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赵光明的办公室,会有一双木屐了。

  这些倭国人就跟赵光明同流合污呢!

  当然,秦朗最关注的,还不在这上面。

  这些倭国人,在云海市的郊区,弄了这么一个地下造假药厂,与假药有关,而恰好前几天,一伙倭国人想要从朱教授和谷教授那儿弄到一种新药的核心实验数据,这两伙人,应该有所联系!

  秦朗记得清楚,那伙威逼朱教授和谷教授的倭国人,与枇杷山上的那一伙人来自于同一个组织,那个组织正在云海市搜寻第三块昆仑令,而现在这地下作坊内的几个倭国人,又恰好是在画有昆仑令的那张牛皮纸的产地!

  他想不将眼前这几个倭国人,与枇杷山上那些倭国人联系到一块,都难!

  秦朗心情高兴起来。

  在枇杷山上,纯本一郎咬破口中毒药而死,使得他没问出什么东西来,现在见到了那些人的同伙,秦朗自然要留活口,问问昆仑令的事了。

  “赵老板,你是明面上亏钱,暗地里赚大把黑心钱啊。”

  秦朗直接现身,不慌不忙说道。

  里面的人全然想不到会有人突然出现,所有人都被秦朗的出现,弄得非常的惊讶!

  “是你?”

  赵光明见到秦朗居然从天而降,眼睛瞪得滚圆,满脸不可置信!

  他就说这个年轻人来求职是幌子,恐怕有所阴谋,可没想到他就算让保卫科的人盯紧了,还是中了这年轻人的计!

  这年轻人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他办公室有一个暗门,居然从那儿潜入进来了。

  “打死他,捉住他!”

  赵光明赶紧大声吼道。

  地下造假药厂被秦朗看到了,就算最后不杀人灭口,但至少现在,也要先控制住对方!

  “八嘎,你们滴,上!”

  那个络腮胡子的倭国男,朝几个工人命令道。

  他和赵光明,则退到了那条通往黄泥巴山上去的通道边上,准备情况不妙后能随时逃走。

  “都这么紧张干吗?干了这丧尽天良的事,早晚得遭报应,现在只是报应来了而已。”

  秦朗笑眯眯说着,但出手却不怎么留情,每一拳挥出,都要打断一个倭国人的几根肋骨。

  几秒钟后,四个倭国人就躺在了地上晕死了过去。

  是被剧痛刺激晕的。

  秦朗没动手杀人,但也给了这些人足够的教训。

  赵光明和那个络腮胡子的倭国男,完全没想到秦朗这么彪悍,拼命往通道跑,但怎么也跑不过秦朗。

  秦朗一拳将赵光明的脸打成了猪头,赵光明肥胖的身体重重摔在了地上,疼得赵光明死去活来。

  “小子,你敢胡来,一定会后悔的!”

  赵光明吼叫着道。

  “抱歉,我没打算打死你们,但暴揍你们一顿是完全可以的,到时候警方来了,我就说是你们攻击我,我是为了自卫才动手的。嗯,赵老板,你觉得我这方法好不好?”

  秦朗脚踩在赵光明背上,似笑非笑道。

  至于那名倭国男,则是被秦朗的右手卡住喉咙,给死死顶在了墙壁上动弹不得。

  赵光明气得要吐血!秦朗竟然拿自卫来当借口。

  可赵光明愤怒也没用,秦朗替天行道,结结实实教训了这个敢造假药的人渣。

  然后,秦朗给拨打了报警电话,这才看向那名懂一些华夏语的络腮胡倭国男。

  “纯本一郎你认识吧?”

  秦朗逼问道。

  “八嘎!”络腮胡倭国男咬牙切齿。

  啪。

  秦朗反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对方脸上。

  “我问你话,你就老老实实回答,别瞎比比,我本来就想揍你,别逼我更想揍你。”

  络腮胡倭国男学乖了,不敢再大放厥词,但也不配合,摇着头,说自己不认识什么纯本一郎。

  不过这个好办,秦朗用了几招逼供的方法,让对方疼得死去活来,只差叫“一库”和“亚麻跌”了。

  “认识,认识。”

  络腮胡倭国男最后颤抖着声音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