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1814章你瞅啥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刘海虎拿着那些狗肉离开后,过几天,也沒有再看到对方过來林歆婷,林歆婷同样忘记了那个刘海虎br>

  现在已经是初十二,叶晨來东北林歆婷老家的第四天,叶晨都是在林场七队转一转而已。

  他发现东北这里还是很冷,那些雪也沒有融化掉,林歆婷的父母之前的工作也是在林场工作。

  不过,两人已经早已不在那干了,听说林场的工作越來越不好干,反而到镇里找一些散工。

  那些散工的收入不高,但是,因为只有林歆婷一个女儿,根本不用考虑其他,所以日子也算是一般。

  现在已经差不多将家里的那些菜吃完,林长福准备骑自行车到镇里买菜的时候,叶晨却是开车带他过去。

  叶晨,林歆婷,林长福上到车上的时候,也就往大安市的方向开去。來到大安市的时候,叶晨在一家大型市场把车停下來的时候,让林长福自己先到市场买菜,而他和林歆婷到一旁看看。

  林长福让叶晨注意到,不要遇到前几天那两个小混混,如果遇到要躲远点。

  叶晨却是笑了笑,那两个人肯定会找他。但是,肯定不是这样找他。

  不过,让叶晨沒想到的是,那两个碰瓷的小混混,他动了手脚的情况下,这都几天过去了,那两人也沒有上去找他。

  他并不相信,那两个人出现那样的骨折,医院能够把他们的病给治好。

  林歆婷拉着叶晨手臂在市场附近转一转的时候,叶晨说道:“想不想让你父母到上海住。”

  “当然想啊,现在我就担心我父母,其他并沒有什么。”林歆婷沒有其他兄弟姐妹,最亲的也就是林长生一家。

  但是,林长福和林长生早已分家,平时见面最多打招呼而已,其他倒是沒有什么。

  林歆婷担心的是父母年纪越來越大,她平常上海附属医院上班,却是难以回一次。

  “等再过几年,我给他们在上海买房子住下吧,”叶晨说道。

  以林歆婷的收人,一辈子都不用想在上海买房。所以,想要让父母到上海有房住,要么租房子,要么叶晨出钱买房。

  像姜玉,安妮,都是他花钱买的,不过,现在叶晨想等林歆婷的父母年纪再大几年,到时再接到上海。

  林歆婷听到后,心中更是高兴,因为她知道,这代表叶晨承认她的身份

  叶晨和林歆婷找到一家奶茶店坐下來的时候,想在那里等林长福买好了那些菜,再一起回林场七队。

  大概半个小时后,林长福给林歆婷打來电话,告诉两人,已经把那些肉菜买好了。

  叶晨和林歆婷过去的时候,刚刚看到林长福已经在那等着。但是,叶晨看到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叼着香烟向他们走过來。

  叶晨一看就知道是冲着他过來的,不过,他并沒有理会,打开车门,让林歆婷和林长福上到车上。

  “草,你瞅啥。”一个年轻人看向叶晨问道。

  叶晨刚才只是看他们一眼,根本就沒有多看。

  当然,这些人是主动过來挑衅的。即使叶晨沒有看他们,他们一样会找理由找他们麻烦。

  “瞅你咋地。”叶晨说道。

  这几天,叶晨在东北,跟着林长福他们学了几句东北话,很清楚,对方说的那句话,就是明显故意挑衅他。

  即使叶晨服软了,这些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一样会找他麻烦,甚至,更是嚣张。

  林长福和林歆婷沒想到,叶晨刚刚和他们并沒有遇到这些人这些人却是故意找他麻烦。

  所以,林长福急忙从车上下來,弯腰笑脸拿出叶晨送给他的香烟,然后分给那些年轻人,让他们消消气。

  但是,这些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却是沒有理会,直接将林长福给的香烟仍在地上,并且把林长福推开到一旁,如果不是叶晨扶住,林长福差点摔倒在地上。

  刚刚林长福还想替叶晨解释的,但是,现在看到这些流里流气的年轻人那么凶狠,立刻不敢发话了。

  刚刚叶晨还想看看,这些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到底想干什么,但是,现在他根本沒有理会,直接将他们几个打倒在地上。

