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逸泽目光却是带着柔和,一点没有担心的样子,因为他知道他家丫头是不会吃亏的

  若是真到了她忍耐的极点,即使她不愿,他也会出手的

  云碧露说的下三滥手段,无非就是指左丘子美的下三滥

  舞池的音乐还在继续,大家也缓慢的跳着舞,时不时的往这边看,看左丘子美和云碧露的过招

  左丘子美记得爷爷以前说过,怒到极致就要学会忍到极致,然后冷静的踩着对方的弱点攻击

  所以她只是笑道:“你现在也跟我差不多大吧?就一口一个是你的?都说未婚夫都有可能变,这才是你男朋友,你就确定以后都是你的”

  女子了解女子,左丘子美能看出眼前少女对这个男子的在乎,所以她相信这句话最能让她慌乱

  云碧露很潇洒的握住皇逸泽的手,在左丘子美面前秀了秀,“只要他现在是我的就足够了,最起码不是别人的”

  云碧露从来都是伶牙俐齿,给人一种百毒不侵的感觉

  所以这句话还给左丘子美的时候,让她又打了自己的脸

  左丘老爷子在不远处眯着眼看着这一切,看向云碧露的目光时,闪过了一丝狠毒如毒蛇的光芒

  他对身边的人招了招手,道:“那两个是谁?”

  “不知,但他们手上确实有请帖”

  “哼,请帖也有可能是偷的,是假的!”

  “老爷有何指示?”他跟在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自然知道老爷子手段的狠辣,一边老爷子过问的话,就说明是有什么行动指示

  左丘老爷子阴毒的道:“那个少女,暗中处理掉,那个男子,子美喜欢,就先留着,等哪天子美玩够了,再解决掉”

  对左丘老爷子来说,只不过两个无足轻重的人,压根没背景,解决起来很简单

  而皇逸泽虽然只是淡淡的站着,但是整个礼堂有点动静,他都会知晓

  尤其左丘老爷子的动态,都在他的视线里,他若有若无的扫过,嘴角勾起一丝危险的弧度

  左丘老爷子二十多年不出山了,看样子是自负过头

  这个老狐狸!

  给心腹安排下事情,左丘老爷子故和蔼的笑道:“子美呀,来着都是客,正好你们都是年轻姑娘,今晚舞会,你们就一块跳舞”

  听着爷爷的提点,左丘子美眼中闪过一道凉光,对呀,她怎么没想到,比舞,才是最好的方式

  “爷爷既然说了,那么,你来参加舞会,想必舞蹈应该很不错,怎么样,敢跟我比吗?”

  云碧露心里怔愣了一下,但能感觉到皇逸泽握住她手的力度,那样温暖有力,她不应该退缩不是吗?

  云碧露想了下,灿烂一笑,“怎么不敢,来了就是跳舞的,可是我有舞伴,你有吗?”

  说着,云碧露还挑了挑眉,往皇逸泽身边更加靠了靠,这次换她来气左丘子美

  左丘子美暗中快把舌头要咬掉了,她环顾四周,总觉得再怎么帅的男子,都没眼前这个人完美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