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98章 当听众,有眼福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去把你们总经理叫来,我有话和他説!”

  陈丘民气急败坏地冲着客户经理吼道。平白就要出三十多万块,陈丘民感觉太憋屈了。

  “对不起先生,有什么意见您直接跟我説就行。”客户经理不愠不怒地説道,言下之意,自然是关于赔偿这件事,还用不着惊动总经理,他就能全权负责了。

  “凭什么让我赔这么多?”陈丘民非常地不甘心,很不想出这笔冤枉钱。

  客户经理解释道:“这整套餐具都是麦森品牌的,相信先生您也知道,麦森餐具是世界上最享有盛名的餐具品牌,这套手工制作的餐具确实需要三十六万八。”

  陈丘民看了看堵住自己去路、防止自己赖账逃跑的两个保安,俩保安的个头都比他大了一大号,看来想跑也跑不了了。

  陈丘民只好拉过一张椅子,一屁股坐下,突然瞥见秦朗,发现秦朗的表情中似乎带着一种戏谑,心中的怀疑更重了,冲秦朗咬牙切齿道:“我知道这件事一dǐng>diǎn 定是你干的!”

  秦朗微微一笑:“你操心这个干嘛?不管这事和我有没有关系,这将近四十万快钱,还是得由你出呢,呵呵。”

  砰!陈丘民气得七窍生烟,一拳头砸在了椅背上。

  哎哟!

  下一刻,陈丘民捂着拳头“嚯”地一下站了起来,在地上又蹦又跳的,口中哎哟哎哟地叫着,形象别提有多滑稽了。

  “哼,我知道一定是你干的,一定是你!”捧着手,陈丘民怨恨地瞪着秦朗,心中再没有任何怀疑。

  秦朗笑而不语。

  陈丘民再愤怒又有什么用?知道是自己弄翻了餐桌又怎样?这一次他还真吃定陈丘民了!

  这时候,服务生对陈丘民説道:“先生,这一桌饭菜的价格是八千六百块,这个也在支付范围内。”

  客户经理接过话道:“所以先生一共需要为餐厅支付三十七万六千六百块。”

  捧着还在痛的手,陈丘民的心在狂流血:三十七万多啊,自己连一口菜一口茶都没品尝,就要掏出几十万了!

  “你还真是富豪啊,一顿饭就能吃掉这么多钱,哦不对,是连一粒米都没吃进肚子里,就要送出去几十万,像你这样的富豪,可真是脑残啊!”秦朗明着嘲讽陈丘民道。

  “你!”陈丘民气得脸色通红,捂着胸口説不上话来了。

  柳真真满是厌恶地看着陈丘民,开口説道:“陈叔,不知道你回去见了柳松仁后,这顿饭花的钱,柳松仁会不会给你报销?我想説,这一次你是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了。”

  陈丘民捂着胸口更紧了,差一diǎn就要背过气去。他原本以为今天受到羞辱的会是柳真真,没想到自己翻了船,被柳真真的朋友——面前这个正在嘲讽他的年轻人,给捉弄了一顿,受到羞辱的是他,而且不止是蒙受羞辱,还得蒙受金钱的损失,整整三十多万啊!

  柳真真和秦朗相视一笑。陈丘民这是活该!

  “先生,您是用信用卡还是用现金支付?”客户经理这时候询问道,态度自然一如既往地礼貌,但两个牛高马大的保安可没有撤走。

  陈丘民想到了一件事,指着柳真真道:“她不也打破了一个瓷碗吗,怎么没让她赔?”

  在陈丘民看来,至少也要让柳真真和秦朗赔diǎn钱出diǎn血,他的才能稍稍平衡一些。要不然,他真要被气死去。

  客户经理摇摇头,笑道:“那个打碎的瓷碗啊?刚刚服务生跟我説过了,不太好确定究竟是谁打碎了那个瓷碗,所以餐厅方面决定,打碎的瓷碗就不再追究了。”

  其实,客户经理听了服务生的描述后,以他的阅历和经验,基本能够确定那个瓷碗不是柳真真打破的,而和陈丘民有关。因此他没有必要去错怪人家柳真真。

  听到客户经理説柳真真一diǎn赔偿都不需要负责,陈丘民心理极度不平衡,眼睛一黑,就被气得晕了过去。

  “他不会是想装晕来赖账?”秦朗嘲弄道,手指暗中射出了一道真气,直扑陈丘民。

  这道真气像尖针一样,直接刺在了陈丘民的肚皮上,陈丘民即便晕了,受到这样强烈的刺痛,还是顷刻间就醒了过来。

  “先生,麻烦你付账了。”客户经理説道,让陈丘民支付那笔大数目的赔偿。

  陈丘民恶狠狠瞪了秦朗一眼,却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指证秦朗,只好自认倒霉,极其不甘心地从口袋中掏出了那张白银会员卡,气恼地説道:“刷卡!”

  客户经理接过这张卡,去了收银台那儿,不一会儿就拿着原卡返回了:“先生,不好意思,您这张会员卡里预存的钱是二十万,加上允许的三次透支使用,总共是二十五万,先生要改用信用卡或者现金付账吗?”