  将一个年轻人狠狠地踩在地上说道:“我根本就不怕你们这些小混混,如果是在上海,我早就让人扔到黄浦江喂鱼了。”

  叶晨踩得那个年轻人惨叫,其他几个年轻人更是不敢出声。

  叶晨很清楚,在哪都有这种欺硬怕软的混混。不过,如果他刚才沒有出手,那几个小混混可能就不止这样了。

  上到车上后,叶晨往林场七队的方向回去。

  那些小混混看到叶晨开车离开,才散开一口气。很明显,刚刚他们还以为那个年轻人好欺负,沒想到,居然是这样,他们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刘海虎给欺骗了。

  躲在远处的刘海虎正想找机会出面,讨好林歆婷的时候,沒想到,根本就沒有给他机会,叶晨也就解决了。

  现在刘海虎过來,看着这几个道:“一群软蛋,大哥让你们干点事都干不了,刚才对方一个年轻人,难道你们合起來也害怕。”

  “虎哥,并不是我们是软蛋,而是那个小子下手真的又快又恨,刚才还差点感觉自己被他废掉了

  ”说话的正是刚刚被叶晨踩住手掌心的年轻人。

  刚才他知道,如果那个年轻人再出力一点,自己的手掌心真的废掉了。

  原來刘海虎只是听得出那个叶晨是上海來的中医生,现在看來,不止中医生那么简单,怕是也有武术,两次都搞砸了,想要第三次再弄这种事,怕是有些困难了。

  刘海虎在那想着水灵灵的林歆婷的时候,那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站起來,刘海虎只是每人发了一支白沙香烟的时候,刚刚林长福分给他们的香烟,他们却是从地上捡起來烧,发现,这中华香烟却是要比刘海虎分发的好太多了。

  刘海虎沒有再理会这些小混混,离开的时候,那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也是有些看不起刘海虎。

  叶晨往林场七队开车回去的时候,琳长福坐在车上,想起刚才遇到的那些小混混,现在还觉得害怕。

  叶晨却是觉得,这件事肯定不会那么简单,要么是冲着他过來的,要么是冲着林歆婷过來的。

  但是,叶晨刚刚來到东北不久,他根本沒有惹到什么仇人,那么很明显,这件事是冲着林歆婷过來的。

  “歆婷姐,你见过刚刚那些年轻人吗。”叶晨问道。

  “沒有,我根本沒有见过那些人。”

  如果是那样,叶晨觉得更加奇怪了。

  回到七队林长福家门口,叶晨把车停下來,林长福从后车厢将那些肉菜拿出來,拿回到吃饭的冰柜那里,先拿出一部分的肉菜作为今晚的晚饭。

  另外那些,林长福则是想请林歆婷外公家那些亲戚过來,和叶晨见见面,算是叶晨了。

  林长福和刘冬花很清楚,叶晨不会在东北这里留太长时间,过几天肯定要回上海了。而且,这次叶晨过來,林长福也不知道叶晨什么时候再过來。

  叶晨和林歆婷出到外面看着的时候,他觉得这件事最可疑的,应该和那个刘海虎有关。当天,第一眼看到那个刘海虎的时候,叶晨觉得刘海虎和金石是一类人,但是肯定比不是金石。

  至少,金石沒有他帮忙,混得也比刘海虎要好许多,这一点上,从两人的穿戴就看得出來了。

  “歆婷姐,你知道那个刘海虎是什么样的人吗。”叶晨问道。

  “我也不清楚,小时候经常看到他和父母争吵,以至于很早沒有读书,出到外面混日子,后來我离开老家到上海,更不清楚对方做什么了。但是,听我妈说,对方在大安市做小混混。”林歆婷说道。

  如果是那样,叶晨觉得这个刘海虎的可疑很大,再加上,叶晨觉得对方可能是冲着林歆婷过來的,还真的可能这件事就是对方让人做的。

  “歆婷姐,你太漂亮了。”叶晨说道。

  林歆婷的听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叶晨是不是在赞他。

  当晚,林长福和刘冬花做好晚饭后,叶晨坐下來和林长福一家吃晚饭。林长福说了,明天打电话请林歆婷外公家的亲戚过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