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95章 看得到却吃不着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又来了。”

  秦朗内心哀叹道。

  “魔女”蒋盈盈的名头还真不是白白得来的,这才离开养生会所,车内只剩下自己两个时,蒋盈盈就开始戏弄他了。

  一次两次,他作为男人,还能觉得这是意外之喜,可以享受艳福,可当蒋盈盈这一招越用越多的时候,他才愕然发现,只能看、只能听,不能摸不能吃的痛苦,也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才能体会得最深切!

  看得到却不能吃到嘴里,还有比这种更加让人无奈的事情么?

  “喂,姐姐跟你説话呢,想好怎么弥补姐姐没有?”蒋盈盈不打算放过秦朗,依旧柔媚地説道。偏偏她骨子里还是纯情玉女,一招勾引人只能依靠电视剧电影中的情节来学习,模仿得很不自然,可以説还很青涩,但正是因为这种纯中带媚的挑逗,反而会让男人更加难以自持。

  秦朗苦着脸道;“蒋盈盈,拜托你别闹了好不好?”

  蒋盈盈眉目中有掩饰不住的得意,越dǐng>diǎn 发觉得挑逗秦朗是很好玩的事儿了。

  她摇着螓首,喜笑颜颜地説道:“姐姐可没跟你胡闹,我的心是真的受伤了,你太没良心了,都不知道宽慰宽慰人家。”

  秦朗实在被逼急了,这妞光是言语上的挑逗,让人恨得牙痒痒,秦朗终于祭出了杀手锏,嘿嘿地不怀好意道:“行,要宽慰你是,没问题。”

  蒋盈盈隐隐觉得秦朗要开始什么反击了,不过笃定秦朗这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绝对不敢真拿自己怎么样,胆气儿于是便壮大了起来,哼哼道:“那你宽慰啊。”

  秦朗伸出了右手比划着,也是大着胆子説道:“是让我给你揉揉,还是拍拍?”

  “揉揉”的部位,秦朗的右手比划在了蒋盈盈的前胸上,而“拍拍”,自然是对着蒋盈盈的翘臀比划。

  秦朗是真没办法了,只能用这种方式反调戏蒋盈盈这个魔女了。

  “好你个秦朗,居然敢姐姐了,看我回去怎么跟唐大美人告状,説你欺负我!”蒋盈盈“生气”地説道。

  因为羞赧,蒋盈盈的俏脸红了,绯红一片的情况下却气鼓鼓地説话,傻子都看得出来现在这妞内心远不如外表那样平静。恐怕秦朗真要禽兽起来,蒋盈盈一定会被吓得惊声尖叫。

  “行了,好好开你的车,黄毛xiǎo丫头,恋爱都没谈过,还敢装熟,来挑逗我。”秦朗得意洋洋地説道。

  蒋盈盈的挑逗再一次受挫,已经决定在今后要将挑逗升级,总有让秦朗出糗的时候。

  “哼,你还不是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也没谈过恋爱,还是个处!”蒋盈盈正面回应道,认为秦朗完全是在五十步笑百步。

  秦朗感觉很羞臊。被一个大美女説自己还是处,自己多难为情啊。

  可在“处”这个问题上,他还真硬气不起来。谁让他至今都还是呢。

  不过,有一diǎn他还是可以説出来,压过蒋盈盈的。

  “谁説我没谈过恋爱了,我上大专的时候就谈过。”

  蒋盈盈不屑道:“切,那有什么了不起?都谈过恋爱了,还不能脱掉处男这dǐng帽子,你做人真失败!”

  秦朗:“……”这妞説话太伤人了!

  “是处怎么了?那説明我谈恋爱时很纯洁,伟人都説过了,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爱,都是耍流氓,这説明我洁身自好!”秦朗想了想,这样反驳道。

  “我看你根本就是有心没胆!”蒋盈盈笑道。

  “谁説的?当心我现在就将你办了,摆脱这个身份!”秦朗“恶狠狠”地説道。

  蒋盈盈笑得花枝乱颤:“来啊,就怕你连我的手都不敢摸一下。”

  秦朗气馁了,被这妞打败了:“行了,不要再谈论这个话题了,再怎么説你比我大了两岁,也还跟我一样,咱俩都是纯情的人,行了。”

  “哼,我二十五岁生日还没到呢,所以严格説来,我也只比你大了一岁而已。”蒋盈盈马上纠正道。

  “是是是,你才二十四岁,外表看去更是只有十八岁,比花季少女都娇嫩美丽,行了。”秦朗决定偃旗息鼓,説几句好话让这妞不要再伤人了。

  “这还差不多。”蒋盈盈很是满意,喜笑颜开。

  两人很快到了“云岚国际”,这栋大厦有一家旋转餐厅,可以透过玻璃窗俯瞰云海市的全景,此外这儿的食物也以精美、上档次而著称,是一家不折不扣的豪华餐厅。

  蒋盈盈明显是豪华餐厅的贵客,尽管两人来的时候餐厅已经满座了,但蒋盈盈从挎包中掏出一张至尊vip卡后,服务生还是很热情地将两人迎接到了隔壁的xiǎo餐厅。

  xiǎo餐厅的布置比大餐厅更为的精致奢华,显然这处不单独对外开放的地方,不是一般食客可以进来的。

  秦朗早知道蒋盈盈的家庭*很不一般,要不然也不会和全省两大世家之一的东方家联姻,这本身就代表了蒋家在辽沈省,也是有非常强的实力的,因此见到这一幕,秦朗并没有觉得奇怪。

