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0304章愤怒的廖老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在廖文恩看来,赵常开和张日欢的做法,不但不对,而且很无耻,甚至可以说是违法的。

  因为这件事中,很明显,叶晨是主治医生,是他治疗好了宋吉的病,和瑞金医院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瑞金医院那边,却是将最重要的部分,将叶晨这个主治医生换成了张日欢。

  这在这廖文恩看来,瑞金医院和张日欢,完全是窃取了叶晨的果实,这是非常不对的。叶晨在给宋吉的治疗中,除了瑞金医院提供了单独病房和一些药材外,其他都是和叶晨有关,和瑞金医院无关。

  但是,现在无论是上海的早间新闻,还是其他报纸,全部都是报道关于瑞金医院中医综合科副主任张日欢,利用他新的中医治疗法,将一例重型植物人给治疗好了。

  现在听到叶晨说完,确认这件事的真相后,廖文恩立刻生气起来,他为叶晨打抱不平外,更是觉得张日欢和赵常开的做法很无耻。

  廖文恩拿起面前的固定电话话筒,要给瑞金医院那边的赵常开打去电话的时候,叶晨则是说道“廖老,算了吧。这件事,我本来就不想那样,我同样不想要什么名利,我给宋吉治疗,除了是因为看在宋吉的父母,值得同情外,更是因为要治疗徐家大小姐癫狂症的原因,现在已经结束了,瑞金医院要借这件事来宣传,那也无可厚非!”

  “不行,怎么能行了?那个张日欢什么医术,有什么本事,我不清楚,现在新闻媒体那样宣传出来,只会是让张日欢和瑞金医院得了名利,无论如何,我都要替你讨个说法!”廖文恩说道。

  他还是很怒气地拿起面前的固定电话话筒,找到瑞金医院办公室电话号码,给赵常开打去电话,没有多久,赵常开那边的办公室的固定电话响了起来,那位女秘书刘丽丽先是听到,顿时有些紧张地看着坐在办公椅上的赵常开。

  很明显,赵常开早就知道,这件事真的那样宣传出来,除了要面对叶晨的怒火外,还有面对其他知情人的怒火。

  他根本没想到,这件事通过媒体宣传出来,真的会是引起那么大的轰动,现在不止上海的电视台,要采访张日欢和瑞金医院,连上面中央电视台的记者,都要下来采访,甚至有更多的媒体记者希望来采访这件事。现在赵常开真的有些害怕,被人给捅出去,那到时真的要大爆炸了。

  “快点听听是谁打来的?”赵常开小声说道。

  “你好,这里是瑞金医院院长办公室,我是刘秘书!”刘丽丽说道。

  “我是廖文恩,找赵常开!”廖文恩怒气地说道,他说话的语气,还是如同带着一个快要爆炸的火药桶一样。

  “赵,赵院长,真的是廖老打来的!”刘丽丽把电话话筒拿开后,小声说道。

  听到是廖文恩那边打来的电话,不用猜,赵常开知道,廖老肯定是问罪来的,最关键,廖文恩在上海中医界的地位和医学界的地位,还是那么高,被他捅出来,那真的要大爆炸了。

  “就,就说我不在办公室这里!”赵常开小声说道。

  “你好,廖院长,赵院长现在不在办公室!”刘丽丽对电话那边的廖文恩说道。

  廖文恩却是不相信那些鬼话,而是说道:“如果现在他敢不接听我的电话,我会让他后悔的!”

  廖文恩一句很普通的话,刘丽丽听到后,顿时慌张起来,急忙告诉给赵常开。

  赵常开很清楚,自己不能再想着逃避,只能等了一会,将固定电话话筒拿过去后,带着讨好的笑声说道:“廖老,是你啊?你最近还好吗?今天天气很好,什么时候过来喝两杯啊!”

