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1352章肺痈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现在这位史先生主要症状是在咳嗽,胸痛,咳吐腥臭浊痰,最近一个月加重,但是,在看了不少西医后,发现西医治疗的效果越來越差,反而用的医疗费越高的情况下,父子俩坐车來到亳州中药交易中心这里,希望那些名医能够给他一张药方,随便再买中药回去治疗。

  叶晨已经清楚他的情况,说道:“史先生,你这情况属于肺痈,和你自身自小得肺炎有关系,更是和你这多年沒有治疗好有更大关系。”

  “那请问叶医生,我这病能治吗,”史先生急忙问道。

  其实,他那么着急的原因,主要还是为了赚钱,现在工地赚钱很容易,即使过去搬砖头,一个月都可以过万。

  史先生想借自己年轻,多赚想钱,给旁边这个儿子赚结婚礼金。

  “能治。只是,需要慢慢调理,而且,这一段时间,你最好以休息为主。”叶晨说道。

  刚才看到这位史先生手上那厚厚的茧,叶晨就知道,对方一直带病做辛苦工。

  当然,这种情况的普通人很多,叶晨就怕对方那样坚持做苦工,到时可能就不止是咳痰那么简单,甚至可能出现咳血的严重情况。

  “那我等治好病,我再工作。”史先生说道。

  叶晨只能点点头,因为他很清楚,对方家境不好的情况下,也只能这样。

  现在叶晨给史先生看完,自然是给他开药方。

  叶晨到一旁一家士多店,购买了四瓶水,向那位老板要了一张白纸后,叶晨回到座位那里,把那两瓶水分给那父子俩,给这位史先生进行开病历。

  “史某,男,40岁。反复咳嗽,胸痛,咳吐腥臭浊痰5年多,加重1月。”

  “初诊:患者自小曾患肺炎,五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咳嗽,胸痛,咳吐腥臭浊痰,在一家医院门诊被确诊为支气管扩张,用抗生素治疗有效。此后每遇到着凉,感冒反反复复发作,这次着凉后,再次发作,自服先锋类抗生素,效果不明显。在多家医院看后,无效果,逐求中医药方治疗。”

  “现症状:咳嗽,咳黄痰,腥臭痰,易咳出,痰中有泡沫,粘稠,低热,精神倦怠,纳差,大便偏干,睡眠一般。检查:舌象:舌尖红,苔黄而少津。脉象:脉弦细。”

  “中医辩证:确诊为肺痈,症属痰热壅肺证。此为风热犯肺,内壅不解,热壅肺络,痰瘀交阻,以致血败肉腐而化脓成痈,久病阴伤气耗,所以出现咳嗽,咳黄痰,腥臭痰等症状。”

  “治法:其病位在肺,证属本虚标实之证。治法应以养阴清肺,宣肺化痰。”

  “处方:黄芩15克,桑白皮15克,地骨皮12克,鱼腥草30克,苇茎45克,冬瓜仁30克,薏苡仁30克,北沙参15克,玄参12克,浙贝12克,桔梗12克,瓜蒌20克,桃仁20克,麦冬15克,玉竹12克,生甘草12克。7剂,水煎服,每日1剂。”

  叶晨写完后,检查一遍,发现沒有其他什么问題,把药方递给他说道:“史先生,这只是初诊的药方,七剂下去应该会有效果。但是,应该不会那么快治好。但是,到时我不会再出现在这,所以,你如果想要找到我给你看复诊,你只能到我老家才行,到时我会回老家。”

  七天后,叶晨早就回赵家村了,所以,到时如果这位老史先生的病还沒有治好,想要找到他,那么只能到他老家那里。

  “叶医生,不知道你老家在哪,”史先生的儿子急忙问道。

  叶晨那那个地点详细说出來的时候,这两人发现有些远。但是,叶晨到时不在这,只能坐车去找叶晨。

  “你在治好病前,最好忌酒忌烟,甚至以后最好不要喝酒吸烟,对身体非常不好。”叶晨叮嘱道。

  史先生点点头,叶晨看向那位年轻人说道:“你最好看好你爸,否则,如果你再那样下去,以后可能就是咳血,然后是早逝,活不到五十岁。”

  这是叶晨严厉的警告,毕竟命在他自己的手上,如果对方不珍惜,那叶晨说再多也沒用。

  现在叶晨给这位史先生看完,自然是准备离开这里。

  那位史先生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叶晨说道:“如果你相信我的医术,你喝完初诊的七剂要应该会有明显效果,到时你去找我的时候,再说其他。”

  叶晨沒有再说其他什么,等到他和杨静雅离开的时候,原來那些看热闹的人,看到这两人在这,而叶晨那两人走远的时候,刚开始,还以为叶晨是骗人的,但是,他们知道叶晨正是拿到东医大赛冠军的时候,那些人就知道不能小看叶晨的中医术了。

  只是,现在叶晨已经上到出租车上,再让那位出租车司机开车往那家4s店开去。

  在车上的时候,叶晨和杨静雅说道:“肺痈说难治疗也难治疗,说不难,那么要看是否真正做到对症下药。我刚才给那位史先生开的药方叫做六味地黄汤合千金苇茎汤。其中,千金苇茎汤药方是治疗肺痈的经典方剂。”

  那位出租车司机无意中听到后,问道:“年轻人,难道你是医生,”

  “我是学中医的。”叶晨说道。

  “怪不得,那你中医术一定很了得吧。”对方说道。

  这些出租车司机,常年在中药交易市场來回奔跑,带过不少药材商,也听说过那些中药和中医的事。

  不过,现在看到那么年轻的中医生,他已经很少见了。

  “只能说还行。”叶晨说道。

  那位出租车司机和叶晨说起中药交易中心这里情况的时候,很明显,对方是本地人,又经常在这里进进出出,对这里的情况非常了解。

  但是,在叶晨看來,亳州中药交易中心这里的中药材市场,虽然规模來说是全国最大,但是,这里还是属于最低端的,做的全部都是最低端的中药材交易。

  相比起这一点上,像云南白药,同仁堂那些集团公司,在将那些中药材加工后,那些药材的价值得到很大的提升,单是一个公司一年的生产价值,已经超过了这个交易中心一年交易额。

  所以,叶晨知道,这里是遍地黄金,但是,那只是刚刚出产的黄金,但是,如果将这些出产的黄金,再经过加工,变成金银手饰店里面那些黄金,那么到时这里的价值会是更大。

  只是这样由低级升级到高级,是非常困难,也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怕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做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