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726章紫色疽疮膏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叶晨让那位女护士给他拿来一张白纸,叶晨在那张纸上写上了一份药材的名单。吴海平拿过去看了一眼,显得很惊讶。

  轻粉3钱,红粉3钱,琥珀粉3钱,乳香粉3钱,血竭3钱,冰片3分,蜡烛1两,香油4两,煅珍珠粉3分。

  先说钱,分,两,这些都是中国以前的计量单位,特别是在中医药物上,以前都是用这个,直到后来,因为停止使用了这些计量单位,而是统一用到千克,克那些国际计量单位作为统一单位。

  这同样是为什么,叶晨刚刚来到上海的时候,他刚开始用的同样是钱,分,这些计量单位。

  但是,后来知道那些药材店,都是用克作为单位的情况下,叶晨为了不让药剂师换算麻烦和搞错,他开出的药方直接换成了克。

  当然,在老一辈的中医或者药剂师中,他们对钱,分,两,这些计量单位,都是很敏感的。往往只要看到,就能够快速兑换成什么多少克。

  现在叶晨写出来的药方,吴海平副院长同样看了一样,已经兑换出来。但是,让他感到惊讶的不是药物的分量,而是那些药物的组成成分。

  先说轻粉,许多人看到这个名字,肯定不清楚是什么药物。但是,它只是中医名,在现代化学术语中,它称为氯化亚汞。

  分布于湖北、湖南、四川、天津、云南、河北等地。外用具有杀虫,攻毒,敛疮之功效;内服具有祛痰消积,逐水通便之功效。

  外治用于疥疮,顽癣,臁疮,梅毒,疮疡,湿疹;内服用于痰涎积滞,水肿臌胀,二便不利。

  红粉,同样是中医名字,现代化学名叫做氯化汞与硝基的组成。在中医上同样具有抗菌的作用,但是和轻粉一样,都是带毒的,只能外用,一般是不能内服。

  至于药物,吴海平到时没有觉得什么,但是,红粉和轻粉都是带毒的,现在中药上基本上很少用到,自然是因为本身带毒,具有很大的副作用,没想到,叶晨居然用它们来作为制作药膏的药物。

  “叶医生,这些药物有的是带毒的,会不会有副作用?”吴海平问道。

  “这药膏是具有一定的毒性,但是,许老的情况,只能以毒攻毒,现在他的情况,怕是用其他药物,很难排出骨髓里面的毒药。”叶晨说道。

  听到叶晨那样说,吴海平自然没有再多问。叶晨敢那样说,自然是有他的保证。

  叶晨跟着吴海平出去,然后坐电梯下去,来到一间空出来的房间,里面已经有一个小锅。

  至于其他要准备的药物,总医院这里那么大,想要找到那些药粉,自然很容易。现在都带过来的时候,叶晨让他们出去。

  吴海平还以为是叶晨觉得那秘方和制造的原因,叶晨却是知道,这药膏制造本身产生的黑雾就是带毒的,让他们在里面吸收到自然不好。

  现在他们出去后,叶晨戴上口罩,将其中的窗口打开后,再将那四两香油倒入到干净的锅里面,然后烧了很容易着火的竹片后,很快,锅里面的香油冒烟,叶晨将那些还没有烧完的竹片全部拿出来,再将那五种药粉放入到油内均匀,再将蜡烛放入进去完全熔化。

  最后这里面都冷却后,兑入冰片,珍珠粉,叶晨戴上手套,均匀将这里面的药物搞成了药膏。

  这期间大概想要一个多小时,时间最长的是让它们自动熔化下来,再凉下来。当然,现在叶晨做出来的药膏,虽然看起来有些简陋,但是还算是不错。

  在它把这份秘制的药膏成功自制好了后,已经变成了紫色。可以说,这在中医中药膏上是有一个很贴切的名字,叫做紫色疽疮膏。

  外面江湖游医可能有疽疮膏卖,但是,制作的成分不同,所以,效果自然是很不同。

  紫色疽疮膏,在古代的时候,可能会常用。现代因为对红粉和轻粉这些有毒化学物控制很严,所以,自然在市场上很少再出现过。

  即使是那些民间卖药人,叶晨同样没有见过。现在他资质好后,放入到一个小瓶子里面。

  一瓶子的紫色疽疮膏,叶晨觉得应该可以用来治疗许老两天的情况了。

  在他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看到吴海平正在外面走来走去,现在看到叶晨,急忙问道:“怎么样?成功了没有?”

  叶晨递过去的时候,吴海平看到,发现,果然是一个小瓶子装着的膏药,他打开盖着闻了闻,味道不算是难闻。

  但是,他知道,这里面有很多汞成分,自然是有毒。

  吴海平让人清理那间房里面的杂物后,自然是再往许建功那间房回去。现在许老没有再进入到无菌氧气罩里面,而在外面等着。

  看到叶晨回来的时候,问道:“药膏怎么样?”

  “许老,这药膏已经制好了,只是有些副作用,刚才你应该清楚了。”叶晨说道。

  “这条腿都成这样了,还怕什么副作用!”许建功说道。

  在他看来,最多自己原来的最不好的打算,就是把这条腿给截肢,然后按上假肢。如果,只是听说药膏有副作用,自己就不敢用,那还是自己吗?

  在对方准备拿过去涂上去的时候,叶晨则是让那位女护士,再把一张新的病历拿过来,叶晨自然是要给许建功开病历。

  那位女护士出去把新的病历拿过来后,叶晨戴上那个手套,然后在许老那腐烂的右腿上,开始用那瓶紫色疽疮膏慢慢在他大腿上开始均匀涂抹。

  因为这里太长时间那样了,现在叶晨将那些药膏涂上去后,许建功没有一点感觉。直到他涂完后,叶晨发现已经剩下半瓶了。

  自然是因为许建功右腿膝盖一下都成了那样,自然是非常严重。

  那位女护士早已拿着新病历过来的时候,叶晨说道:“这些地方不用再进行包扎,等到明天的时候,再进行涂抹。”

  他将那对医用手套拿出来,在里面的一张桌子上,直接写到:“许某,男,65岁,右腿膝盖一下,因有毒物体伤到,出现溃破,腐烂,长达七八年时间。近这些时间来更严重,特别是和外界空气接触的情况下。”

  “初诊:七八年前,右腿膝盖以下被带毒物体所伤,当时并不重视,以为只是凝结后就没事,后出现伤口和深部感染,扩张到右大腿膝盖以下。当时伤口一直未愈合,曾有小量死骨脱出。这六七年来,越加严重,多处治疗未愈,医生建议截肢,患者不同意。局部出现腐烂,脓汁较多,质迷糊,带着黑色混合物,腥臭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