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聋症?

  听到从秦朗口中说出来的这三个字,病房内的人都呆住了。

  他们都很不明白,什么是半聋症?

  难道只有一只耳朵失去听力所以才叫半聋症?

  可这也不对啊,黎大新听不到所有人的说话声啊。

  最惊讶的,自然莫过于黎大新的老婆了,这个五大三粗的妇女没忘记秦朗语出惊人的话,虎着脸朝秦朗说道:“你胡扯什么呢,以为扯出个什么半聋症,就能吓唬住我了?”

  看妇女这样子,显然是不相信秦朗的话。

  秦朗嘲讽地看了妇女一眼,平静地说道:“你傻啊,我吃饱了撑着,要用这个来唬你。”

  蔡康文也连忙跟妇女说道:“黎夫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试个屁啊!”妇女嗤之以鼻,“我男人只能听见我说话,听不到你们说话,这天方夜谭啊,骗鬼呢!”

  “你是不是认为这很不可思议?”秦朗冷笑道,“那你问问你男人吧。”

  说完,秦朗抱着双臂,准备看戏。黎大新不想病好,那他也懒得去治。

  “试就试!”妇女打死也不相信秦朗说的话,回头跟黎大新说道:“大新,你能听见我说话么?”

  黎大新痴痴地看着妇女,指了指妇女手上的纸板,示意妇女写字给他看。

  见到这情景,妇女马上叉腰,冲秦朗骂道:“好啊,你敢骗老娘!你个死骗子!”

  黎大新对她的话毫无反应,妇人认为这就证明了她的判断,便质问着秦朗。

  秦朗丝毫不急,捅了捅一旁的柳真真。

  “黎校长,你真的是思翔技术学院的校长么?我能和你合个影吗?”

  一个悦耳好听的声音突然响起。

  柳真真在秦朗的授意下,飞快说出来这句话。

  病房本来就很安静,所以尽管柳真真这句话的声音并不大,但还是足够让人听得清清楚楚。

  下一瞬间,让众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原本还是哑巴和聋子的黎大新,立即扭头看向了柳真真,眼睛都在放光,口中更是迫不及待地说道:“是是是,我就是思翔学院的校长,能够和美女你合影,我很愿意。”

  那猪哥样,口水都流出来了。

  “不嫌丢人啊?真以为她会与你合影?”秦朗冷笑道,毫不客气嘲讽着黎大新。

  刚才只是他设计让柳真真说句话而已,当然不会让黎大新这种人接近柳真真。

  随着黎大新的主动露馅,形势急转直下。

  云大的几个校领导看笑话一般看着面红耳赤的黎大新,而黎大新的水桶腰老婆,则是劈头盖脸一巴掌朝黎大新扇了过去,泼妇一般大声骂道:“好你个黎大新,明明听得见女的说话,还敢戏弄老娘是吧,你能耐了啊!”

  秦朗趁势提醒道:“你应该问问黎大新为什么要假装成全聋的原因。”

  妇人一想也是,怎么黎大新只听得见女人的说话声,对男人的说话声却听不见,这确实让她疑惑。

  “为什么会这样?”妇人逼问着黎大新,那架势,一看就是家中的母老虎。

  黎大新知道自己露馅了,隐瞒全聋的想法肯定破灭了,眼珠子一转,便这样解释道:“我这不是突然发病,发现只能听见女人说话,却听不到男人说话的声音,一下就急了吗,为了不让别人将我当怪物,我只好干脆假称是全聋了。”

  这解释,似乎很合理。

  只是,说出这解释的人是黎大新,因此就连云大方面的人,都不相信。

  秦朗见黎大新都这时候了,还敢睁大眼睛说瞎话,对这人更加厌恶,下决心给这人一次教训,便说道:“恐怕黎大校长是为了隐瞒其他一些事情,故意找的这借口吧?”

  就见黎大新听完妇人为他转述的话后,脸色一变,虽然很快掩饰过去,但明眼人都知道这其中必定有猫腻。

  黎大新为了掩饰,开始演戏,将矛头对准了秦朗。

  他盛气凌人地冲秦朗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挑拨我们夫妻关系么?我告诉你,你不会治病就赶紧给我滚,别来妖言惑众!”

  “这人太可恶了。”连柳真真都因为气愤,而激动地说道。

  秦朗冷声道:“谁说我不能治好你的病了。不过让我便宜治好了你,我凭什么?”

  秦朗这话,无疑很狂。

  妇人就粗鲁地质问道:“你少说大话,如果你治不好呢?”

  “随你处理。”秦朗淡淡说道。

  开什么玩笑,他会治不好半聋症?

  如果真治不好,他早就走人了,会留在这儿等着什么好处都捞不到、还要丢人?

  “好,记得你说的话,那你现在就给我丈夫治病。”妇人说道。

  秦朗反问道:“我说的话呢?”

  妇人这才反应过来。秦朗明明白白说了,不会平白无故给她丈夫黎大新治病。

  “也随便你提条件。”妇人飞快说道。

  秦朗点点头。这么多人在场,相信妇人最后也不能反悔。

  “黎大新,其他事情老娘待会再跟你算账,现在让他给你治病!”妇人面对黎大新时,就没有先前的好脸色了。

  显然,她也认为黎大新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隐瞒着。

  黎大新看了看秦朗,没说什么,算同意了。

  虽然他隐隐猜到了自己得这个“半聋症”的原因,但却没有办法治好,因此正好借秦朗之手,治好这病。

  “你站到房间这中央来。”秦朗冷冷地吩咐着黎大新。

  妇人连忙将话转述给了黎大新。

  黎大新勃然大怒:“你凭什么啊?给我看病还让我配合你?”

