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2187章死人了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有叶晨帮忙看诊的情况下,刘熏陶上午要看的患者名额,很快就看完了。但是,其他患者看到这一支队伍那么快看完,都到这一边排队。

  一直在上午的十一点多,叶晨一个人都看了四五十个患者,远远超过刘熏陶一天看得患者。

  在刘熏陶和叶晨,姜玉往医院出来的时候,叶晨本来是想和刘熏陶到附近酒店吃一顿饭就算了,但是,刘熏陶一定要带叶晨到他家做客。

  叶晨只能在外面买了一些礼物过去。

  坐着刘熏陶的车来到他住的小区,发现也是老小区了,但是,这边的房价很高,如果不是像刘熏陶这种高收入的人,怕是都难以在这里买到好的房子。

  没有电梯,直接从楼梯上去,在上到四楼,刘熏陶带着叶晨两人来到一个房门口,在掏出钥匙开门,叶晨和姜玉进到里面,发现里面的装修还是很豪华的,而且,看起来还是很新。

  里面有一个年纪大概三十多岁的妇女,正是刘熏陶的妻子李月玲。

  “熏陶,这就是那位叶医生吗?”李月玲也是做医务工作的,但是,在儿童医院。

  “你好,我叫叶晨。”叶晨说道。

  在他把买的礼物递给李月玲后,李月玲把礼物拿到一旁,看向叶晨说道:“人来了就行了,太客气了。”

  当初,丈夫到小王村瘟疫区那边,李月玲也是很长时间都没有休息过一次,总是担心丈夫出事,后来,刘熏陶回来的时候,说起过叶晨的事,她没想到,叶晨要比她想象中还要年轻许多。

  当然,李月玲也四十多了,只是保养很好而已。

  不过,她和刘熏陶结婚比较迟,现在最大的儿子还在读初中,另外一个女儿还在读小学,现在还是春节假期,都在这里。

  那两个孩子看到叶晨和姜玉过来的时候,也就出来打招呼。

  叶晨和姜玉坐下,李月玲招呼,给两人倒茶后,也就到厨房里面忙碌。姜玉要过去帮忙的时候,李月玲说了,差不多做好,不用她再过来帮忙。

  现在叶晨坐在那里喝茶和刘熏陶聊天,在中午十二点左右,李月玲做好了丰富午饭,招呼叶晨,姜玉,还有她儿子和女儿坐下来吃的时候,也是其乐融融。

  下午的时候,本来刘熏陶还要去上班的,但是,在上午的时候,看得患者人数已经超出一天的名额,所以也就请假没有再过去。

  叶晨坐在那里和刘熏陶夫妇聊天,一直在下午的三点多,叶晨才和刘熏陶夫妇辞别。

  从这个小区出来,叶晨和姜玉上到一辆出租车上,然后坐车往城中村回去。

  只是,刚刚回去的路上,姜玉突然接到朱春梅打来的电话。

  “妈,我和叶晨还在外面,正准备回去,有什么事吗?”姜玉问道。

  “村里死人了。”朱春梅说道。

  这一下,姜玉很惊讶,因为在昨天,城中村那里还是好端端的,怎么会死人了呢?

  等到姜玉了解清楚后,才知道,原来在昨晚,拆迁办请来的那些黑势力,昨晚又进到村里搞破坏,被一些村民碰到,双方之间发生矛盾,和姜玉家里还算是有些亲戚关系的一个七叔,被那些黑势力殴打到头部,送到医院急救的时候,今天上午还是没有救回来,下午的时候,医院宣布那个患者死亡,已经没有呼吸和心跳。

  姜玉没想到会是那么严重。

  “拆迁办请的黑势力将我七叔给打死了。”姜玉和朱春梅通完电话后,和叶晨说道。

  刚刚叶晨在旁边就听到一些,他没想到,拆迁办请来的那些人,真的那么嚣张,居然真的把人打死了。

  其实,那晚叶晨和姜玉刚刚在酒店住下,他出来的时候,看到那些村民被那些黑势力成员追打,他就追打那些黑势力成员是真的打人的。

  但是,之前,最多只是把村民打受伤而已,没想到,这次居然把人给打死了。

  “那现在怎么样?”叶晨问道。

  “我妈让我和你早点回上海,城中村那些事就不要去理会了,他们也准备送七叔最后一程,就回上海。”姜玉说道。

  如果是那样,叶晨知道,这件事可能不了了之,即使七叔的家人会闹起来,但是,最后又能够如何呢?

  “就这样放过那些人吗?”叶晨问道。

  “要不也没有办法啊!”姜玉说道。

  她知道,虽然大家都是广州人,但是,他们只是很普通的广州人而已,面对那些恶势力,村里都没有团结的情况下,那么继续闹下去,还是一样会死人而已。

  叶晨也知道,这城中村拆迁的背后牵连太多人的利益,即使现在姜玉那个七叔的情况,怕是拆迁办赔偿也就是赔偿几十万而已。

  但是,这几十万对于拆迁赔偿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更何况,拆迁办那边可以说,并不是他们打死的,而是送到医院才死得,和他们无关。

  现在叶晨和姜玉还不知道如何,只能先回去看看。

  在坐车回到城中村村口,叶晨支付了车费,和姜玉从车上下来,急忙往家中的方向过去。

  回到家中那里,看到姜海江和朱春梅都没有在这,从隔壁邻居那里得知,那两人到七叔家那里。

  姜玉带着叶晨来到七叔家,叶晨发现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那,七叔是死在医院那里,现在还在太平间,并没有送回到村里,而且,到时会直接送到殡仪馆或者火葬场,再埋葬在附近的山上。

  叶晨刚刚来到姜玉家里的时候,他有些亲戚是见过了,像七叔家的几个儿子,叶晨有见过。

  没想到,现在出了这种事,现在一家人在里面哭着,家里的气氛显得很不好。

  毕竟,昨天下午还是好端端的,没想到,一晚过去,人就没了。

  朱春梅看到两人回来的时候,将叶晨和姜玉拉到一旁说道:“现在拆迁办那边已经容忍很长时间了,所以接下来可能会对村民更狠,我怕那些人伤到你们,你们今晚就坐飞机回上海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