  如果其他人从蒋盈盈开着一辆低价的奇瑞分析蒋盈盈只不过是名普通的大学老师,那就大错特错了,秦朗想了想,发现自己认识的女孩子,像蒋盈盈、叶xiǎo蕊,还有柳真真,身份*其实都很不简单,寻常人跟她们其中一个有交集都极为困难,自己的运气还真是很不错呢。

  diǎn菜的时候,秦朗也没讲什么客气,反正蒋盈盈这妞明显是个富婆,他干脆diǎn了好几样这家豪华餐厅的招牌菜。

  蒋盈盈故作心疼地説道:“请你吃饭还真是倒霉,又要害我出笔钱了。”

  “再来一份正宗清蒸大西洋石斑鱼。”秦朗呵呵笑道。

  “下次再不请你吃饭了。”蒋盈盈哀声説道。

  当然,蒋盈盈根本就不是xiǎo气的人,秦朗diǎn的她都吩咐服务生照单上,也不管秦朗和自己两个人是否能吃完diǎn的美味。另外,蒋盈盈没有忘记打包带走两份美味,给唐雪当晚餐。

  菜diǎn完,上菜还需要一diǎn时间,秦朗和蒋盈盈闲聊着,蒋盈盈忽然説道:“咦,那不是柳真真么?”

  秦朗是背着后方的,回过头一看,果然发现餐厅最里面的一角,有两个人对面坐着,其中一个温婉可人的美女正是柳真真。

  “蒋老师,我去跟你的同学打个招呼啊。”秦朗笑道。见到了柳真真,不打招呼实在过意不去。

  蒋盈盈diǎndiǎn头,打趣道:“适可而止啊,不要背着唐大美人和别的美女发展关系啊,要不然我会向唐大美女报告的。”

  “你不放心的话,大可以一起过去嘛!”秦朗似笑非笑道。

  “行了,你要去快去。”蒋盈盈马上説道。自从上次她假装説秦朗是云海大学的学生,被柳真真识破后,她就有些不敢面对柳真真了,见到了柳真真,会想起上次那糗事,那多窘啊。

  秦朗笑呵呵地朝柳真真那一桌走了过去。

  而柳真真那一桌,气氛正有些不对劲。

  “真真侄女啊,你难得来这里一次,这些菜你多吃一些啊,这些可都是名菜,价格不菲,一般人想吃都还吃不到呢。”坐在柳真真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正这样説道,言语之间似乎别有用意,説得好像请柳真真吃顿饭,是柳真真的荣幸一样。

  柳真真抿着嘴唇,心中有些不舒服。陈丘民这话,是在暗讽她现在沦为了平民百姓,连来这儿吃饭的资格都没有了。

  陈丘民穿得仪表堂堂,不过表情中却透着促狭之意,显然邀请柳真真来这儿吃饭,是专门为了嘲弄柳真真的。

  “吃啊,真真侄女,这些都是我出钱,不用你出。我知道你现在身份不一样了,生活境遇方面可能不太如意,这种高级别的地方可能进来不了了。”

  陈丘民嘲讽着柳真真,心中洋洋得意。

  三年前,他是根本不够格和柳真真平起平坐的,连跟柳真真谈话的资格都没有,那时候柳真真如果想要来这种地方,只是一句话的事情,可现在不同了,柳真真这位柳家的大xiǎo姐已经被赶出柳家了,落难的凤凰不如鸡,看着曾经高贵无比、高高在上的大xiǎo姐,如今被自己嘲弄,陈丘民内心的阴暗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柳真真面对桌上的菜,连筷子都没拿起来。

  今天回到蓝叶工厂那边后,碰到了陈丘民,因为陈丘民以前也是她爸爸的手下,她刚遭遇家族中的变故那会,陈丘民还曾经帮助过她和江心忠一次,所以这一次陈丘民来访,説要请她吃顿饭,她以为这个自己称呼为“陈叔”的人是在关心她,可没想到陈丘民所谓的请客吃饭,目的只是为了羞辱她。

  柳真真抿着的嘴唇打开,説道:“是柳松仁让你这么做的?”

  陈丘民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自然,掩饰道:“我不懂你在説什么,真真侄女。”

  柳真真露出厌恶的神情来,陈丘民的这一声“侄女”叫得让她觉得十分恶心。以陈丘民和她无冤无仇的关系,当年提供给她一次帮助后,就算是害怕柳家的责难,为了明哲保身,那也会不和她联系就是,可陈丘民这一次突然露面,态度却大转变,拼命嘲讽起她来,如果不是背后受人指使,又是什么?

  “大伯啊大伯,没想到你都将我和我爸爸赶出柳家了,还嫌不够,还要来落井下石。”柳真真心中悲哀地説道。

  陈丘民只可能是受她大伯柳松仁的唆使,这diǎn就算陈丘民拼命抵赖,柳真真也十分地清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