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2375章:陶村长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现在叶晨最怕的是,他还没有见到陶采文弟弟陶成才,到时在派出所或者警局里面拘留的时候,可能就没命了。杂志虫

  即使像上海那么发达的地方,都会有这种黑暗的事情发生,更不用说在那么穷的地方了。

  叶晨想尽快见到陶成才,不过,现在从高土村到大石镇,如果没有摩托车,走路都成问题。

  所以,现在叶晨只能等那个骑摩托车的年轻人把中药材买来,到时再坐他的车出去。

  叶晨在陶采文家里外面看着的时候,他发现,这里要比他想象中还要贫穷,还要落后,简直和赵家村六七十年代差不多。

  以前赵家村,虽然是穷,但是也不像这里,而且,赵家村主要是因为交通方面不行而已,后来叶晨出钱,把村里和镇里的路全部变成水泥路后,又拉了电线,固定电话那些,和原来也是相差很大。

  而这个高土村这里,一眼看过去,基本上都是山,真正的平地很少,大部分村民的家,都是建在山腰或者山脚下,而且,全部都是泥砖房或者石头房。

  其实,这些都不算是什么,叶晨看到这里的环境,如果遇到大雨出现泥石流或者山体滑坡的情况,这里的村民住房都有问题。

  叶晨不会说本地的方言,陶采文那些叔伯亲戚也不会说普通话,所以,叶晨和他们没有什么交流。

  但是,刚刚陶采文已经和他那些叔伯说了,叶晨只是她一个普通朋友,并不是男朋友,让他们不要误会了。

  而且,即使她想做叶晨的男朋友,叶晨也不会要她,因为陶采文早就见过叶晨的女朋友比她漂亮得多,她怎么可能成为叶晨的女朋友呢

  这次叶晨跟着过来,陶采文知道,叶晨纯粹是因为朋友的原因,出手帮忙的。这一点上,陶采文的父母有些明白,知道陶采文,或者她家和叶晨相差太远了,叶晨不可能喜欢上这个普通姑娘的。

  叶晨在外面的木凳上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看到那个开着空车来的年轻摩托车男子。

  叶晨下去后,对方将买好的药材交给叶晨。

  “这是给你的车费,来四百,我们一会又要到大石镇,你先不要走。”叶晨说道。

  这个年轻人感觉叶晨实在是太大方了,以他的情况,怕是十天载客都没有那么多钱,没想到,现在一天下来就有了。

  对方急忙拿过去后,说自己会在这等着。

  毕竟有钱不赚,那才是傻子。

  叶晨将刚刚骑摩托车年轻人买好的两副中药材,两大包拿上去,他打开一看就知道没有搞错。

  而现在根据陶采文父母的情况,将两包中药材分开,然后看向陶采文说道:“这一大包是给你爸煎药汤吃得,这一大包是给你妈煎药汤吃得。上一次在上海,你煎过中药材了,按照那来就行。”

  “那你呢”陶采文问道。

  “我要先去看看你弟弟。”叶晨说道。

  不过,他对大石镇人生地不熟的,即使到时可以问人,但是,他觉得还是带人过去比较好。

  本来叶晨想和陶采文的那些叔伯过去的,但是,陶采文这些叔伯,没有一个会说普通话的,也听不懂普通话,和他们交流,如同鸡同鸭讲。

  不过,叶晨得知,这个高土村那个村长有去找过派出所问话,再加上,他应该懂得一点普通话,让他跟着过去比较好。

  在陶采文带着叶晨到高土村一个村民家,那里正是村长的家里。

  这个村长和陶采文也是有亲戚关系,但是已经隔开很多代了,现在这个村长听说陶采文来,并且带了一个年轻男子来,他也以为叶晨是陶采文的男朋友。

  但是,现在看到陶采文和叶晨的时候,他感觉也不像。

  “陶村长,你会说普通话吧”叶晨问道。

  “会说,听得懂,要不怎么到镇里开会呢”那个陶村长说道。

  叶晨知道他听得懂,也会说,但是,带着的方言和口音很重。但是,现在无所谓了,只要能够听得懂,会说就行。

  “我想先去看看陶成才,所以你先带我过去,我想你是村长,门路肯定多一点。”叶晨说道。

  这个陶村长一听,笑了笑,嘴里露出一排的大黄牙,有的牙齿还很黑,证明和他平常吸烟有很大的关系,现在也正是吸着卷烟。

  “有点门路。但是,年轻人,你知道,到哪都要钱的。”陶村长说道。

  刚开始,叶晨还以为是陶村长要钱,陶采文觉得也是,没想到,陶村长说了,不是他要钱,是走关系要钱,到时到派出所那里问话,可能都要钱。

  如果是那样,叶晨明白了。

  没有和陶村长再耽误时间,再陶村长戴上一个草帽,和叶晨从山腰上下来,陶采文在那看着的时候,叶晨说道:“你先去给你爸妈煎药,只要你弟弟没有犯法,我肯定完好无损将他救出来。”

  陶采文知道叶晨不会骗她的,现在她也放心了一些。

  叶晨和陶村长往山脚下那里走去,从陶村长那里了解到陶成才的情况更多。

  “陶村长,那个陶采文的弟弟陶成才平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叶晨问道。

  “他啊,和其他大多数年轻人差不多,再加上,我们这边穷,然后他早早读完初一,还是读完初二就不想读书了,然后一个人跟着村里年纪大那些人到出去打工,好像是到毕节,还是贵阳干活,先是进厂,然后干了一段时间觉得累,老家玩一段时间再到城市的厂里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又来。”

  “这几年都是这样,前些时间,看到他把头发染成黄毛的,我还问了他怎么把头发染成对方,对方说这很时髦,城里很多年轻人都是这样。”

  陶村长在那说了许多,但是,叶晨觉得,这大多数没有读完初中的男女到进厂打工,然后把头发染成非主流的样子,那很正常啊

  “陶村长,我想问问陶成才的品性如何,平常在村里有没有偷鸡摸狗,胆量大不大啊”叶晨问道。

  “这个孩子品性很好,也没有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至于胆量,他胆量不大,平常有些时候见到村民,还不敢打招呼。”陶村长说道。

  \来\,或手机访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