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0132章发羊癫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 )

  上午第一节课是英语课,也就是安妮班主任上的课。她的汉语说的很流利,在用美式英语上课的时候,不时再用汉语翻译出来,这也是为了照顾班里大多数的中国学生的同时,可以让那些外国学生学到汉语。

  只是,叶晨和那些富家子弟一样,大多数时间,并不知道那些鸟语是什么意思,只有等到安妮老师把英语翻译出来的时候,他才明白。

  实际上,叶晨早就有考虑学好英语的想法,除了因为英语是高考必考内容外,更是因为中医的原因,他想通过英语来了解现在西医,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又是什么情况?

  在孙晓伟同样也是感到很无聊,低头在那玩手机的时候,叶晨则是坐在那里看着那本厚厚的《中学数学字典》。

  现在他的英语基础一点都没有,叶晨学不了,但是数学基础现在已经有了,叶晨可以利用一切的时间来学习。

  “do you understand ?”站在讲台上的安妮看着课桌下面的同学们说道。不过,看到班里那些同学的神情,安妮也是很无奈。

  “of course!”班里部分同学回答道。

  “晓伟,这是什么意思?”毕竟,孙晓伟在这个学校混了那么长时间,这所上海美国学校里面又有不少外国学生,所以孙晓伟对简单的单词,他还是明白的。

  “刚才安妮老师问,大家明白吗?然后有些同学也就说道,当然。”叶晨听完后,点点头,原来是这个意思。

  只是,现在知道这些也没有什么,不知道也没有什么,反正,他觉得以自己的学习能力,应该很快也就会接受得了。

  在第一节课还要下课的时候,突然坐在中间椅子上,一个金发的白人学生,突然叫了一声,如同鬼上身一样,周围的同学看过去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

  叶晨的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那个白人学生身上不停抽搐,双目斜视,牙关紧闭,四肢僵直,口吐白沫,很明显,只要有点常识都看得出,那个白人的癫痫症发作。

  何谓癫痫?这是西医的一个名词,而在中医或者中国民间有有很多种说法,羊角风,羊痫风,羊癫疯,猪婆风,发羊吊,发羊癫,总之都是形容病人在癫痫症发作时的情况。

  可能有的癫痫症发作者,在短短的几分钟倒下去,口吐白沫,双眼都快要如同凸出来来一样,甚至,那样子如同鬼上身那样,非常吓人。但是,有惊验的人,一般很容易让病患者恢复过来。

  只是,如今那位白人学生那个样子,不止讲台上的安妮有些怕,其他同学都害怕看着正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神志不清的白人同学的时候,其他同学看过去的时候,都不敢说出话来。

  等到安妮老师反应过来的时候,急忙喊道:“乔治,你,你怎么了?”

  “安妮老师,我他要么是发羊吊,要么是鬼上身了!”一个中国学生说道。

  只是,安妮并不懂得发羊吊是什么意思,因为对方只是明白癫痫病的意思。虽然安妮老师对中国文化很了解,特别是汉语说的非常流利,但是并不代表对方知道癫痫病在中国称为发羊吊的意思。

  “我看就是发羊癫!”又有一个中国学生说道。

  只是,对方说说而已,并不敢靠近那个白人学生。只有坐在乔治身旁的一个白人学生约翰急忙将乔治扶起来。但是,现在乔治已经神志不清,看起来就要死去的样子,安妮急忙说道:“你们快送他到校医室。”

  在约翰和其他另外一个白人学生亨利,将乔治扶着往教室外面走去的时候,安妮自然是跟着过去,班里其他同学,同样也是跟着过去看看。当然,这些学生大多数是去看热闹的而已。

  “晓伟,我们也过去看看。”叶晨自然不是跟着他们过去看热闹的。这种癫痫症,叶晨在村里或者镇里的时候,偶尔会碰到,之前,他在村里或者镇里的时候,他已经治疗好了有好几个。

  但是,癫痫症,属于内科心脑系,甚至神经系统和精神类的疾病,非常难治疗。如今在国外,面对癫痫症这种情况,同样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最多也就是出一些医药进行抑制而已。

  叶晨和孙晓伟他们,跟着出到教室外面的时候,王聪他们同样跟着过去。等出到教室不久,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不少从教室出来的同学,都听到叶晨那个班有个同学上课发羊癫的情况。

  在叶晨和孙晓伟他们来到二楼校医室那里的时候,发现乔治被约翰扶进去的时候,里面的两个校医医生杰克,林冠,正在给乔治做简单检查,根据约翰的描述,杰克他们已经知道乔治是癫痫病发作。

  “看看他身上有随身带着的药片?”这种病发作,如果没有完全康复,肯定会是长时间反反复复发作,而发作的时候,病人一般都会随身带着西医药片。

  特别是乔治这种白人,他家人肯定会是在他衣服上备有那些药片。在约翰在乔治那条牛仔裤寻找的时候,很快,找到一瓶小药瓶出来。

  丙戊酸钠,又称抗癫灵,杰克医生拿出五片丙戊酸钠片放到乔治的嘴里,然后让那位女护士给他到来一杯温水后,将那些丙戊酸钠给灌下去。

  依然处在神志不清,全身抽搐的乔治,在被灌入那些药片后,刚开始,乔治和林冠还以为会是有效果。

  但是,那些药片,还没有被乔治喝下去,直接被乔治随着那些白沫呕吐出来。这种情况,乔治和林冠都是第一次看到。

  怎么会是这样的?

  “乔治医生,不如把那些药片碾成粉末,再混合到温水中给他喝下去。”平常那些小孩子或者牛发病给牛灌药的时候,正是通过这种办法,因为小孩子和那些牛都不喜欢喝药。

  只有通过这种办法,混合在那些水中才能进入到他们的体内。

  乔治医生觉得这是一个好办法,也就让那个女护士将五片丙戊酸钠药片碾成粉末,混合到温水中,在林冠的帮助下,最后才让乔治给喝下去。

  只是,最后一次,让他们失望的是,刚刚灌入的温水和药粉,还是被乔治给呕吐出来。这说明了什么?

  第一个,说明丙戊酸钠药片,根本没有起到治疗的作用。第二,说明可能这种药在乔治身上用的多了,现在身体承受不了。第三,很可能是过敏了,胃部反应很大。

  “杰克医生,这应该怎么办?”安妮也没想到会是那样。

  杰克对这种病,自然没有其他治疗的办法,只能说道:“赶快通知乔治的家长,然后再送去大医院治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