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素霄抱着已经没气的邱莫霜,眼泪一直往下掉。

  虽然两人相识才短短的一些时日,但对云素霜来说,邱莫霜真的跟朋友一样,她心胸宽广,坦然率性,什么都不隐瞒她。

  就连这些年耶律宸的点点滴滴,她都跟她分享,跟她说。

  云素霜本要下令也帮忙厚葬邱莫霜的,但是却在她的桌子上看到了一个纸袋子,袋子皮上写的是她的名字。

  云素霜打开看,看完后,脸色都冷凝了起来。

  看到这里,石室中的光芒骤然消失,光影也跟着消失,什么都没有,一下子又回归到了现实。

  云碧雪看着打开的棺材,再环顾四周,有些发懵,她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刚刚的影像好奇怪,像是我云家先祖的事情,难道在做梦?”

  谢五开口道:“少夫人,属下也看到了。”

  云碧雪侧目又看向谢黎墨,似乎等待谢黎墨的回答。

  谢黎墨开口道:“我也看到了,想必是真实的,之前的藏头诗还记得吗?”

  云碧雪点头,重新念道:“地下云城,****如空,魔女入世,为保他心。”

  “不错,如今看来,一切皆有解释了,魔女入世,说的是魔教教主,也就是你云家先祖,云素霄,为保他心,这个他和她一样的概念,两人都在保对方。”

  云碧雪心尖还在猛跳,“刚刚是真的?怎么可能?有幻象吗?”

  “幻象也是有科学依据的,如果我猜的不错,这棺木里应该有什么东西。”

  云碧雪凑上前去看,“一块奇怪的石头,一个绢布,还有一个纸袋子。”

  当看到那个纸袋子的时候,云碧雪惊的抽了口凉气,“这不就是刚刚幻影里那个纸袋子吗?是邱莫霜留给先祖云素霜的!”

  云碧雪说这,就想拿棍子去探。

  谢黎墨神色变幻了下,“别动手,我找东西拿出来,还有这个石头,应该是天外陨石,有它在,会出现海市蜃楼的光影。”

  云碧雪认真听着,她想谢黎墨说的一定是对的。

  接着,在谢黎墨的安排下,一行人将棺木里的绢布和纸袋子拿了出来。

  绢布还包裹着一本书,谢黎墨一翻开,就看到下面的小记,名字是云素霄。

  “这是先祖留下来的手札,跟日记差不多。”

  “嗯,这个不急,可以带出去,留着慢慢看。”

  云碧雪小心的用绢布再包裹好,很认真的道:“这东西很重要,一定不能让外人知道。”

  纸袋子里的信,谢黎墨亲自打开了,云碧雪也凑上前去看。

  “云姐姐,请容许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对不起,可能让你难受了,虽然你我相识相处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但你却跟姐姐一样对我好。

  这世间,除了我娘,将军,也就你对我好……在将军身体不好的时候,我就打算随将军而去,因为在这世间,我已经没有什么留恋了……

  木屋东南……方向,是我从皇宫带出来的东西,我知道姐姐不需要,但我想留给你……将军也是乐意的……

  之前将军画了很多幅画,都是画的姐姐你,后来将军画的那些画,是我央求将军为我画的,想着等老的时候,可以拿来看,没想到世事无常……原来时光是如此的短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