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2044章荣升会长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张日欢一听,顿时错愕,变得不知所措,以他的情况,因为涉及到造假药金额巨大,即使自首,那到时可能也要判刑几年。

  但是,如果不自首,以他的情况,到时肯定也会被警方逮捕调查,最后还是上法庭受审被判刑。

  当然,如果是自首的情况下,可以减轻一下判刑时间。

  “你这次给我丢尽脸了!”唐儒道。

  无论是什么情况,唐儒都很清楚,这次他肯定丢脸,上海伤寒学派分会会长这个位置肯定是保不住了。

  “师父,我那些钱全部都让毕云涛和戴乃兆拿去生产假药了,我已经没有钱了,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张日欢道。

  “那你是想自首,还是跑路?”唐儒问道。

  “我想跑路,留在国内到时肯定是死路一条。”张日欢道。

  既然那样,唐儒也没有多什么,回到房间,拿出他的一张银行卡,递给张日欢道:“这里面有二十万元,你拿过去吧。”

  张日欢急忙谢了唐儒,现在他也不敢继续留下来,他要在警方发出通缉令前,离开国内,躲到国外,他知道自己的日子还是能够过得去。

  至于被抓的毕云涛,他肯定是没有办法将对方救出来,而戴乃兆那边,虽然还没有出事,但是,张日欢也不敢联系上戴乃兆。

  在张日欢给唐儒三个跪拜后,急忙拿起自己的背包,也就离开这里,然后准备逃往东南亚某个国家里面。

  张日欢知道,以自己的中医术,在那边还是可以活得不错的。

  看着张日欢的身影,唐儒也不知道什么好。

  廖文恩接完唐儒的电话,他没想到,唐儒真的打电话过来向他求情。但是,现在求情有什么用,何况,叶晨和国家都不可能放过张日欢的。

  像张日欢这种人,属于知法犯法,更是罪加一等,而且,生产那么多的假药流通出去,还不知道会是害了多少的患者。

  廖文v∠v∠v∠v∠,m.♂.恩把老人机放在一旁,也没有再多想什么。

  第二天,叶晨起来的时候,看到一旁的廖冰雪已经起来去做早餐了,叶晨去洗漱后,从楼上下来,看到廖老正在喝茶看报。

  “叶晨,昨晚唐儒那边打电话过来求情。”廖文恩道。

  “是关于张日欢吗?”叶晨问道。

  廖文恩头。

  而在廖文恩刚刚头的时候,叶晨就知道,那这个张日欢昨晚肯定是逃跑了。

  不过,叶晨还是打电话给陆静,让陆静看看能不能查到张日欢的踪影,无论如何,叶晨都不可能放过张日欢。

  如果昨晚唐儒和廖文恩刚刚通完电话,就告诉叶晨,昨晚还是能够把张日欢抓住,但是,一晚过去了,现在也不知道张日欢逃到哪里了?

  在吃早餐的时候,叶晨,廖冰雪,廖文恩一起坐下来吃早餐。

  廖文恩也没想到,唐儒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认了张日欢这种人做弟子。这次,怕是因为张日欢的事,把他给害惨了。

  在上午九的时候,廖文恩接到伤寒学会那边的秘书打来电话,通知他过去开会的时候,廖文恩也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大概猜到应该是和张日欢有关。

  既然廖文恩要去开会,廖冰雪也是伤寒学会里面的核心成员,所以叶晨让廖冰雪开车送廖老过去,而他则是先离开这里,开车往浦东的方向过去。

  他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有见安妮了,应该过去好好陪着安妮。

  在开车来到安妮所在的区,叶晨把车停下来,往楼上上去,再给安妮打电话,发现安妮还没有醒来。

  在安妮打开门,看到门口正是站着叶晨的时候,急忙把叶晨拉进去道:“亲爱的,你都很长时间没有过来找我了?”

  “安妮,我和你过了,上个月因为要给人治病,还有公司有事,很忙碌,真对不起。”叶晨道。

  其实,安妮知道,叶晨已经提前和她,所以,安妮也没有什么,现在那样,不过是撒娇而已。

  叶晨进到里面的时候,因为看到安妮还没有起来吃早餐,所以,叶晨让她先去洗漱打扮,然后再带她出去玩。

  今天是国庆节第一天,上海还是非常热闹的。

  在和打扮好的安妮从区出来,一路上都是看到红旗飘飘,他就感受到国庆节那种气氛。

  在来到南京路这边的步行街,叶晨发现国内外的游客更多。很不容易找到座位,把车停下来的时候,叶晨再拉着安妮往里面进去,找到一家食店,让安妮先解决早餐。

  在那家食店吃完,叶晨再带着安妮过去购物。

  平常的时候,安妮很少有到大商场购物,但是,女性都差不多,都很喜欢购物,现在安妮跟着叶晨过来也是那样。

  在热热闹闹的南京路步行街里面,叶晨发现今天的国内外的游客特别多,而且,因为搞活动的原因,许多店铺里面都塞满了人。

  叶晨只能带着安妮往少人的店铺里面进去,一直到中午的十二多的时候,安妮有些累了,叶晨和她找到一个安静的高级饭店坐下来吃午饭。

  而这个时候,廖冰雪给他打来电话问道:“叶晨,你在什么地方?”

  “我和朋友在浦东这边。”叶晨道。

  廖冰雪和叶晨在电话中到,唐儒因为张日欢的事,已经提前把会长的位置让出来。

  当然,以廖文恩的情况,早有人提议廖文恩成为上海伤寒学派的分会长,只是在之前,廖文恩一直都不愿意做会长而已。

  唐儒也不太愿意把那个位置让出来,但是,现在唐儒没有办法,他的威望已经不行,又没有多大的功劳,现在弟子张日欢要搞出这种事,还不如自己主动把位置让出来,这样他的脸面在上海中医界还能够保住一。

  叶晨听完后,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笑道:“那替我恭喜你爷爷!”

  虽然叶晨不想加入到这种半官方边民间的中医学派里面,但是,廖文恩能够成为上海伤寒学派的分会长,那也是值得庆贺的一件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