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让爷爷担心,云碧雪没跟爷爷和爸妈说今夜去祖地的事情。

  当夜,云碧雪和谢黎墨带着影卫,准备了所需的东西,去往祖地。

  夜色深深,冷风吹拂,云碧雪虽然穿的多,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这样的天气还真是冷。

  谢黎墨握住云碧雪的手,将温暖传递给她,心疼道:“你还是体寒,受不住冷。”

  云碧雪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指,道:“有你在,不冷。”

  谢黎墨神色一柔,低头看向云碧雪的眼眸,认真问道:“怕吗?”

  云碧雪笑了笑,“才不怕,这里是我云家的地方,再说了,不是有你在吗?有你在的地方,我都不怕。”

  谢黎墨潋滟的眸光闪了闪,握住云碧雪的手更加紧了紧。

  云碧雪一边引路,一边开口解释道:“我们云家祖地这里跟迷宫一样,而且不是一般的迷宫,若没有我领着,大家是找不到路的,能进来,也不一定能出去。”

  “这里的规划,应该也是云家先祖所设计的?”

  云碧雪摇头,“不是,以前听爷爷说,这里是先辈们请的当时的机关大师设计的。”

  顿了顿,云碧雪看了看前方,继续道:“这里的机关也是根据自然、天文、地理所创,你看天空的星星了吗?按照这上面时辰,星星所指的方向,都有定位。”

  “我看书上有写,你们每一代云家人都有一个定位星辰,星辰所指的方向,就是这个人墓地的方向。”谢黎墨也知道,a国有的传统文化就是如此,观星观气运。

  历史上著名的人物,都有星辰指向的,一个大的人物逝去,也会有一颗明亮的星辰陨落。

  当然,这些观测方法都极为奥秘,不是一般人能窥测天机的。

  云碧雪继续开口道:“是这样的,而且墓地埋葬也是有规矩的,按照长幼次序,以左为尊。”

  谢黎墨看了看整个墓地,神色幽幽,在夜色下,透着一股凉意。

  “云家第一代先人的墓是哪个?”

  云碧雪伸手指向北方,“那个,最北方,无字碑。”

  谢黎墨眉心一挑,“无字碑?”这倒是有些奇怪了,一般来说,大家族发家的先祖都希望被后人记住,就跟开国皇帝一样,总要让自己的功勋在史书上铭刻不朽。

  谢黎墨毫不犹豫的道:“我们去那里。”

  “好,我带你过去,大家都跟着我走,别走错了,这里迷宫很乱,容易转晕自己。”

  当一行人站在无字碑前时,谢黎墨观察了下,什么都没说,就蹲下身开始扒土。

  云碧雪愣了好一会,也跟着蹲下身,压低声音道:“黎墨,我们有铲子。”

  谢黎墨凝神道:“我知道,我先看一下这个土壤。”

  云碧雪不懂,所以只能蹲着干看着。

  半晌后,谢黎墨拍了拍手,云碧雪赶快将纸巾递上去给谢黎墨擦拭。

  谢黎墨突然侧目看向云碧雪,眸光深深,带着漩涡,仿佛能将人的心魂都吞噬进去。

  云碧雪心猛然一颤,微微结巴道:“怎么……怎么了?”

  谢黎墨很认真严肃的道:“阿雪,如果我要对这里做什么,可以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