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 第2415章:篾片

小说:复仇 作者:复仇 更新时间:2018-12-11 16:06:2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金朵朵又惊又喜,叶晨却是知道,自己刚才出手后,肯定是惹到这里族长的一家了。杂志虫但是,既然跟着金朵朵来到这里,那肯定要考虑这些。

  叶晨也不怕惹来麻烦,他还想看看这里的族长到时想如何处理

  “是不是早就想好了”叶晨看向金朵朵问道。

  “也不是,一直找不到借口推了那个婚约,现在你来了正好,我想那个金玉不会再像原来那样想了。”金朵朵笑道。

  两人看着金玉那帮人远去,金朵朵再带着叶晨沿着那个清澈的河流走了很远,一直快到午饭时间,金朵朵才拉着叶晨的手往奶奶家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金朵朵和叶晨都发现不少苗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两人。

  本来金朵朵和族长孙子的婚约,苗寨这里的人都知道,没想到,金朵朵出去后,带了一个陌生年轻男人进来,甚至,刚才还把族长孙子他们打了。

  这些苗人还真的佩服金朵朵找来的这个年轻人,但是,现在那些年轻苗人却是不敢说什么,远远地躲开。

  下龙湾的经济命脉被族长一家掌控,这些苗人为了分红,哪里敢多说什么,而且,如果真的要他们站一边,那肯定是站在族长家那边。

  金朵朵不理会那些,刚才的态度,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

  回到奶奶家的时候,看到奶奶正在做午饭,看到叶晨和金朵朵回来的时候,奶奶看向金朵朵问道:“刚才你们打架了”

  “是金玉他们想打叶晨,没想到,被叶晨打了回去。”金朵朵说道。

  金朵朵的奶奶,第一眼看到叶晨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汉人年轻男子和普通人不同。没想到,对方来到族长的地盘这里,居然敢把族长的孙子给打了。

  这要么是这个年轻人没头脑,要么是根本没有把族长一家放在眼里。

  金朵朵的奶奶觉得是第二种可能,这个年轻人根本没有把那个族长放在眼里。

  在金朵朵的奶奶做好午饭,一些本地普通的蔬菜,还有一些咸菜,腊肉,一些鱼干,平常她吃得就是这些。

  看起来很普通,但是,叶晨和金朵朵都觉得很香。

  “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金朵朵的奶奶问道。

  叶晨没想到金朵朵的奶奶会说普通话,急忙说道:“奶奶,我叫叶晨,老家在重庆那边。”

  其实,重庆那边离这里也不算是很远。

  不过,现在大部分时间,叶晨都在上海,反而和老家有些远了。

  “你是怎么认识阿莎莎的”奶奶问道。

  “说来话长,那次在金朵朵的外公白名顺那里,正好碰到金朵朵,所以认识她了。”叶晨说道。

  金朵朵说起,那次叶晨在东山村给人治病的事,而且,正是和五毒教那个外围成员有关的事。

  现在金朵朵的奶奶已经明白,怪不得,这两人认识的,而且,认识很长时间了。

  “那你这次过来是想问五毒教的事”金朵朵的奶奶问道。

  奶奶似乎想起孙女和她提过,问五毒教的事。

  但是,奶奶没想到,居然是眼前这个年轻人要问的。

  “是,我想了解五毒教的事,而且,最好把它的老巢找出来。”叶晨说道。

  虽然叶晨到上海也有三年多了,但是,从一开始,他在孙家就因为五毒教的事,一直到现在还在找五毒教。

  像孙晓东,孙家一直都没有找到他的踪影,而当初,差点害死了孙晓伟和孙耀文的,也是五毒教所为。

  再有,叶晨想找到五毒教的老巢,不想让里面的那些人再去害人。

  像他在下山寨,还有在东山村,遇到那些出事的村民,全部都是被五毒教外围成员给巫蛊害的,有的还死了。

  “五毒教不是那么简单,你惹到他们会很麻烦的。”奶奶看向叶晨说道。

  “他们已经害了很多人,而且,我想早点找出来。”叶晨说道。

  基本上,学蛊必害人。

  再有,本地的苗人对于巫蛊还是很害怕禁忌,基本上,都是想躲得远远地。像杨龄就是那样,她就不想在回到本地,就怕遇到那些会下蛊的人。

  当然,叶晨知道金朵朵和她奶奶都会下蛊,只是是否会害人,叶晨不知道。但是,凭他的感觉,这两人并没有害人。

  但是,如果一个人像吸了毒那样,哪又怎么控制得了自己的身体呢

  金朵朵的奶奶却是没有再说话。

  在吃完午饭后,金朵朵和奶奶收拾那些碗筷的时候,叶晨发现金朵朵的奶奶在院子那里用篾片织一些简单的工具,比如竹篓这些。

  这个地方,山很多,竹林也比较多,而这里用那些铁桶,胶桶那些用得比较少,反而是竹器,木器一类的物品比较多,叶晨看到这里的苗人家里,几乎家家户户都用到那些竹篓那些。

  这些竹篓,竹器,都是用来装东西的。

  叶晨在老家的时候,也看到一些老人经常那样用篾片来织,但是,那些男性,而且是中老年人的男性来织,然后拿来卖钱的。

  “奶奶,你织这些有什么用”叶晨问道。

  “用来卖的,有些游客喜欢,到河溪镇也可以卖,一个卖几块钱。”金朵朵说道。

  用来是这样,怪不得叶晨看到金朵朵的奶奶似乎很悠闲,用来是靠这些东西来生活。

  毕竟,这边山地不多,大多种了油菜花,粮食那些肯定不能自产,要到河溪镇买回来才行。

  再加上,叶晨觉得,老人年纪大了,那些农活那肯定是干不了。

  “那奶奶怎么不到吉首市住下”叶晨问道。

  “我奶奶不愿意去。”金朵朵说道。

  金溪和白婧已经叫了金朵朵奶奶到吉首市老城区那里住很多次,但是,金朵朵的奶奶并不愿意过去。

  现在金朵朵的奶奶没有病痛,手脚灵活,平常依靠那些篾片织一些竹器,那也可以卖到一些钱。

  叶晨和金朵朵坐在那里看着奶奶在那织的时候,叶晨发现金朵朵的奶奶双手非常灵活,也不用怕被锋利的篾片割到手。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