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1502章疳蛊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金翁有五个儿子,现在那位年轻人说的老五,就是金翁五个儿子中排行第五的儿子金旺。

  也可说是老幺。

  但是,现在下山寨自从那个老幺中巫蛊死了,就沒有人最末那个喊老幺,都是按排行第几來喊。

  沒想到,这老五居然也出事了。

  “是不是中巫蛊了。”叶晨问道。

  按照他对村里那些遇害的村民的时间和规律來看,今天应该有一位村民会是中蛊毒。沒想到,现在还真的是那样。

  “是那样。”那位年轻人说道。

  叶晨和杨龄跟在身后,边走边听这个年轻人说。

  据说上午吃饭的时候,金旺还是好端端的,一个人和往常那样,赶着家里那头老水牛到山上吃草。

  下午的时候,那头很有灵性的老水牛自己跑回來,金旺的家人,却是沒有见到金旺的身影。

  刚开始,金旺的家人也沒有什么,毕竟年轻人好玩,自己去玩,老水牛自己跑回來那也沒有什么。

  但是,让金旺家人沒想到的是,那头老水牛和往日不同,显得很异常,在那拼命地叫,那些苗人非常相信那些动物的灵性。

  所以,看到老水牛那样,金翁知道出事了,一家人急忙跑去金旺平常放牛的地方找人。

  果然,在草地上,看到躺在那里昏迷过去的金旺。

  这一家人急匆匆把金旺带回家中,然后让人去通知金族长和金天宝的时候,金族长沒想到,他不想再发生的事再次发生了。

  金族长急忙让人去找叶晨,因为村里其他苗人都知道叶晨到哪,所以这位年轻人急匆匆过來找叶晨。

  叶晨大概清楚是什么情况后,急忙往老五家的方向过去。现在來到那里的时候,叶晨已经看到不少苗人都围在门口外面看着。

  在里面的时候,还有老五家的家人,以及金族长和金天宝。

  看到叶晨过來的时候,其他人还奇怪这位年轻勇士怎么过來了。

  “叶医生,你过來看看,”里面的金族长说道。

  叶晨和杨龄往里面进去,看到一位年纪十六七岁的男生躺在一张席子上,看上去应该还是沒有醒來。

  “让我先看看。”叶晨说道。

  昨晚的时候,那些人还以为叶晨不太会说话,现在看來,并不是不太会,只是不会说苗语而已。

  叶晨发现躺在席子上的年轻人,脸色难看,死一般苍白,至于其他,叶晨给他把脉象的时候,发现脉象同样不是很好,太微弱了。

  叶晨拿出银针的时候,來不及做消毒,直接给这位老五进行针灸,银针分别刺入到老五脸部的穴位,再把银针拨出來,然后看向金族长说道:“让人给他先喂水。”

  金族长急忙让老五的家人给他喂水,因为现在老五是昏迷的,很难喂,喂得太快会咽到,所以只能是老五的父亲亲口给他喂水。

  大概不到五分钟,老五已经醒來。

  这一下,其他围观的苗人知道,叶晨是会医术的汉人。

  “叶医生,接下來这么做。”金族长问道。

  “先问问他现在感觉如何。”叶晨说道。

  这位老五读过书,也会说汉语。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怕是让他说汉语,也说不出來。

  所以,叶晨让老五的家人问他现在感觉如何。

  大概两分钟后,杨龄将那两人的问话翻译给叶晨听得时候,叶晨已经清楚了,现在老五感觉腹部胀痛难受,有一种及其想要呕吐的感觉,至于其他,叶晨看得出,对方的身体明显非常虚弱。

  “金族长,我基本上已经可以确认,老五中的是疳蛊,而且应该是被放了一两天,今天才开始发作的。”叶晨说道。

  “疳蛊。”叶晨说出來的时候,那些苗人的神色自然是变得很不同。

  下山寨这些苗人都是普通人,他们对巫蛊又恨又恐惧,特别是在下山寨接二连三出现村民中巫蛊而死亡的情况。

  如今,再听说老五居然一两天前就被人下了巫蛊,今天才开始发作而已,那些苗人村民怎么可能不害怕和恐惧呢。

  “不过你们放心,有我在,老五不可能再像之前那些村民出事的。”叶晨说道。

  如果叶晨不是來到下山寨,在老五中蛊发作的时候,下山寨都不知所措,金天宝只能尽快离开下山寨,然后过去找一位巫师过來救治老五。

  但是,往往前面那几位中巫蛊的村民,正是因为巫师來的时候,已经迟了,根本救不了。

  一般情况下,其他普通人中了别人下的巫蛊,那么会是一段时间才发作,如同一种慢性疾病,或者癌症那样那样慢慢死去。

  有的可能几个月,最长的有的可能一两年。但是,像村里的情况,一周时间死一个,只能说那位巫师非常狠毒,而且下足巫蛊害人。

  “古代的时候,两粤的人,在端午日取小蛇、蜈蚣、蝉、蚂蚁、蚯蚓、蚰虫、头发等研磨成粉末,置于箱内或房内所刻的五瘟神,长期供奉后就成为毒药,将疳蛊放在酒、肉、饭、菜内给人食用,或者是放在路上,路过者踏着即入身,药粉会粘在肠脏上,使人腹部胀痛难捱,极欲上吐下泻。”叶晨说道。

  他对疳蛊的了解,这些是从书上了解的。古代的时候,不说两广,即使南方一大片,在北方人看來都是蛮荒之地,所以各种奇奇怪怪的事经常发生,包括巫蛊,瘴气这些能够害死人的事有详细记录的。

  当然,到了如今的社会,现在无论是广东,还是广西,经济各方面來说,都算是比较发达,特别是广东的珠三角那更不用说。

  原來那些所谓的巫蛊,早已消失不见,反而还是在贫穷落后封闭的云南贵州,甚至湘西等地,偶尔还有这些事发生。

  甚至,现在还出现害人的事件。

  “据说,疳蛊属于蛇蛊的一种,又称做‘放蛋、放疳、放蜂’。古代两粤的人多善为此,也就是在广东、广西民间非常流行,蓄蛊者多为妇女,是妇女的专长。因此出门在外,古人最怕与人结怨,被下巫蛊,”

  叶晨再次说道。

  当然,金族长他们是清楚疳蛊是怎么回事的,但是,他们毕竟只是了解和听说而已,他们同样很长事件沒有再见到了。

  “那请问叶医生,这疳蛊如何治疗。”金族长问道。

  “古中医书籍上说道,中疳蛊者服用嘉草,可以治疗。不过,我还有其他药方,可以治好他的情况,”叶晨自信地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