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柳真真的朋友啊,呵呵。”金光伟怨恨地瞪了一眼秦朗,提醒秦朗道:“不过这儿有你站着多事,我和柳真真有话要说,你走开吧。”

  是柳真真的朋友又怎样,还不是土包子一个?这种人就不配呆在柳真真身边!

  秦朗怒极反笑:“是你多事而已,没人愿意听你说话。”

  “你说什么?”金光伟勃然大怒。

  秦朗看着卡宴男,讥讽道:“没听清楚么?要你不要打扰我和真真,走一边自己玩去。”

  这个卡宴男一上来就看轻自己,还出言羞辱,秦朗可不会容忍。

  金光伟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就这个土包子,跟自己说话底气还这么足?

  我让你足!

  金光伟瞬间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他打开钱夹子,将里面厚厚一沓崭新红票子掏了出来,看都不看,当做施舍一样伸到了秦朗面前:“这里怎么也有一万多块了,你给我拿着,去喝酒也好,打的去卡萨大厦外面参观云端餐厅也好,总之不要再出现在我和真真的面前!”

  “就这点钱,就想打发我走?”秦朗冷笑。

  金光伟却以为秦朗是要狮子大开口,不由嘲讽道:“小子,一万多块很少么?对我来说自然是九牛一毛,可你这样的穷逼,身上全部衣服加起来也不超过两百块,一万块足够让你兴奋一整天了吧?少给我装,我知道你一定十分眼馋这一万多块钱,拿上它快点滚蛋,要不然一毛钱都不给你!”

  金光伟得意洋洋地晃着手上的钞票,就不信秦朗这种穷小子不动心。

  柳真真被金光伟的愚蠢做法弄得很生气。就算秦朗没钱,金光伟也不能用这样的方式去羞辱一个人啊,足见金光伟品行的低劣。

  而更何况,在秦朗眼里,这一万多块,确实是“就这点钱”而已!

  秦朗表情变得冷淡起来。

  这个卡宴男太不知好歹,非要他打脸才行!

  “我看你装逼装过头了吧,这一万多块钱明明就是你这学年要缴的学费钱,我可不好意思收呢。”秦朗冷冷说道,语气中带着嘲讽。

  金光伟嘴巴都气歪了!

  “靠,穷逼,你没看见我开着保时捷卡宴啊,保时捷你懂吗?就算你不吃不喝一辈子,也只能够买它的一个车轮子!”

  “金光伟,你怎么能够那样说呢?请注意一下你的说话方式。”柳真真忍不住又说道。

  金光伟傻眼了,不明白为什么极品校花柳真真,单单要维护这个穷小子。

  秦朗则朝柳真真笑了笑,对柳真真维护自己很觉得开心。虽然他自己就有实力打金光伟的脸了,不过大庭广众之下,被这样的极品美女舍身相护,感觉还是十分不错的。

  就见秦朗不慌不忙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灰不溜秋的钱包来。

  “你要干什么?准备证明你的钱比我多?”金光伟鄙夷地说道。

  看到那儿老土的钱包,金光伟就更加确定秦朗是个穷逼了,说话也是愈发地猖狂,“就你那钱包,能够从里面掏出一百块就算不错了,一百块可能是你一个月的生活费,但对我来说,连买杯咖啡的钱都不够!”

  “那我给你十块钱打发你走,你打的应该能够去咖啡馆了,给。”

  秦朗翻开钱包,装作掏啊掏的,终于掏出来一张面值十块的纸币,纸币还皱巴巴的,递到了金光伟面前。

  金光伟发出了刺耳的大笑声,轻蔑地看着那十块钱,尖酸刻薄地说道:“你傻了么?十块钱是什么钱啊,你也好意思拿出来,是我就不会矫情,拿着这一万多块滚蛋多好!”

  秦朗冰冷地说道:“我想你弄错了,傻逼。十块钱是打发你走,因为你就值这么多。”

  众人哄堂大笑。

  金光伟感觉被一个穷小子羞辱了,立即暴跳如雷,骂道:“穷逼货色,钱包里就几十块钱,还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有钱!”

  金光伟骄傲地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金光灿灿的银行卡,看都不看秦朗,直接将卡对着众人晃着,好让每一个人都知道他非常有钱:“看到了没,这是在银行vip部门办的金卡,里面整整五百万,还能透支五十万!”

  金光伟万分得意!

  这样的金卡掏出来,不但能够将那个穷小子吓得屁滚尿流,也正好让众人见识见识什么叫有钱人!

  可是,金光伟没有听到众人发出的羡慕声、惊奇声。

  金光伟觉得十分奇怪,自己掏出至尊级别的银行卡,肯定能够让众人艳羡不已的啊?直到环顾众人的表情后,金光伟才将视线,落到了秦朗的脚下。

  因为他看到,众人的眼神,都被掉在秦朗这个穷小子脚下的一张白色塑料片,吸引住了。

  金光伟只略微看了一眼那塑料片,就立即嘲讽道:“怎么,钱包里掉出来的不会是食堂的饭卡吧?”