  “赵常开,我没有时间和你东拉西扯,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来的。当初,还是叶晨让我过去找你,要求让宋吉转院到附属医院,没想到,你这小子一开始就有这样的打算,好了,现在瑞金医院和张日欢,把叶晨的胜利果实给窃取了,你说我能不生气吗?”廖文恩说道。

  从认识廖老到现在,叶晨都没有听到他有那么生气的,他坐在旁边安静地听着,看着廖老那样子,还真怕他到时太生气而爆血管。甚至,院长办公室外面路过的护士,医生,都可能听得到廖文恩那发怒的声音。

  “廖,廖老,你别着急,这件事,你慢慢听我说。首先,这件事,我承认是张日欢做的很不对。但是,这是有原因的。原来是这样的,我同样是打算让叶晨来做宣传的,只是,叶晨不承认自己是瑞金医院的医生。”

  “所以,医院就有其他人想了这个办法,让张日欢来代替叶晨。廖老,看在你们,都是上海伤寒派分会的份上,你就不要将这件事说出来了吧。否则,这对瑞金医院的影响非常大!”那边的赵常开已经是低声下气地说道。

  “赵常开,这件事和伤寒派无关。如果你不能让我和叶晨满意,我一定会向新闻媒体爆出来,看看到时谁糟糕?”廖文恩说道。

  “廖老,这件事都做了,现在影响同样很大,不但上海新闻媒体关注,上面中央电视台同样派人下来了。所以,廖老,我求你不要那样做,否则,到时影响真的是太大,我无法承受,只能跳楼谢罪了!”赵常开急忙说道。

  在之前,他只是一心想到自己的仕途,赵常开还真的没想到,新闻媒体宣传出来,会是影响那么大。现在他同样是有些后悔,甚至像那些赌徒那样,赌叶晨和廖老,以及其他知情人,比如,宋吉和宋吉的父母不要说出来。

  “既然你们做得出,难道还怕不敢承认吗?你们怎么样和我无关,但是,你们这样做,很明显对不起叶晨!”廖文恩继续骂道。

  “廖老,我猜现在叶晨可能在你那边,让他和我说!”赵常开说道。

  “不用了,我和你说!”廖文恩还是那样的态度。

  “廖老,那你说,这件事到底如何?”赵常开说道。他现在已经是低声下气,甚至如同一把刀放在他脖子上,任由廖老来确定他的死活。

  将那股怒气喷出来的时候,廖文恩稍微舒服了一些。当然,他知道,如果现在是面对面喷着赵常开,赵常开肯定会是很丢脸。

  如果是其他时候,肯定不可能这样,赵常开最多看在廖文恩是上海中医协会副院长这些身份,给他面子而已,根本不会像现在那样低声下气。

  其实,廖文恩要比叶晨还要精明,他更是清楚这件事,到底是什么情况。可以说,从在孙家别墅,叶晨给孙晓伟治病来看,他就知道叶晨是中医界难得一见的一块美玉。但是,这一块美玉还是没有被雕刻的美玉,要如何进行雕刻呢,还有很长时间。

  所以,站在廖文恩的角度来看,同样不希望叶晨那么早,有那么大的名气。可以说,名气对一个人来说,很多时候,都是一种慢性毒药,会慢慢吞噬一个人的本性和成长。

  按照廖文恩自己的想法来看,现在的叶晨还不需要那些名气,自然是希望他没有那些名气和光环,在中医界里,能够慢慢成长到他想象中的地步。

  至于叶晨呢?他确实是喜欢低调,同样不喜欢因为那些名气,影响到自己的生活和方式。所以,他没有廖老那样的想法,更没有其他想的那么伟大,叶晨只是不想被那些名气所累而已。

  现在廖文恩那么怒气,怒气的是赵常开和张日欢欺骗了很多人,甚至欺骗了很多患者,更是因为他们窃取了叶晨的果实,让他那么暴怒。

  现在他都喷出来,想到赵常开那低头的样子,廖文恩才稍微恢复过来,说道:“刚才,我问叶晨了,他不想要那些名气,他想要低调一些。只是,我们生气的是,你们做这件事之前,根本没有提前通知我们!”

  “廖老,是我们错了,我一定会向叶晨诚恳道歉的!”听到廖文恩那样说的时候,不止脸上,还有背后都冒出一身冷汗的赵常开,终于松开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赌赢了,当然,他很清楚,如果叶晨和廖文恩真的要将这件事爆出来,他只能从瑞金医院主楼的楼顶上,直接跳下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