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432章明显病症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叶晨又试探性地按了按何金花腰背疼痛周围的位置,除了让她感到更加疼痛外,其他倒是没有什么。

  “叶兄弟,我妈的情况如何?”李飞义问道。

  “应该是高处摔下,当时没有注意,留下的后遗症。李大哥,你之前有带她去拍片吗?”叶晨说道。

  其实,从这方面的问题,中医同样早已研究,其中平常最常用的铁打酒或者铁打药,甚至那些贴敷的膏药,或者膏药贴就是最好的见证。

  但是,现在随着社会科技的进步,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借助仪器的作用来做仔细检查还是很不错的。

  “在镇里那家卫生院有给我母亲拍个片,当时医生说不严重,就是开了那些膏药和膏药贴用,后来,我和朱月结婚后,刚刚来到上海找到工作不久,本来是想找个时间,再带我妈到大医院的外科看看,没想到,朱月出现那种情况,一直拖延到现在!”

  叶晨算是明白了,这些怪不了李飞义,毕竟,一个人忙不过来,更何况,如果李飞义不关心自己的父母,他就不会放弃自己的前途,直接提前复员退伍了。

  “李大哥,大婶的这种情况,应该属于急性腰扭伤,只是刚开始,因为大婶本人不注意,没有接受治疗,留下了后遗症,导致她弯腰或者站直,甚至夏暑冬寒的时候,都会出现这种情况。”

  “当然,这和她年纪又有些关联,毕竟大婶今年都有五十多了,比不上年轻人。现在我看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喝下我开的药方,应该不用一个月可以慢慢调理过来了。”叶晨说的可不是大话,如果是早点遇到何金花这种情况,那么更加容易将她的病给治好。

  只是,她的病,实在是拖延太长时间了,留下的后遗症,利用中药的治疗,肯定需要一些时间。

  听到这里,李飞义自然是很相信叶晨的话,心中那块石头,同样稍微放了下来。在他拿找来一张白纸后,叶晨掏出签字笔,开始在那张白纸上写到:“何某,女,53岁,已婚。从2米高处跌下,腰部疼痛一年多。”

  “初诊:一年多前,患者在山里砍柴不慎从2米高处跌下,当时头,腰部着地。刚开始,本人并不注意,后来疼痛不止,到镇里卫生院检查,只是以止痛药对症处理。后经常反反复复疼痛,自购买复方蟾蜍酥膏贴等膏药贴贴用。”

  “现检查:神清,脊柱压痛不明显,腰3,4左侧横突压痛,腰部活动受限。舌象:舌红,苔薄白。脉象:脉细。”

  “诊断:腰部跌挫伤。中医辩证:高处坠跌,腰部受损,腰部气血壅阻疼痛。治法:活血止痛。”

  “处方:生地12克,白芍9克,当归9克,川芎6克,云茯苓12克,延胡索9克,川牛膝9克,炙地鳖虫4.5克,甘草3克。7剂。”

  叶晨写完后,将那张病历递给李飞义说道:“大婶喝完这7剂药材的时候,可以到附近医院对腰部进行拍片,看看情况有没有什么错?当然,按照我刚才的判断,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这一点上,李飞义自然清楚,如同朱月在东方医院那里一样,东方医院的医生每周会是对朱月的进行验血做化验单,只是检查出一些数据而已,却是除了协助作用外,其他什么用处,因为本身叶晨已经通过望闻问切,已经可以确定朱月的情况。

  现在给何金花的治疗同样是那样,让她去拍片,除了可以看出叶晨的判断外,就是看叶晨的开的药方,她喝下去后效果如何?

