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0135章癫痫症的治疗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 )

  乔治保罗都来不及理会凯文和钱平,直接往校医室过去。他来到校医室那里的时候,除了看到安妮外,还有自己儿子和其他几个年轻学生。

  “哈里斯,你没事了?”因为名字太长,美国人平常都喜欢称呼别人的姓。比如,美国布什家族,老布什和小布什都做过美国总统,美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都直接称呼他们老布什和小布什。

  乔治保罗和乔治哈里斯都是姓乔治,现在自己面对儿子,自然是称呼对方的名字。哈里斯似乎并不想理会父亲,看到父亲过来的时候,也没有抬头看向他。

  乔治保罗显得有些尴尬,但是很快又反应过来,微微一笑,看向那位他认识的安妮老师问道:“安妮老师,刚才是哪位年轻医生救了我儿子?”

  “乔治副领事,是这位年轻人,他是我班里新来的同学。”安妮用英语将叶晨介绍给乔治保罗说道。钱平刚才已经过来了,他自然没想到,叶晨这个新来的转校生,在医术上那么厉害。

  刚开始,他也是看在孙家在上海的地位,他才给叶晨那个机会而已。否则,即使其他人即使有钱,可能也不会让他们进来入读。

  “你好,乔治先生,我叫叶晨。”叶晨看向乔治保罗说道。他看到乔治哈里斯的父亲,是一个四十岁多的中年人,长得很高大,那张脸除了很明显的黑色头发外,那双眼眼珠子很大,那眼珠子是深褐色的那种,鼻子很高,要比安妮老师的鼻子高得多了,至于其他,叶晨倒是和国人没有多大差别。

  乔治保罗伸出右手,准备和叶晨握手,除了感谢他刚才救了自己儿子外,也想认识一下这位医术厉害的年轻人。

  他很清楚,像癫痫症这种病,虽然比不上那些绝症,艾滋病,瘟疫,各种传染病那么严重。

  但是,癫痫症这种病,如今在美国都没有药物和药水可以直接直接好。所以,叶晨刚才能够在他儿子那么严重的情况下,让儿子清醒过来,说明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医术非常不简单。

  叶晨知道这是礼仪,和乔治保罗握握手后说道:“乔治先生,你儿子的情况,实际上,我有办法可以治疗好他。”

  在他刚刚说完,杰克,安妮,甚至林冠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牛逼也吹得太大了吧?”林冠直接说道。实际上,他说的这句话是脏话,只是这里的安妮他们也不明白,觉得林冠在嘲笑叶晨而已。

  叶晨不想理会林冠,而是看向安妮,希望安妮能够将他的话翻译给乔治保罗听。毕竟,他有办法治疗好乔治哈里斯。看着乔治哈里斯的样子,怕是下次再发作的时候,同样会是很痛苦。

  而乔治哈里斯用的那种药片丙戊酸钠片,只是起到一点抑制的作用。但是,西药最明显的一个特点就是,副作用非常大。

  比如,一个人睡不着的情况下吃安眠药,第一次,只是需要一片安眠药也就可以睡着,第二次那就要两片安眠药,第三次三片,第四次可能要更多。这样循环下去,这说明这种药物带着一定瘾性外,更是说明,药物的效果一次不比一次。

  当然,以叶晨在村里,甚至在镇里的时候,对那些西医药片药水的了解,比如那些青霉素,同样是那样的效果。第一次用青霉素杀细菌的作用很大,但是用的多了,反而会是需要更多的青霉素。

  现在乔治哈里斯用到的丙戊酸钠片,这种治疗癫痫症的药物。从他吃下去的时候,叶晨也就猜到那效果肯定和那些安眠药,青霉素的情况是一样的。

  安妮在将叶晨的话翻译给乔治哈里斯听的时候,乔治哈里斯同样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叶同学,你真的可以治疗好我的儿子?”