  言下之意,他是大校长,而秦朗什么都不是,就应该秦朗配合他。

  “不想治,那你尽管摆谱!想治病的话,那就给老子老实一点!”

  秦朗霸气十足。

  丝毫没将黎大新当做享受副省级待遇的大学校长来看。

  看得众人是目瞪口呆。

  云大校长蔡康文情不自禁感慨:秦朗还真是够胆量,有魄力,牛逼!

  同时,蔡康文对秦朗的印象更加地好了。

  因为,秦朗将他的死对头黎大新唬了一通,让他觉得爽快!

  另一边,黎大新气得猪腰子脸都变成紫色的了,就要发飙,可妇人却冲他说道:“你就按照秦朗说的办!如果最后证明他没能力治好你的病,你再和我一起发飙就是。”

  “行,秦朗,这笔账我先记着。”黎大新冷笑着,从病床上站起来,走到了空地的中央。

  然后不怀好意地看着秦朗,只等秦朗治病无能,就打算立即发飙。

  这种行为,无疑让秦朗也更厌恶黎大新。

  好在他马上就能够让黎大新难堪,倒也不必像黎大新这样,只能用嘴皮子来说事。

  “你这种半聋症,并不是器官性的病变,所以医生用现代仪器和医学手段,是无法诊断出病因,更加无法做出有效治疗的。”秦朗一开口,就显得自信心十足。

  云大的几个校领导,虽然觉得秦朗这话,也让他们学校医学部的医生颜面无光,可不得不承认秦朗说的是对的。

  要不是按照秦朗说的,医生们也不会至今都束手无策了。

  于是,众人静静等着秦朗说出治疗的方法,连大气都不敢出。

  就连蛮横的妇人,也不敢插嘴。

  秦朗倒背着双手,从从容容道:“半聋症可以发生在男人与女人的身上,这病十分罕见,例如发生在男人身上,得病的人就只能够听得到女人的说话声,而对男人的话自动屏蔽,相当于聋了一半,而通常,这病的病因,是色心色脑在作怪。”

  色心色脑?

  众人又是一头雾水。

  色心还听说过,色脑又是怎么回事?

  这两件,还能导致罕见的怪病半聋症?

  “具体的,还是等黎大校长待会儿自己说吧。”秦朗微微一笑,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黎大新。

  黎大新光从秦朗说话的口型,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了,眼神闪烁着,摆明了心虚。

  妇人更加觉得黎大新有见不得人的事瞒着她,野蛮地在黎大新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骂道:“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眼见这两人就开始闹了,秦朗乐于看到,压根不打算劝阻。谁让妇人和黎大新都很讨人厌。

  “听力被色心色脑所蒙蔽,只能听到异性的说话声,与脑神经中,某一根连接耳部的神经,被堵塞了有关,所以理论上,只需要疏通了这根神经,听力就能完全恢复。”秦朗尽量挑简短的说。

  至于那根神经究竟是如何被堵塞的,堵塞的机理又是什么,秦朗也懒得说。因为他也不知道。

  但这并不妨碍他能够看出半聋症,还能够有医治的办法。

  “玄青子”关于岐黄之术的记忆中,就有针对“半聋症”的记载。

  “那应该怎么疏通那根神经?”妇人连忙问道,或许是秦朗说的有理有据,她也不敢再在秦朗面前放肆。

  “很简单,抽打。”

  “借助抽打之力,冲开堵塞。”

  秦朗平静地说道。

  “抽打?”蔡康文默默念叨着这字眼,然后猛地醒悟过来,嘴角露出了一丝老狐狸似的得意笑容。

  妇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将秦朗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述给了黎大新。

  黎大新看到蔡康文的表情,马上开始琢磨起这句话来。

  一会儿后,黎大新脸色大变。

  “秦朗,你所说的抽打治疗方法,该不会是……”黎大新愤怒地说道,仿佛遭受到了极大的羞辱一样。

  秦朗心中冷笑,暗想:虽然我有其他的治疗方法,但我就是要用这种办法来整你,你能怎样?

  “没错,黎大校长应该猜中了,就是抽打你脸颊的部分,来治疗半聋症。”秦朗淡淡地说道。

  黎大新勃然大怒,吼着道:“那还不是要打我耳光!你肯定是故意的!”

  黎大新倒也反应不慢,猜出了秦朗的治疗方法具体是什么。

  秦朗笑眯眯道:“黎大校长,你可不要乱说话啊,我哪是故意的,实在是那根内部堵塞的神经连接着耳部,就位于耳廓与脸颊这一块,除了抽打,就只有开刀动手术,但医生们从来没做过这手术,你如果愿意承担风险,那就找医生去开刀好了。”

  黎大新立马闭嘴。

  即便他知道秦朗一定是故意的,可除了秦朗没人能治好他的病,让他不得不憋着,不敢反驳。

  秦朗找来一只橡胶手套戴在右手上,活动活动了右手,便张开了五指,笑呵呵道:“黎大校长,你准备好了么?”(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