  金光伟变为暴发户二代后,就从没有去过食堂了,都不知道食堂的卡是磁卡。

  而且,金光伟的眼神也明显不好。

  秦朗捡起那张“塑料片”,随随便便捏在手里,自言自语道:“刚才掏钱掏快了,将这张卡给掏出来了。”

  眼神继续不好的金光伟,见秦朗将一张塑料卡说得好像十分重要似的,言语中还敢带着淡淡的装逼味道,不由发出了冷笑,依旧嘲讽秦朗道:“穷逼就是穷逼,连张饭卡掉出来了都要急着去捡,生怕丢了一样。哼,要是我,掉十张百张这样的塑料卡,我都不会弯腰去捡,看都懒得看!饭卡嘛,丢了就丢了,都是小钱,哈哈!”

  “你错了。那不是饭卡。”众人中一个带着眼镜的龅牙妹,鄙夷地看着金光伟,一副认为金光伟是土包子的眼神。

  金光伟听到自己被人当成了土包子,都不去想其中的原因,勃然大怒道:“眼镜妹,你鄙夷个毛啊,看你穿得土里土气的,要不要我施舍你几万块钱去医院做整容手术啊。”

  龅牙眼镜妹也是大怒,提高音量嘲讽金光伟道:“你才土包子呢,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吧,那是铂金卡!不是饭卡!”

  众人又是齐声笑着金光伟。

  金光伟脸色铁青,朝秦朗手上的“白色塑料片”看去,发现还真是铂金的,只是他是暴发户二代,没看到过几次铂金制作的东西。

  但金光伟马上不屑一顾地冷笑道:“铂金卡又怎样?美容院、健身房都能发给顾客铂金卡啊,更何况这卡指不定还是这穷小子在路上捡到的,用来装逼的呢。”

  可金光伟随即听到的,还是众人对他的嘲讽笑声。

  龅牙眼镜妹轻蔑地说道:“拜托你不要不懂装懂!那不是普通的铂金卡,那是云端餐厅给至尊级宾客的身份证明!看到那卡面上画着的埃菲尔铁塔了么,那是法国云端餐饮集团的著名企业文化标志,全球唯一!而铂金卡的另一面,则印着一朵白云,那是云端餐饮集团的招牌!”

  秦朗很感激龅牙妹的博学,不动声色将手上的铂金卡调换了一个面,卡面上果然是一朵舒展的白云。

  众人对此再无怀疑,看向秦朗的眼神,变得好奇、羡慕、嫉妒!

  谁不知道铂金至尊卡,是云端餐厅最尊贵客人的象征!其他地方或许是钻石卡,但在云端餐厅,就是铂金卡最为尊贵!

  金光伟被龅牙妹的话,弄得稀里糊涂了。他怎么也不相信面前这个穷小子,有云端餐厅的贵宾卡,而且听说还十分的贵重,可他家里资产五千万,都只能托关系才弄到了云端餐厅的一个就餐机会!

  金光伟马上反应过来,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面前这小子拿了张假的。

  “哼,想唬住我啊?穷小子,恐怕你得失望了!你这卡分明就是假冒的,我手头上这一万多块钱,少说也能购买几百张这样的假冒卡了!”

  秦朗笑而不语,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金光伟。

  金光伟大怒:“哼,我有说错么?”

  “你说错了!”众人中又有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同样用鄙夷地眼神看着金光伟,“这至尊级的铂金卡,从来不会流出来,到目前为止,听说云海市的云端餐厅,总共也就向客人发放了四张!而这位小哥手上拿着的,就是其中之一!”

  四张?金光伟差点吓尿。

  这至尊级的铂金卡,会这么珍贵?

  可是,看到众人望着铂金卡的火热眼神,他只能相信这卡的珍贵性。

  不过,金光伟还是不认为秦朗有实力可以享用这等至尊级别的卡。

  “就算这卡是四张中的一张那又怎样?也不能证明它的主人是你啊?可能就是你捡到的!”

  秦朗听了,终于忍不住打击金光伟道:“不好意思,每一张铂金卡都记录着唯一客人的信息,别人捡到了也没用。我叫秦朗,现在我就向你证明一下它的主人是谁,你听清楚了。”

  见秦朗真的拿出了手机,金光伟冷笑道:“吹,你继续吹,看你到时候怎么下台!”

  金光伟打定了主意,等秦朗出丑后,秦朗估计没脸再呆在柳真真身边,自己就有机会开着保时捷卡宴带柳真真去云端餐厅吃饭了。

  秦朗拨打了铂金卡上那个私人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

  秦朗故意按下了免提,好让通话声音被众人听到。

  还没等秦朗说话,电话那头就传出了一个说着生硬国语的中年男子的声音:“秦先生,您好,我是克里斯,我们云端餐厅竭诚为秦先生服务,请问秦先生是要来餐厅用餐么?要不要包场?我将马上安排,推掉其他客人,让云端餐厅只为秦先生一个人服务。”

  听到这话,众人傻眼了,金光伟自然也傻眼了!

  克里斯,不就是云海市这家云端餐厅的老板么?

  大老板居然客客气气地和秦朗说话?

  而且,还主动询问秦朗要不要包场,如果要包场,他会推掉其他客人,让云端餐厅变为秦朗的专属餐厅,让秦朗享受至尊级的贵宾待遇?(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