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915章 有恃无恐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东木次郎感觉憋屈不已。

  明明知道秦朗这是在拿xiǎo泉日苟来要挟他东木财阀,可偏偏还只能忍气吞声,不敢跟秦朗闹翻,憋屈得要死!

  “秦朗,咱们就打开天窗説亮话吧,我东木财阀,不想看到xiǎo泉君有事,你要开什么条件,就开吧!”

  东木次郎直接説道。

  虽然如果条件开得太狠,他肯定会不满,可开条件是肯定的,这diǎn上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秦朗自然也不会去夸赞对方爽快,这种事,可不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问题,而是东木次郎明知道他会挖坑,东木次郎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坑里面跳。

  用他的话説,这就是痛宰东木财阀的好机会。

  “谈可以,先打一千万到我户头上来。”

  秦朗强硬説道。

  东木次郎还处在愤怒中,却听秦朗补充説道:“不是狗屁日元啊,是一千万华夏币,别给我整外汇。”

  东木次郎差diǎn气晕。

  这还没开始谈判呢,对方就先要看到一千万进入账户,然后才肯谈。

  “秦朗,你这就不是谈判了!”

  东木次郎咬牙恨恨説道。

  一千万华夏币,对东木财阀而言,并不算特别大的数目,而且哪怕现在是晚上,东木财阀也有自己的渠道,可以兑换到华夏币,打到秦朗提供的户头上,但这是谈判,先将对方喂成了胖子,对方的胃口肯定还会继续大下去,贪婪下去的后果,只会是东木财阀倒血霉。

  “呵呵,谁跟你説是谈判了?这是赤果果的要挟,你懂的。”

  秦朗冷笑道。

  开什么玩笑,还谈判!

  谈判个毛线!

  抓住了你东木财阀的xiǎo辫子,不借机狠狠宰一顿,当我傻呢。

  东木次郎顿时説不上话来了,对方这么明目张胆,有恃无恐,反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谈吧,得先拿出一千万出来,满足对方的胃口。

  不谈吧,xiǎo泉日苟万一真的出事,东木财阀铁定要倒霉。

  秦朗不急,就将手机放在耳边,人坐在沙发上,等着对方答复。

  反正电话费不用他出,dǐng多就是耗费一diǎn时间而已。

  而这diǎn时间,是拿来敲诈勒索的,充满了乐趣,所以浪费这么diǎn时间,他也乐意。

  “哦对了,xiǎo泉日苟,你手机缴的话费够吧?”

  秦朗朝地上的宗师级大忍者问道。

  xiǎo泉日苟恨不得自己将自己撞死,也好不再受这种窝囊气了。

  堂堂宗师级忍者,在秦朗眼里,完全成为了可以随时戏弄的xiǎo人物了!

  这会儿,电话那一头,东木次郎也终于做出了决定。

  不认同被宰割不行,否则东木财阀整体都会出事。

  “好,你先等一下,一千万我马上就打到你户头上。”

  秦朗能够听出东木次郎説这话时,肉疼的声音。

  “快diǎn啊,慢了的话,我可能会加价。”秦朗笑道。

  东木次郎:“……”该死的!

  “一千万我可以给你,不过我警告你秦朗,别太过分了,玩大了,大不了一拍两散!”

  东木次郎随即恶狠狠説道,语气强硬。

  秦朗当然也知道,这种情况肯定存在。

  如果他一味狮子大开口,超过了东木财阀最终的承受极限,确实,东木次郎只怕会孤注一掷,破罐子破摔,到时候双方都没得玩。

  不过,他当然也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他的打算,是既要痛宰东木财阀一笔,又要让东木财阀在接下来被迫忙得焦头难额。

  “东木次郎,火气别这么重,否则激怒了我,我一生气,就只能拿你们的xiǎo泉日苟这名宗师级忍者来出气了。”

  秦朗笑眯眯道。

  xiǎo泉日苟听了后心中呜呼哀哉。

  我就算跟你有仇有怨,可你説这话,是堂堂华夏超级高手好意思做的?

  可看秦朗之前种种的行为,xiǎo泉日苟很清楚,这个华夏高手可是当真能干出这种事的。

  那一边,东木次郎自然也是咬牙切齿。

  明摆着的事,如果他真将秦朗激怒了,秦朗暴打xiǎo泉日苟的话,那么等xiǎo泉日苟回来,xiǎo泉日苟铁定会将在秦朗那儿遭受到的屈辱,奉还给他!

  顿了顿,东木次郎只好冷冷説道:“别扯这些废话!等着查看银行账户吧!”

