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从地下出来,本就因为那惊奇的事情没什么睡意,这一会干柴烈火,燃烧的更加的旺盛。

  云碧雪被撩拨的全身颤栗,指尖都发抖,这一次,她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主动用唇去吻谢黎墨,想让他快一些。

  而且她的手指也开始扯着谢黎墨的浴衣,双手探进他的肌肤。

  他的身材那么好,每次都让她迷恋不已。

  谢黎墨抽了口凉气,低头看他的夫人,肌肤美好的让他眩晕。

  谢黎墨的眼眸如火,他的身体也紧绷成一根弦了,再不耽搁,低头重重的吻上云碧雪的唇瓣,双手也利索的给两人将衣服除去。

  他的吻也灼热猛烈,从她的眼眸,唇瓣,耳朵,脸颊,锁骨,一直往下到腿……

  仿佛要将她全身都吻遍一样。

  云碧雪剧烈的喘息,她双手几乎无力的抱住谢黎墨。

  在云雾漂浮间,不知何时,谢黎墨已经撞入她的世界里。

  “黎墨……”

  看着云碧雪迷乱动人的眉眼,谢黎墨轻轻吻了吻,“嗯,我在。”

  缠绵悱恻间,两人灵魂更加的契合。

  因为两人深爱着彼此,每次这样的方式,也是爱的一种表达。

  而且谢黎墨不善用言语来说爱,只能在这样的时候,疯狂的告诉她,他有多爱多在意她。

  浓情后,谢黎墨给云碧雪清洗的时候,云碧雪整个人都跟慵懒的猫一样,全身无力,一点都不想动弹。

  谢黎墨看她这个样子,嘴角忍不住上扬,从心里就想好好宠着她爱着她。

  正好她没困意,这样也会睡个好觉。

  早晨七点多的时候,谢黎墨神清气爽的起来了,云碧雪困的继续睡。

  谢黎墨让自己的声音很轻,没吵到云碧雪,也告诉佣人们不准打扰她。

  吃饭的时候,谢黎墨一句她累坏了的话,让众人不再窥探,都觉得夫妻两个这么久感情还真么好。

  云碧雪的父母也非常欣慰,女儿女婿的感情好,他们都看在眼里,更加不用担心了。

  吃完饭,谢黎墨便叫来谢五几人开了个会。

  这次他让大家去查耳老的身份,谢黎墨怀疑耳老跟邱家后人有什么关联。

  之前一直没让人靠近耳老,怕打草惊蛇,主要是不知道对方的目的,连一丝线索都没有。

  如今去了地下这一趟,谢黎墨心中有了猜测。

  云家这几百年都不知道的事情,耳老知道,而且还要探查云家,那就说明耳老知道那些宝物。

  所以他怀疑,耳老跟邱家后人或许有什么关系。

  “谢少,那个向荆山,我们是不是可以加以利用?”

  谢黎墨听着谢五的提议,想到之前,向荆山的女儿死去的消息,淡淡道:“向思彩再不好,那也是向荆山的女儿,向思彩的死跟耳老脱不了关系,这就是向荆山心中的一根刺,所以诱惑足够大的话,他可以拿来当反棋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