  “不错,我没有必要欺骗你。以前,我也遇到好几个这种癫痫症疾病的患者,通过我给他们的治疗,我最后都把他们治疗好了。”叶晨在没有来上海的时候,确实给周围有癫痫症的患者给治疗好了。

  现在面对乔治哈里斯的时候,他同样不需要欺骗他们。

  “那你想如何治疗?是刚才那针灸术吗?”乔治保罗问道。

  在安妮翻译过来后,叶晨听明白后说道:“不单是针灸,还需要中药材的协助治疗。”

  叶晨用的针灸术,很多时候,起到的作用也很大。但是,针灸术同样不是万能的,同样需要中药材,有中药材协助下,治疗起来,效果会更好,也会好得更快。

  “中药材?”乔治保罗在想着其他事。毕竟,他是一个从小接受西医的美国人,面对中医中药材这些,自然是带着怀疑和不信任。当然,针灸术这种医术,在美国也是很流行,特别是唐人街那里。

  他能够来上海,成为美国驻上海的大使馆副领事,除了他在政治上能力很强外,另外一方面说明他对中国很了解,方方面面都很理解中国文化的情况下,他才能够有这个机会来到上海。

  “乔治副领事,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那些中药材的副作用会是很大的,到那时可能治疗不了贵公子,甚至可能给他带来其他副作用。”林冠直接向乔治保罗用英语说道。

  在一旁的徐娇娇将林冠说的话翻译给他听的时候,叶晨真的想一巴掌扇过去,因为对方在不停给他找麻烦。但是,他还是忍住下来了。

  如果乔治保罗不愿意他治疗他儿子,那也就算了。反正,叶晨也不强求。毕竟,他给人治疗第一个条件,那就是要完全信任他,否则,连他都不信任,怎么可能给对方治疗,怎么让对方配合他的治疗呢?

  叶晨转身也就想要往校医室外面出去的时候,乔治保罗急忙喊道:“叶医生,你真的可以治疗好我的儿子吗?”

  叶晨笑了笑说道:“我从来不会说出自己做不到的事。”

  实际上,乔治保罗带着儿子在美国,甚至欧洲各大医院,请来不少西医名医给儿子看了,都没有什么效果的情况下,最后才不了了之。

  现在面对陌生又有些熟悉的中医,如果中医真的可以治疗好他的儿子,那他自然不会拒绝。

  “乔治,我给你治病,你愿意吗?”叶晨征求完他父亲的意见后,还得他本人同意才行。

  乔治哈里斯根本没有多想,直接答应下来了。因为他发现,叶晨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

  这个时候,叶晨坐在乔治哈里斯的对面,然后拿来一支笔和纸张,开始询问他发病的情况。

  “乔治先生,你儿子的癫痫症是什么开始发作的?家属亲人有没有这方面的病史?”在问到别人家属病史的时候,实际上,涉及别人家中的很大的秘密。以乔治保罗这种政治家,一般都不会在公共场合说出来的。

  现在乔治保罗同样是那样,不过,他还是说道:“哈里斯在很小的时候,也就出现这种情况,我祖父那一代有这种病史。只是,我很奇怪,我和父亲都没有。”

  隔一代的病史有很多都会遗传下来。但是,隔开两代的,就很少见了。叶晨记录下来后,再次问到乔治哈里斯最近发病的时间。

  “这些时间都有频繁发生。不过,大部分时间是在夜晚。”乔治保罗说道。实际上,有些也是他妻子,哈里斯的母亲告诉他的。

  至于乔治哈里斯的发作情况,刚才叶晨在教室的时候已经看到,直接在那张纸上写下来。

  最近频繁发作,发作时双目斜视,牙关紧固,四肢僵直,口吐白沫,咽喉有浓痰,最后服用西药丙戊酸钠片,情况才控制住。

  叶晨让乔治哈里斯张开嘴,伸出舌头的时候,他看过去,发现哈里斯的舌质红,苔薄黄,在给对方把脉的时候,发现脉沉细。

  叶晨确定乔治哈里斯的症状为痰浊阻窍,肝风内动之抽搐。此为素体亏虚,致脏腑虚损,痰浊内生而不化,伏痰内隐,遇诱因而激发,痰扰风动则抽搐。

  治法,豁痰开窍,息风止痉。

  上面这些自然开这种药方的原因,病人的个人情况,病症,主要是给药师捡药用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