  银联全世界都能使用,对此秦朗倒是不担心。

  约莫过了五分钟后,秦朗跟银行卡绑定的手机响了。

  秦朗走过去,从茶几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刚刚收到的一条银行短消息。

  上面提示,自己的账户上,刚刚多出了一千万。

  “这还差不多。”

  秦朗笑了笑。

  这钱,他是白白得来的,也没打算挥霍,反正就投入到自己的蓝润公司好了。

  蓝润公司要向着世界超一流化妆品集团的目标发展,资金方面他又不打算借助外部势力,靠公司的纯利润投入,有些不够,这笔钱正好能派上用场。

  “你收到钱了吧?”东木次郎开口问道。

  秦朗拿着电话,坐回沙发上,舒舒服服翘着二郎腿,不紧不慢道:“你的效率还可以。”

  东木次郎嘴角狠狠一抽。

  当然可以了,这可是他跟银行要求特事特办的,最终的花费,可不止那一千万。

  “好了,现在可以谈了吧?”

  东木次郎狠狠説道,语气很重。

  秦朗知道对方很着急,也没打算拖延时间,毕竟根本不需要,便开门见山问道:“你想要xiǎo泉日苟活着回来,还是被装进骨灰盒送回来?”

  东木次郎险些将手机给摔了!

  “当然是活着回来!”

  如果xiǎo泉日苟最终是以躺骨灰盒里的方式回来的,他敢保证,xiǎo泉日苟的宗师级忍者好友,一定会拿东木财阀开刀!

  “嗯,要xiǎo泉日苟活着回来也行,我可以做到,但你东木财阀,要答应我两个条件。”

  秦朗説道。

  “什么条件,你説。”东木次郎只能忍着怒火问道。

  “听説你们东木财阀很有钱,那拿出五千万来换取xiǎo泉日苟的性命,似乎也就不过分了。”秦朗淡淡説道。

  “五千万?”

  立即,那边就传出了东木次郎极度恼火的声音。

  “对,五千万。”

  秦朗diǎn头道,示意东木次郎没有听错。

  “要价这么高,没可能!”

  东木次郎立即拒绝。

  东木财阀是有钱不假,号称现金储备最多的中等财阀,可是,先前的一千万,加上现在的五千万,总共六千万华夏币,即使是东木财阀,也不可能无视。

  这六千万,拿出来后不至于让东木财阀元气大伤,但xiǎo损xiǎo伤却是免不了的。

  尤其是,拿出这么多钱,心疼!憋屈!

  “你説的没可能是吧?”秦朗问道,笑容满面。

  “我説的!”东木次郎咬牙道。现在不能退步,一退让对方就会得寸进尺。

  “那好,我这就告诉xiǎo泉日苟这位你们倭国的宗师级忍者,説他的宝贵性命,嗯,抵不了五千万。”秦朗笑道。

  电话那头马上陷入了沉默,足足三秒钟后,才传出了东木次郎气急败坏的声音。

  “算你狠!”

  东木次郎不想节外生枝。

  总共六千万,数目虽然不xiǎo,可为了将xiǎo泉日苟这位宗师级忍者营救出来,也是没办法,这笔钱还是要出。

  毕竟,宗师级忍者不像高级忍者,毫不夸张地説,为他们东木财阀服务的高级忍者,他们相当于用丰厚的报酬买下了这些高级忍者的性命了。

  但宗师级忍者不同,东木财阀花费在xiǎo泉日苟身上的钱,是七八个高级忍者加一块都没法比的,就这,他们东木财阀还不能够命令xiǎo泉日苟,而且一旦xiǎo泉日苟出事,他们也会受到连累。

  但因为一个宗师级忍者的威慑能力太大,所以即使付出这么多,当时他提出要跟xiǎo泉日苟接触,东木财阀的其他人也没有任何人反对。

  毕竟,没谁会想到,堂堂宗师级忍者也会出事,真的就将东木财阀给连累上了。

  “秦朗,希望我给了你这五千万华夏币后,你能遵守诺言!”

  东木次郎喊道。

  秦朗对着手机不慌不忙説道:“诺言肯定会遵守,不过有一diǎn你弄错了,我是説的五千万,可不是五千万华夏币,而是美元。”

  顿时,东木次郎就有种被秦朗耍的团团转的憋屈窝囊感觉。

  “秦朗,你耍我玩啊?”

  东木次郎怒不可遏。

  “不好意思,还真没有。你如果不愿意支付这五千万美元,那就当xiǎo泉日苟没潜入过我家好了。”

  秦朗一脸的云淡风轻。

  自己占据了绝对的主动,可以让东木财阀吃大亏,这等机会不抓住那还抓什么。

  五千万华夏币是多,可总没有五千万美元多。

  前者的支出,只是让东木次郎肉疼,让东木财阀xiǎo损xiǎo伤,但后者,让东木财阀一口气支出五千万美金,他就不信东木财阀不伤筋动骨!

  事实上,秦朗的估计还真没有错,甚至有些低估了。

  东木次郎脸色非常的难看,完全就不是装出来的。

  因为五千万美金,也有三个亿华夏币了,换成日元更是夸张,东木财阀是有钱,现金也多,可是整整五千万美金,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而是要从东木财阀的金库中拿出来,以东木财阀五亿美元现金储备来衡量,这五千万美金,就相当于要让东木财阀的金库,直接被抽调十分之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