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2384章:陶六公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贵州多山多河,落差大,水电站还是很多,但是,高土村这里的位置实在是太偏,各方面太落后,这里根本没有通电。杂志虫

  没有通电的山村,叶晨遇到过很多个了,但是,像高土村这里的,叶晨还是觉得自己第一次遇到。

  这里在晚上六点多,刚开始,还有点光,但是,在进入到晚上七点的时候,叶晨感觉高土村都黑乎乎的,看都看不见。

  这里的村民只能点煤油灯,还有用到那些有电池的电筒照一下灯光。

  现在陶采文家里这里,晚饭还没有做好,屋里屋外都黑乎乎的,只能点着煤油灯。现在叶晨也是有些明白,为什么陶采文出去到上海工作后,不喜欢老家这种环境

  叶晨在外面坐着的时候,他感觉这里最好的一个,就是这里的气温比较宜人,在夏天这种气温,上海那边都三十多摄氏度的情况下,这里平均气温只有二十摄氏度左右,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一点都不觉得炎热,反而夜晚的时候,低于二十摄氏度,到时可能还要盖被子。

  正是这样的适宜气温,在夏天的时候,这里的村民,即使没有空调,也没有电风扇的情况下,都能够睡一个好觉。

  叶晨在想着,吃完晚饭后,他要去找陶成才那个同村的同班同学,因为他不知道对方住在哪里,到时只能让陶采文带着他过去才行。

  在晚上八点左右,通过烧柴火,终于把晚饭都做好了。

  这里最好的菜是两只土鸡,半斤腊肉,半斤干鱼,还有一些本地的野草,都是陶采文在附近山上采摘的,看起来还是很细嫩。

  “叶医生,饭菜做好了,就这些。”陶采文看向叶晨说道。

  “你还是叫我叶晨吧。”叶晨说道。

  叶晨坐下来,感觉到这里的家庭菜还行,特别是吃米粒长大的土鸡,味道应该很美味。

  “大石镇多一点菜卖,但是,去一趟很麻烦。”陶采文说道。

  这一点上,叶晨很清楚,从大石镇坐摩托车到高土村这里,多要一个小时,如果是走路,翻山越岭的,可能需要更长时间。

  叶晨招呼陶采文的父母,还有她叔伯,以及那位骑摩托车的年轻人坐下来一起吃。

  叶晨吃了三碗饭,两碗鸡汤,还吃一点菜,已经饱了,至于陶采文的那些叔伯还在那些慢慢吃的时候,叶晨让他们慢点吃。

  在全部人都吃完晚饭后,陶采文那些叔伯自己家,因为都早已分家,虽然大家都在高土村,但是不是住在一个地方,都是在村里其他地方。

  现在陶采文那些叔伯离开后,安静了许多,陶采文的父母房休息的时候,陶采文在那收拾那些碗筷。

  她以为叶晨一会要洗澡休息,也就说道:“叶晨,我一会用木柴给你烧热水洗澡。”

  “不用那么麻烦,我就用山泉水洗澡就行。”叶晨说道。

  “可是那些山泉水很凉,怕你不习惯。”陶采文说道。

  叶晨笑了笑,让她把碗筷洗好,然后去找陶成才那个同村同学陶小强。

  在陶采文把碗筷都收拾好,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叶晨说道:“你知道陶小强住在哪里吧现在你带我过去找他。”

  “陶小强”陶采文忆了一下,才记得村里是有这么一个年轻人,和她弟弟以前读过书的。

  既然现在叶晨要去找陶小强,那么陶采文肯定带叶晨过去。

  在她进房间把电筒拿出来,然后和叶晨,往陶小强的家中过去。

  “这里的夜晚很多毒蛇的,特别是夏天的时候,那些毒蛇都从山上或者野草里面走出来。”陶采文说道。

  叶晨早就知道,这里环境还是没有遭到什么破坏,那些毒蛇虫子什么都比较多。特别是在以这种山多为主的穷山村里面。

  一路上,陶采文拿着手电筒在前面走着,叶晨在后面跟着。

  虽然在白天的时候,叶晨已经大概看到这个如同葫芦状的高土村,没想到,这个山村要比他想象中大许多,而那些村民的房子也是分散很多。

  从陶采文房子那里下来,然后沿着村路走,除了看到地上有一些在石头在铺路外,并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沙子,砖头那些都没有,更不用说水泥了。

  现在除了要照着地上的土路,防止踩到毒蛇,还要防止踩到脚下的牛粪,狗屎那些。

  “村里还有那么多人养牛吗”叶晨问道。

  “可能还有很多,但是,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家中应该就有两头。”陶采文说道。

  其他家是否还养牛,陶采文不知道,因为她很长时间没有来了,但是,她家里还有两头老牛,否则,家里那十亩山田单靠锄头那些,很长时间都掘不了。

  不过,叶晨可以从地上一坨坨的牛粪推断,这个村里还是很多人养牛的。

  在跟着陶采文走了大概十五分钟,陶采文指着前面一层的泥砖房,旁边还有一个牛棚的地方说道:“陶小强住在这里。”

  叶晨和陶采文加步上到,同样处在山腰上的陶小强家里,在经过那个臭味很重的牛棚,然后来到那间泥砖房外面。

  刚开始,叶晨还以为里面没有人住着,在看到里面有煤油灯发出的灯光的时候,知道这里有人住着,而且还没有休息。

  不过,在叶晨敲门,准备和陶采文进去的时候,里面的房门突然打开,然后一条黑黑瘦瘦的土狗突然就冲出来,把陶采文吓了一跳。

  “小黑,不要咬人。”里面一个大概六十多岁的老人喊道。

  那个土狗顿时停下来,摇着尾巴,伸出舌头,还是用那双眼看着眼前两个陌生人。

  “你们找谁”那个老人问道。

  “六公,我是陶采文,你没有认出我来了”陶采文说道。

  按照村里那些老人的辈分来排,这个老人排在第六位,所以那些年轻人见到都喊六公。

  陶六公还真的是差点认不出陶采文来了,感觉现在的陶采文和当初在村里那个瘦瘦,面色黄黄的陶采文真的有很大的不同。

  他已经听说陶采文家中出事,听说陶成才成了杀人犯,强奸犯,也听说陶采文的父母因为这件事病倒了。

  同样听说陶采文从上海来了,还带来了一个有钱的年轻人,但是,他都只是听说,还没有亲自去见过。

  没想到,现在看到这两人已经过来了。

  叶晨掏出一盒中华烟递给这个陶六公,陶六公也没有拒绝,拿过去,用那方言看向陶采文问道:“这个就是你从上海带来的有钱年轻人”

  \来\,或手机访问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