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729章小孩出院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终于宣布军训生活结束的时候,这些新生自然是欢呼起来了,即使这次军训没有以前那么严厉,但是,每天那么早起来军训,还是有些娇生惯养的新生真的受不住。

  “下午放假,明天上午八点准时到教室开班会。”莫树生看向这些新生说道。

  在他离开的时候,有些同学纷纷和教官娄牧拍照留念。

  很明显,这些同学觉得娄牧这个教官,还是很不错的。现在军训结束后,怕是以后再难以看到娄牧了。

  叶晨在离开前,没有和娄牧拍照,而是娄牧主动和叶晨握握手,自然是把他当成了平等一类的人,同样算是认识作为朋友了。

  娄牧看得出,叶晨这个人不简单,或许认识叶晨,对自己以后有改变。在娄牧和其他教官离开后,叶晨和孙晓伟他们,先往宿舍的方向回去。

  先是阅兵式结束,然后长跑了十公里,现在都是满身汗水,黏在身上和军装上都觉得很不舒服。在他们拿着小马扎回到宿舍后,再拿着平常穿的普通衣服,到宿舍的浴室进行洗澡。洗完澡出来,他们再往饭堂那里过去,叶晨这六人自然是过去一起吃午饭。

  “叶晨,吃午饭后,你去哪里?”李一帆问道。现在大家相互熟悉了,直接称呼名字可以了。

  “我要抽出时间去看看患者。”叶晨不是开车去看望南京军区总医院的许老,因为他昨天刚刚过去,今天他过去的是看望其他患者。

  李一帆和周子东一听,就知道叶晨是没有时间了。但是,他们觉得刚刚军训完,适当放松一下不错。

  比如,他们准备前往大学城网吧包夜。很明显,孙晓伟也是那样。至于吴悠和郑阳两人,则是留在宿舍看书。

  他们吃完午饭,各自散开的时候,叶晨先是开车往附属医院的方向过去。一个多小时后,叶晨来到附属医院门口,把车停下来,直接往里面进去。

  叶晨先往脑科病房过去,来到那位胡姓小孩的病房门口,敲门进到里面的时候,小孩的父母看到是叶晨的时候,急忙让他进来。

  叶晨看向病床上的小孩胡某,一眼看去,发现他和上周又有很大的不同,明显是针灸起到的作用。

  “胡先生,小孩现在能自己走了吗?能听得到了吗?”叶晨问道。

  “几天前,他已经自己能走,能跑,有时也能听得到我们的说话。”小孩的父亲说道。

  叶晨走过去,仔细给小孩检查了脉象,并且看了舌象后,再看向他们问道:“今天廖老给他针灸了吗?”

  “还没有。”胡姓小孩的父亲说道。

  叶晨猜到廖老应该有事还没有过来,既然是这样,叶晨让那位女护士拿来银针,叶晨用银针消毒后,开始给小孩进行针灸。

  在他将银针全部取出,消毒放回到那位女护士的托盘上后,叶晨开始问起小孩的基本情况,比如,问他在幼儿园上学的事。

  很快,叶晨发现这个小孩都能够流利回答出来,这说明他的听力已经恢复正常了。至于自己跑步走路,这些早已正常。

  “胡先生,小孩的情况,病情已经康复了,接下来不用再针灸了,可以出院,让他回去上学了。”叶晨说道。

  虽然针灸没有什么副作用,但是,毕竟是治病的一个手段,如果患者都康复了,自然不用再住院接受治疗,小孩的情况,前后加起来都有一个月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医院,能够出院那最好了。

  “真的?太谢谢叶医生了。”胡姓小孩的父母,甚至他爷爷奶奶都很激动。本以为小孩这一生可能就那样毁了,没想到,送来这里,自从接受叶晨的针灸治好后,却是不到一周时间,小孩先是可以说话和走路。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虽然叶晨交给廖文恩来给小孩进行针灸。但是,他们知道,针灸手法,还是叶晨用的那个针灸手法。所以,他们很清楚,如果不是遇到叶晨,真的不知道小孩将来会是如何?

  在这一家那激动的神色,特别是小孩的母亲,再次抱住小孩哭了起来的时候,叶晨同样是有些感触。

  这对他来说,小孩的康复和小孩一家的欢喜,比他突然得了一百万还要高兴。现在叶晨准备让他们去办出院手续,自然是准备离开,去检查下一位患者的时候,小孩的父亲急忙拿出一个红包来,准备塞给叶晨。

  这个红包,是他早已准备好了。但是,在之前,廖老和那位女护士都没有收,现在看到叶晨把他儿子给治好了,准备将那个红包塞过去。

  “胡先生,红包就不用了,看你们的情况,家境应该不算太好,而且治疗那么长时间,住院费应该也花了不少,你们拿去支付小孩的医疗费吧!”叶晨说道。

  他并不是嫌弃红包少,毕竟,在村里的时候,十元钱也收,那也是象征性收一下而已。

  现在叶晨只是把他们一家当成普通人,自然不用收他们的钱。

  叶晨往外面出去的时候,那位女护士和胡姓小孩一家说起叶晨的情况的时候,他们真正知道,叶晨还真的不是他们想的那样。但是,无论如何,他们知道,这次还真的多亏了叶晨。

  叶晨刚刚出到外面,看到廖老匆匆过来,看到叶晨的时候,问道:“你们军训结束了?”

  “今天上午结束了,特意过来看望那些患者的情况。那个小孩,刚才我已经给他针灸完最后一次,他已经完全康复,刚才让他可以办出院手续了。”叶晨说道。

  “那就行,前几天,我已经发现他偶尔能够听到平常人说话,现在看来已经是完全好了。”既然是这样,廖文恩自然知道不用再那么麻烦。

  当然,他知道,叶晨这个针灸手法,在诊断这方面的病情,还是不错的,完全做到对症下药。现在那一家人出来,看到廖文恩的时候,自然也是非常感谢。

  廖文恩心中苦笑,他知道,如果不是叶晨,怕是自己同样没有办法。目送那一家过去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叶晨和廖文恩则是往隔壁一间病房进去,里面那位患者的情况,正是患上听神经瘤的戴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