  “好的,我记得的!”李飞义说道。

  现在叶晨给李飞义母亲何金花看完后,叶晨再看向一旁同样显得很痛苦的李援朝。虽然他看起来很硬朗,双眼炯炯有神的样子,但是因为腰身疼痛,同样是没有真正站直过。现在叶晨给他老伴看完后,开始给他进行检查和治疗。

  “大叔,你就是腰身疼痛,站不直,还没有其他什么明显特征吗?”叶晨问道。

  “除了右腰痛了将近二十多年,疼痛的时候,坐立不安。”李援朝说道。

  叶晨让他解开自己那件上衣后,叶晨看到他那瘦瘦的背面,那腰骨和那些青筋看起来很明显外,其中一处留下很多的贴膏印痕,应该同样是平常敷贴太多那些膏药留下来的。

  现在李援朝的右腰那个位置,并没有敷贴有膏药贴,可以看得很清楚,发现那里留下有些疤痕,叶晨用手轻轻按了按问道:“这里疼痛吗?”

  “你按下去的时候,有些疼痛!“李援朝说道。

  叶晨再加了一点力,又按了下去,李援朝除了明显按刺痛感外,有种被物体击中的感觉。

  叶晨已经清楚李援朝的情况,再看向他问道:“那其他时候,有没有比较特殊的症状?”

  “应该没有了。”李援朝想了想,似乎就是除了疼痛,腰身站起不直,其他倒是没有什么。

  但是,叶晨却是觉得这应该不会是那么简单,让他想着的时候,旁边的何金花说道:“还有一个,他自己平常都不注意,他上厕所大便的时候,那大便非常非常臭,比其他正常人拉得要臭得多了!”

  要说大便臭不臭,答案是肯定的,肯定臭,有的时候会是很臭。但是,每次都是那样非常臭,那就说明李援朝的五腑六脏里面,应该是有问题了。毕竟,很多时候,无论是人的呼吸气息,还是脸色,那些都能够反应一个人最近的情况。

  “哪有人的大便不臭?还有,别人大便臭不臭,你怎么知道?”李援朝看向老伴问道。

  “你每次上厕所都是那样,隔几米远都能够闻到,在村里里同样是那样,其他村民经过都闻到了,自然不用我说那些。”何金花说道。

  很显然,李援朝被那样说,显得有些尴尬。叶晨却是没有觉得什么,因为知道这个问题,对他了解李援朝的病症,那自然更有好处。

  “大叔,你这种情况,是在退伍前就出现的?”叶晨问道。

  “是的,只是后来退伍回家会更明显,平常干一些农活都干不了。”李援朝叹口气说道。

  其实,以前大部分农活,都是何金花一个人干的,是让他显得很不好意思。但是,没有办法,他只要长时间那样站着就疼得要命。

  “李大哥,那你带你爸去做过检查吗?”叶晨问道。

  “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在卫生院有看过,来到上海这边,同样没有看过。”叶晨听完后点点头,按照李援朝现在这种症状,其实,叶晨可以给他开药的。

  叶晨却是很清楚,从中医是整体角度来思考,李援朝每次大便,都很臭的那种,说明这可能和他右腰疼痛又有很大的关联。

  既然是这样的情况下,叶晨暂时没有贸然给他开药,而是在看了李援朝的舌象后,开始给他把脉,看他脉象。

  让叶晨感到惊讶的时候,李援朝的脉象,显得有些问题。本来中医上通过切脉,就可以看出一个患者不少问题,再加上叶晨修炼的那套修真功法,对脉象这方面,更是敏感。

  现在感觉到李援朝的脉象,有些问题的时候,更是觉得他右腰痛,和李援朝体内存在某些东西有很大的关系。

  “阿叔,你说你以前打过仗?”叶晨问道。

  “不错,我还打过仗,还立下二等军功,现在每个月国家都给我发八百元补贴,就是这些钱,即使我干不了其他工作,一直让飞义读完小学,初中高中,现在还可以当成生活费!”李援朝显得很高兴。

  甚至要回房间,将他当年的立下的军功章勋章拿出来的时候,叶晨没有阻止,这应该是李援朝老一辈的骄傲。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