  这时早就有不少的客人在围观陈丘民了,都在等着这位衣着光鲜的成功人士付账呢,陈丘民摸遍了口袋后,一张老脸已经通红了。

  他发现自己没有带信用卡。

  而找出来的所有现金,虽然也有将近四万块,可离三十七万六千六百块,还差了七八万呢!

  “这个,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你先将会员卡刷了,将这些现金收了,余下的我下次来的时候,再付清行不行?”陈丘民很不好意思地xiǎo声説道,根本不敢面对周围在围观的客人。

  能够来这儿吃饭的人,非富即贵,在这儿吃饭,更多的时候是代表着一种不同一般的身份,是显赫身份的炫耀,可现在他却付不清帐,这个脸就丢大了,今后在同行中只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抬不起头来,羞于见人了。

  客户经理接过了那些现金,diǎn了diǎn头。陈丘民説要下次付清,餐厅也不会去过度地为难,毕竟是白银级别的客人。

  陈丘民脸色羞臊,不敢面对众人看猴子一样的戏谑眼神,灰溜溜地跟在客户经理,朝收银台那边走,希望摆脱尴尬和羞辱。

  “哦,看在你曾经是柳真真的长辈的份上,陈丘民,我这儿有十万块现金,借给你应应急,你要不要?”秦朗呵呵笑道,説话清晰,就是为了让众人都听到。

  陈丘民身体晃了三晃,摇摇欲坠,好不容易控制身体没栽倒,他回过头来怨恨地看着秦朗,恼怒地説道:“不要!”

  “呵呵,你就是想要,我还不愿借给你呢!刚才答应借你钱,只是逗你玩玩啦,像你这样没脸没皮的人,我都耻于和你打交道!”秦朗一本正经地説道。

  陈丘民终于还是被气得一屁股摔在了地上,引得众人哄堂大笑。

  最后,陈丘民像个xiǎo丑,慌不迭地跑到收银台那儿去了。

  柳真真此刻脸上带着笑意,真诚地向秦朗説道:“秦朗,今天谢谢你了。”

  面对柳真真温婉可人的美丽模样,秦朗意动,眼神停留在柳真真的漂亮脸蛋上移不开,惹得生性温柔的柳真真慌慌忙忙地别过脸去,低下头,眼睑下垂,不敢再看秦朗了。

  “咳咳。”秦朗假装咳嗽了一声,借此来打消此时的尴尬,然后笑呵呵道:“没什么的,这人的做法太卑鄙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对了,蒋老师在向我们招手呢,菜应该都上齐了,一起过去。”秦朗邀请道。

  秦朗并没有询问陈丘民要打压柳真真的原因,这事似乎还涉及到了柳真真的大伯柳松仁,肯定是属于柳家内的事情,柳真真不愿意説,他自然不会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去追问。

  “不去了,你和蒋老师一起吃。”柳真真脸上的绯红还没有完全褪尽,xiǎo声説道。

  “不用不好意思,蒋盈盈是你的英语老师,我和她呢勉强算是熟人,和你也认识,就一起吃,反正你也不还没晚饭么?”秦朗笑道。

  秦朗这样説,柳真真倒不好再推辞了,就轻轻diǎn了一下头。

  两人到了蒋盈盈那一桌前。

  “蒋老师。”柳真真笑着和自己的英语老师打招呼。

  反而是蒋盈盈觉得有些心虚,呵呵笑道:“真真,这儿又不是学校,你叫我蒋盈盈,叫一声姐姐就更好了。”

  柳真真笑笑,显然有些不适应。

  蒋盈盈拉着柳真真的手坐下来,説道:“在外面我也不是老师,你干脆叫我盈盈姐,这样比较自然。”

  “哦,好的,盈盈姐。”柳真真适应下来后,落落大方地説道。毕竟她是柳家的大xiǎo姐,气质和气度都很不一般。

  “这样就好了,我以后也多了一个妹子了。”蒋盈盈説完,不忘説道:“上一次下雨天我载你回去,我不是故意説谎,是怕你误会了我和秦朗的关系,才説秦朗是我们学校的学生的。”

  蒋盈盈心虚,就是因为这个。她认为自己作为老师,对一个学生説了谎,是很不应该的。

  从这diǎn看,秦朗也有些明白蒋盈盈为什么会在工作和私生活中,表现出那么大的反差了。蒋盈盈认为当老师就得有个老师的样子,不仅课堂上要教书育人,课外也要注重形象,因此在外人面前,蒋盈盈是知性的、端庄的;而在个人生活中不需要代入老师这个角色,蒋盈盈自然也有了不同的生活角色。

  “没事的,盈盈姐不提这事,我都快忘记了。”柳真真笑道。

  蒋盈盈完全释然了,和柳真真聊起来,两个女人的话题从韩剧到了美剧,然后到了购物,快将秦朗给忽略了。

  秦朗第一次发现,原来和两位大美女一起吃饭,虽然秀色可餐会让他食欲大振,可也是很容易被美女忽视的。

  “哎,两个女人一台戏,得了,我还是乖乖地当个听众,听众有眼福啊!”

  于是,秦朗边吃着大餐,边看看蒋盈盈,又瞧瞧柳真真,欣赏着两位极品美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