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717章补心血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很明显,刘子琪出现眩晕的症状,除了她那次患上脑血管痉挛没有完根治有很大的关系。

  那次自己跳楼,又是把自己给吓到,更是直接再次把脑血管痉挛病症引发。现在叶晨询问清楚那种情况后,再通过中医上的检查和辩证,自然是很清楚了。

  但是,这一类疾病,在西医上和脑神经方面又有不少关联。所以,西医方面治疗起来有很大的困难,现在中医上治疗,主要还是对症下药,通过长时间调理为主。

  让那位女护士将一张新病历拿过来的时候,叶晨直接在病历上写到:“刘某,女,18岁。头晕3个月,加重1周时间。”

  “初诊:患者在3个月前曾受到惊吓,几天后出现头晕。头晕发作时视物旋转,恶心,持续4到5分钟,曾查头颅ct,脑tcd,颈椎片未见异常,服用多种中西药物,病情时轻时重,平常不敢快走,不敢快速转头,白天头晕沉。头晕多于晨起,工作紧张时易发作,近这周时间来,因军训劳累,几乎每天发作,伴食欲欠佳,夜眠一般,易困倦,乏力,气短,心悸,二便正常。”

  “检查:舌象:舌红,苔薄白。脉象:脉细滑,尺沉小数。既往史:初中时曾患上脑血管痉挛,时头痛,服用西比灵稍稍缓解。月经正常。中医辩证:眩晕,证属血虚兼痰浊。治法:补心血,化痰浊。”

  “处方:太子参12克,炒芥穗10克,当归10克,川芎9克,白芍12克,生地10克,半夏10克,茯苓20克,僵蚕8克,地龙10克,炒白术12克,天麻10克,陈皮10克,旋覆花(包)10克,炒枳壳12克,甘草6克,生姜1片为引。”

  叶晨写完后,交给那位女护士,现在就可以让她拿过去煎药给刘子琪送来喝下。

  “刘同学,我建议你还是请假好好在医院住院喝药一段时间,等到军训结束,要回学校上课,如果到时病情还没有得到缓解,再根据你的情况给你开新药。”叶晨说道。

  现在他已经给刘子琪看完了,本来叶晨和对方不熟悉,现在那样将她送过来,自然已经不错了。

  但是,刘子琪倒不是那样说想的,想到自己两次在最危险的时候,都是叶晨救了自己,看向他更是不同。

  “女儿,你就在这休息,不用多想军训上的事。”张娜兰说道。

  可能是因为上一次,叶晨救了她女儿,张娜兰对叶晨还是很感激,这次同样是那样,叶晨往外面出去的时候,张娜兰亲自送了出来。

  现在叶晨,孙晓伟,还有李一帆和周子东,跟着出来的时候,他们没想到,原来叶晨和刘子琪早就见过面了,只是双方并不熟悉而已。

  现在叶晨和他们出到外面,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往脑科病房的方向过去,自然是看望那位胡姓小孩,和另外一个中年男子戴某的病情。

  叶晨来到那间病房门口,敲了敲门,那位女护士打开门的时候,叶晨进到里面,胡姓小孩的父母和爷爷奶奶自然看到他到来。

  因为叶晨军训的原因,这一周时间,将给小孩针灸的任务都交给廖文恩来负责,廖文恩每天来医院的时候,都会给小孩进行针灸。

  现在所有人都认为廖院长医术厉害,有他出手,胡姓小孩家人自然更放心。现在看到叶晨过来的时候,胡姓小孩的母亲急忙向叶晨打招呼道:“叶医生,你来了。”

  “大姐,我今天放半天假,过来看看小孩的情况。”叶晨说道。

  在他过去,和坐在病床上看卡通书的小孩交流的时候,发现小孩还是不能听到他说的每一句话,说明对方还是出现耳聋的病症。

  但是,现在小孩自己可以说话更明显,这一点和正常的孩子无疑,让他下床走路的时候,同样可以蹦蹦跳跳,并不用依靠扶住墙壁,或者扶住病床栏杆的原因。

  所以,叶晨知道,这种针灸手法效果还是很明显。只是,现在小孩最大问题还是在耳聋方面。所以,依然要通过那个二诊的针灸手法给小孩针灸一番才行。

  “今天廖老给孩子针灸了吗?”叶晨问道。

  “廖院长在上午的时候,已经给他针灸了。”胡姓小孩的母亲说道。

  “那就行。”现在叶晨给他检查完舌象和脉象,以及看到小孩现在的情况,自然没有其他什么事要做。

  现在他过来,倒不是因为不放心廖老的原因,而是他的性格,习惯性而已。现在看完小孩,和小孩的父母说一声,让小孩一家放心,然后从病房里面出来。

  至于孙晓伟,李一帆,周子东三人,都是在跟着看着。他们是准备学中医,但是他们对中医是什么,暂时只是很普通的理解。现在他们跟着过来,算是有些理解了。

  但是,他们看得出,这家大医院的医生和女护士对叶晨的尊敬,却是发自内心的。

  如果叶晨只因为是廖院长的弟子,医术只是一般般,想要让那些医生和女护士服气,那肯定不可能。

  唯有可能就是叶晨的医术,同样很厉害,才让那些医生都很佩服。

  叶晨直接往隔壁一间普通病房里面进去,那间普通病房并没有关门,里面同样有好几位患者及患者家属在里面。

  现在叶晨进来,自然是往戴某的那张病床走过去。看到叶晨的时候,戴某一家已经认出来,急忙说道:“叶医生,你终于来了。”

  叶晨在给他看初诊的时候,针对他的症状,开了半个月的药剂,现在已经过了十三天,快要到半个月时间了,自然是等着叶晨过来。

  叶晨走过去,同样对他舌象和脉象检查后,再看向他问道:“戴先生,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呢?”

  “好像恶心呕吐有所减轻,只是其他情况还存在。”戴某说道。

  “头疼头晕,烦躁不安,耳鸣,前额及右耳听骨处麻木还是没有好转?”叶晨问道。

  “差不多是这样。”戴先生说道。

  既然是这样,现在叶晨自然是针对他的情况,只能再换药方了。毕竟,两天后,叶晨是可以抽出时间过来看他。

  但是,现在如果他的病症,已经出现不同,自然是针对现在的病症给他开新的药方。

  让那位女护士将戴先生那张病历拿过来,叶晨在病历的初诊下方写到:“患者服药13剂,恶心呕吐有所减轻,其他症状依旧。药方:上方夏枯草改为30克,天龙3条。”

  叶晨写完,再交给那位女护士。

  至于其他,没有什么问题,叶晨还是让他多放松个人情志。比如,可以到医院的楼下院子转一转,晒一晒太阳,聊聊天,总比躺在这里要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