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也不敢大声说什么,生怕影响谢黎墨,刚刚跳动了许久,饶是她颜族体制特殊,体力好,这会也气喘吁吁的了。

  因为刚刚除了落脚,真的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谢黎墨看云碧雪安全了,也松了口气,刚刚他无规律的跟着石柱旋转跳动,也是为了靠近云碧雪,怕她有危险。

  刚刚石柱的升降转动,他也看出规律来了,所以这一会,光他自己,倒是从容不迫了。

  他按照阵法学,有规律的跳到石柱上,然后渐渐的离棺材越来越近了。

  云碧雪也惊讶的看到了这一幕,很不可思议,不知道谢黎墨是怎么做到的。

  云碧雪觉的,自己就算是再努力学努力进步,也是和谢黎墨有差距的,超级天才真的不是常人能比的。

  怪不得,她刚嫁给他的时候,他总是说她情商智商都不够用,一副忧愁的样子。

  还好她现在跟在谢黎墨身边时间长了,情商智商都有很大的提高。

  在空中,抱着石柱,云碧雪一直看着谢黎墨的动作,也看着水中石柱的变化,慢慢也看出规律来了。是佛经那本书中有隐藏阵法学。

  这是四圆阵法,最复杂的阵,很容易将人困在里面。

  就在云碧雪仔细看的时候,谢黎墨已经跳到了棺材中。

  这一瞬间,旋转的水位平静了下来,石柱上升,对接成一块石板,跟地面一样,将水面覆盖住了。

  这下子,就剩棺材那个方位是水了,其他地方,都被石块给覆盖了。

  云碧雪呼出了一口气,这棺材是阵法中的阵眼,若是不了解四圆阵,完全就被水势给淹了,哪还能站在棺材上。

  还好,一切都有黎墨仔。

  云碧雪这才缓缓从石柱上下来。

  谢黎墨也对影卫道,“你们都下来吧,没事了。”

  谢五几人刚刚都捏了一把汗,虽然相信少主会没事,但是他们也都想,若是真有危险,他们违反少主的命令都要下去救少主的。

  当然无数次事实表明,他们的少主能从容不迫的化解任何危险。

  云碧雪走近棺材,看向谢黎墨,“黎墨,你现在是不是可以下来了?”

  谢黎墨摇头,“阵法虽然已破,但是阵眼还是要制住的,谢五,你们几个去之前我们那个区域找一块石板,压过来。”

  “是!”

  不一会,几块石板被抬了过来,压在棺材上时,谢黎墨立马跳下。

  谢黎墨开口道:“这棺材里是空的,就算是有什么,也是衣冠冢。”

  “那我们云家的先祖根本就不是埋葬在这里?这里只是空地?”

  谢黎墨沉声道:“不好说,先看看里面有什么吧!”

  云碧雪拿着手电筒就要照射,手电筒反光照到头顶上时,云碧雪睁大眼睛,“头顶墙壁什么时候还有壁画了?”

  刚刚她用手环射上头顶石壁的时候,还什么都没有。

  大家都抬头看去。

  谢黎墨眸光幽幽,“这是一个人物石画,像是被人一刀一刀刻上去的,形象很立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