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瑶瑶的感慨不比云碧雪少,当初她很多时候对人世间都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想法,那时候整个人都像浮萍一样,不知道哪里是家,难受了孤独了,也是一个人悄悄躲起来,独自舔着伤口。

  那时候,她总感觉自己没人疼,没人爱。

  看着别人一对对的在一起,尤其过节的时候最明显,他们情侣间都甜甜蜜蜜的逛街吃饭。

  她连走在大街上,都有一种孤零零的感觉。

  哪怕外面再热闹,她的心也是孤寂苍凉的。

  那时候看到别人一家人甜甜蜜蜜的样子,她是羡慕的。

  如今好了,她有了段炎昊,有了一个家,再也不用孤单寂寞,不用羡慕别人了。

  还好,那时候她没傻的真去自杀,人呀,坚持坚持,努力生活,总会度过那段悲伤孤寂时光的,总会遇到那个对的人。

  对白瑶瑶来说,段炎昊就是那个对的人。

  两闺蜜说起以前的事情,也是回忆满满,如今,云碧雪也替白瑶瑶高兴。

  跟白瑶瑶挂断电话后,云碧雪长长舒了一口气,感觉心情也美美的,坐在沙发上还哼着歌。

  谢黎墨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云碧雪柔和欢快的神色,问道:“今天怎么这么开心?”

  云碧雪听到谢黎墨的声音,都没注意,赶快放下手中的资料,站起来,主动帮他把外套脱下,挂在那。

  “今天给瑶瑶打电话了,看她过的好,也替她开心。”

  “嗯。”

  “对了,我最近在找当年南玄国的史料记载,但是关于南玄国的史书很少很少,几乎都没有,更别说资料了。”

  说到后来,云碧雪都有些郁闷。

  谢黎墨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发,原来她最近在忙这些事情,“别急,慢慢来,毕竟南玄国是国外历史上的国家,国外动荡比较多,或许史料在动荡中都没了。”

  云碧雪清丽的眼眸闪过一道光芒,“黎墨,你说,会不会有心人故意将这些资料都收集起来,就是不想让人知道?我在网上搜索,关于南玄国的记载,就是简单的几句话,没什么参考价值。”

  谢黎墨其实并不想云碧雪跟着操心这么多,但是看她一副纠结的样子,提点道:“你怎么不看云家先祖的手札,那里面应该有当年的很多记载。”

  最近他在着手对付耳老,也没来得及去看那手札,他觉的倒是不急,只要将消息封锁,没人知道的话,云家地下城的事情,他们可以慢慢探索。

  说起手札,云碧雪也轻轻叹了口气,“手札的所有字我都能认的,但是看不懂上面写的什么,感觉牛头不对马嘴的感觉,否则我也用不着翻找资料了。”

  谢黎墨眉心一挑,“是吗?拿过来我看看。”

  云碧雪点了点头,然后去卧室保险柜里将东西拿出来给谢黎墨看。

  谢黎墨翻看了下,看起来像是云素霄的手札,但是看来看去,并没什么特殊的,从里面看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之前在地下的时候,他没怎么注意,光看后面的名字是云素霄,以为是手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