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听着这句话,再看她的表情,嘴角不屑的勾起,冷然道:“还以为一朵白莲花呢,原来这就是原形毕露的样子,怎么不装了?”

  夏木清烟打了一个冷颤,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被眼前这个女人一激,就说出这样的话?

  不,这不是她,她是温柔纯净的,她不会大声说话的

  夏木清烟脸色发白,咬着唇瓣,颤颤巍巍,一副要晕倒的样子

  云碧雪才不会同情她,典型的虚伪白莲花,不过这个等级高一些罢了,长相身材,确实无可挑剔

  但是云碧雪明白,这种人只有激怒她,让她失去理智,才能在男人面前露出本性

  “不,我不是,是你故意的,是你那样对我说话!”

  云碧雪嗤笑,“我怎么对你说话了?难道你还真觉得比我家瑶瑶强,看看你自己,处处都透着虚伪,你不觉得装的很累?”

  夏木清烟手一哆嗦,恨恨的看着云碧雪,但是现在西容子烨在身边,她也没法发

  但是她想,虽然这是宁安市,但她也会找她父亲,暗中对付眼前这个女人

  夏木清烟抬眸看着西容子烨,欲哭不敢哭的样子,很容易打动男人的心

  但是西容子烨只是看着云碧雪道:“你别误会,我和她并没什么”

  西容子烨知道眼前的女人是瑶瑶最好的闺蜜,所以他真怕有什么误会,万一传到瑶瑶耳边,他更无法挽回,所以他也急于澄清

  夏木清烟看着西容子烨在跟云碧雪解释,差点摔倒,她不敢相信的睁大眼睛,一把将眼泪擦去,让视线清明一些,可是西容子烨的表情却是那样认真,只是认真的跟眼前这个女人解释

  难道?

  夏木清烟不敢想,她猛然抬头看向云碧雪,“子烨,难道你跟她,怪不得你来宁安市,原来你要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是你骗我,你还说是要找瑶瑶!”

  云碧雪眼中瞬间迸射出冰寒的光芒,看向夏木清烟,“真是可笑,将所有女人当成你的假想敌,我想,你没少排挤他身边的女人吧?”

  越看这个夏木清烟,云碧雪越心疼白瑶瑶,她握在身边的双手收紧,都想上前将这女人打一顿

  西容子烨回头看向夏木清烟,道:“我来宁安市做什么,跟你没有关系,请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

  西容子烨的话很冷,带着疏离的语调,夏木清烟一时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她记得以前他对她很宠的,根本不会这样对她说话

  还说她无理取闹?

  夏木清烟并不知道,男人对你有情,可以纵容你的一切,男人若对你无情,狠起心来那是比任何人都狠的

  关键在一个情字

  可惜她不懂,一直想挽回,却适得其反

  云碧雪像是看戏一样看着这一幕,谢黎墨也缓步走了过来,一只手提着袋子,一只手将云碧雪揽在怀里,轻柔道:“玩够了,别让无关的人气着你!”

  谢黎墨这句话,刺的夏木清烟脸色发青发白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