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云碧雪赶快重新低下头,暗自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心想,她说话声音这么小,谢黎墨应该没听到吧!

  谢黎墨眼底流光一闪而逝,挑眉问道:“刚刚说什么?”

  云碧雪压低声音道:“没什么。”

  这次说话的声音很小,如苍蝇一样,嗡了一下。

  谢黎墨忍不住嘴角上扬了下,眼底多了一丝笑意,他摸了摸云碧雪的头,“傻瓜,你就不能用动物的血,别的血也管用的。”

  云碧雪听到这句话,嘴巴张大成“o”形,刚刚真的没想那么多,只想着试探一下,有种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感觉。

  云碧雪每次露出这样迷蒙的眼神,都有一种动人的风情,而且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美丽和优势,但是看在谢黎墨眼中,让他眼底一暗。

  云碧雪回过神来道:“我刚刚没想那么多,我这就去找动物血,试试。”

  说着,云碧雪急急忙忙就要出去。

  谢黎墨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将她拉了回来,“不着急。”

  说了这三个字,没等云碧雪反应过来什么,谢黎墨已经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上了她的唇瓣,含着她的唇,轻轻吻着,仿佛在品尝芬芳的蜜汁一样。

  “唔……”云碧雪要说什么,也被谢黎墨给吞噬了进去。

  温柔的吻后,谢黎墨唇齿敲开她的唇瓣,灵舌长驱直入,搅动她所有的气息。

  云碧雪只能攀着谢黎墨,努力贪婪的呼吸着。

  谢黎墨的眼底越来越暗,想要的越来越多,不过还是克制了,在云碧雪差点窒息的时候,放开她。

  “你的手受伤了,好好坐着,我去找鸡血试试。”

  云碧雪气息不稳的被谢黎墨按在椅子上坐下,她整个人也跟一往水一样,头脑晕乎乎的,云里雾里的感觉,只能讷讷的点头。

  可是等谢黎墨拿着一小袋鸡血回来,小心的试用,停了好一会,也不管用。

  云碧雪眨了眨眼睛,“是不是只有我的血管用?”

  谢黎墨可不能让云碧雪再割破手指了,他看着就心疼不已。

  “你先睡会,我拿去书房研究下。”

  云碧雪还没完全回过神来,靠在椅子上在沉思。

  谢黎墨在书房将手臂割破,然后滴在绢布上,也不管用。

  之所以没当着云碧雪的面割破,是怕她担心,所以只能让她不知道。

  后来,谢黎墨也找了很多人试探这个绢布,都不管用,他想,或许因为云碧雪是云家后人,所以她才能让绢布出现字迹。

  也许这是百年前云家先祖云素霄所想的办法,只有这样,云家的秘密才不会被别人知道。

  但就算是只能云碧雪用血揭开,他也不想让云碧雪放血,一想到那个场景,他就疼的心脏一抽一抽的。

  所以对此,谢黎墨有些头疼。

  云碧雪虽然当时云里雾里的,但回头仔细想了想,突然觉得不对劲,所以当她悄悄来到书房门口处,就看到谢黎墨靠在椅子上,揉着眉心,似乎有些无奈和疲惫。

  看着他这个样子,云碧雪心里疼的厉害,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有种眼泪汪汪的感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