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1835章肝硬化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叶晨给第二位患者樱田小姐看完,再根据抽签的第三位患者,往那位患者的病房过去,他和那位汉方大赛志愿者,已经看到在病房里面躺着一位老患者书看

  这患者症状看起来,要比第一位和第二位还要严重得多,叶晨和那位志愿者到旁边的时候,看着对方躺在病床上,想要说话却是显得很困难。

  针对这位患者的情况,叶晨想先看看他的病历。

  在病床旁边有一叠提前放好的病历,叶晨已经看了,这位患者属于肝硬化腹水,已经在西医院做个一次手术,本来应该进行第二次手术,但是,因为怕他身体承受不了,只能停下来,然后准备接受中医的治疗。

  从这位日本老人的面貌,一眼看过去,对方精神萎靡,形体消瘦,面色黄,腹大如瓦,典型的肝硬化肝腹水。

  这种患者,属于肝炎后期一种症状,叶晨以前并没有遇到过,遇到一位最严重的,也就是李飞义的妻子朱月那种情况而已。

  不过,即使朱月的情况,同样治疗了不少时间。

  再加上,现在这位日本老人的情况,已经属于肝炎严重后期,想要完全康复,怕是非常困难。一看书

  但是,在短期之内,还是能够轻易给他减轻痛苦。

  叶晨不能保证就这位患者的疾病完全治好,但是,短期之内,他还是能够让对方减轻痛苦。

  在叶晨仔细给这位日本老人检查完,同样清楚他的姓名,年龄等情况后,叶晨还是询问他现在的自我感觉。

  这位日本老人说了好几次,那位汉方大赛才听清楚翻译出来。

  根据老人的自我感受,再加上刚刚看到的那些病历,叶晨基本上已经清楚,现在这位老人的情况。

  在他从桌子上拿来病历,直接在病历上写到:“大河某,男,79岁。腹胀,不思饮食,乏力,头痛头晕,口干,大便秘结等半年多时间。”

  “初诊:患者素有慢性肝病及血管性头痛作史。曾在东京医院理化检查,b显示肝硬化,门脉高压伴门脉栓子形成,脾大,腹水,脾静脉栓子形成,西医诊断为肝硬化肝腹水,在医院做了一次手术,效果不明显。患者自身承受力有限,只能转移到中医院接受治疗。”

  “现症:头痛头晕,精神萎靡,形体消瘦,言语轻微,面色黄,右协头痛,腹大如瓦,痛且胀。唇干,纳呆,大便数日不行,小便量少。检查:舌象:苔黄腻。脉象:脉细微弦。”

  “中医辩证:诊断为鼓胀,头痛。肝郁瘀热互结,水湿壅阻,脾气虚惫。治法:疏肝健脾,益气活血,清热泄水。”

  “处方:黄芪3,党参15克,钩藤18克,葛根3,川芎15克,柴胡1,龙骨3,郁金15克,天麻1,焦栀子15克,姜竹茹15克,丹参3,赤白芍各各15克,生地1,土元1,冬瓜皮3,蔓荆子15克,大腹皮15克。14剂,水煎服,每日1剂。”

  叶晨写完后,仔细检查一遍,然后再到大药房那边的药柜捡好药的时候,碰到其他参赛者,但是,因为双方是在比赛时间,所以,并没有交流。

  各自捡好自己的药材,叶晨拿药到煎药方煎好药后,他往病房去,给那位老患者大河先生,亲自喂药汤。

  这种情况下,叶晨觉得其实,有一位女护士在一旁帮忙,他看病的度,时间会更快。

  但是,这次为了公平公正公开,甚至,为了防止作弊出现,并没有女护士参与到里面。

  叶晨给那位大河先生喂了药汤,让他直接休息的时候,算是给第三位患者看完初诊。

  剩下的两位患者,叶晨根据拿到的其中一个患者的病房好过去。在来到那间病房里面,叶晨看到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妇,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儿童。

  叶晨猜测,他望的那位患者肯定是那个儿童。

  看到叶晨和那位汉方大赛志愿者进来,里面那对夫妇已经认出叶晨正是自己儿子的医生,急忙弯腰点头打招呼。

  特别是那对夫妇对名医的尊敬,所以不时地向叶晨打招呼。

  叶晨和两人打招呼后,再看向这个日本儿童,叶晨看他神色,还算是正常,和正常儿童没有多大区别,再给他看了脉象和舌象后,基本上已经清楚现在这位儿童一些症状。

  “叶医生,我儿子自小一直出现夜间遗尿,即使每天叮嘱多次,依然是出现这种情况,在东京多家儿科医院看诊,依然没有什么效果。”患儿的母亲说道。

  叶晨已经清楚,和他刚刚看完的脉象情况的症状没有多大的区别。

  叶晨并不用再看这位患儿之前的病历,直接问清楚患儿姓名,年龄后,开始在病历上写到:“小山某,男,6岁,自幼夜间遗尿,纳少,寐差。”

  “初诊:患儿自幼夜尿数次,夜寐不安,每日午睡2到3小时。白天好动顽皮,纳食量少,大便每日1到2次。现症:夜尿数次,夜寐不安,磨牙,多动,时而惊叫,面色少华,出汗不多。舌象:舌质淡红,苔薄微黄。脉象:脉细。”

  “中医辩证:诊断为小儿遗尿,肝木偏旺,脾肾不足。治法:平肝安神,补脾益肾。”

  “处方:柴胡6克,煅龙骨3,天麻1,钩藤6克,桑叶1,太子参15克,党参9克,焦白术6克,生麦芽15克,菟丝子6克,金樱子6克,生黄芪1,生甘草3克。14剂,水煎服,每日1剂。”

  叶晨写完后,仔细检查一遍,确认没有其他问题,再给他捡药,煎药汤再送过来给患儿喝下去。

  叶晨让他父母给患儿喂下后,因为还在比赛期间,所以要留在这里。至于他的父母,则是留在在这看着。

  一连看了四位患者,剩下最后一位,叶晨的神色还是那样轻松。当然,刚刚在药房和煎药房那边,叶晨看到其他参赛者,他们都显得紧张,很明显,这次比赛遇到的患者,要比平常遇到那些患者的病情还要严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