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看着他眼底流光醉人,深如漩涡,心跳的厉害,心也跟着悸动的厉害。

  这是我第一次心不受自己的控制,那一瞬间,我想,我撞进了他动人的眼波中,暂时忘记了血仇,忘记了自己是江湖杀人魔女的身份。

  她一瞬间,是想靠近他的。

  只是冷静后,她的心又缩了回去,她不敢沉浸这些,她每次想想少时那夜的鲜血和大火,心就在煎熬,怎能允许自己沉浸这些。

  她必须用仇恨用冷漠来武装自己,让自己的心不受一点波动。

  但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理智,有时候感情来的时候,不是人能控制的,心也不是人能控制的,若世间的****真能控制的话,就没那么多痴男怨女了。

  他看我不答应,便换了个语气说,你不让我负责,那我让你负责。

  她惊讶不已,他怎么让自己负责。

  耶律宸微微笑了起来,如那天空的暖阳一样,能照进人心。

  他说,我救了你,人情总要还的,那就以身相许吧!我会护你对你好。

  最后这句话,他说的很郑重,我其实心里是不信的,一个困在家族中的少爷,怎么护她这个魔女?

  我没当回事,却不知,他是如此认真,竟然用一生来做这个承诺。

  我手上这段时间,他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没让任何人来打扰,更甚之给我做饭断药,都是他亲力亲为。

  人毕竟不是冷血的动物,我每日看着他为我忙碌,本就不设防的心,更加触动。

  有时候他被一些小厮私下里嘲笑,说他一个少爷,竟然做下人的活,也喜欢上了丫鬟这种身份低微的女子。

  他听了,从不辩驳,每每都会对我笑。

  他日复一日的照顾我,对我好,我的伤势再厉害,半个月也好了。

  我竟然也舍不得走了,但是午夜梦回间,我被惊醒,每每都想到坛家的一切,不能安睡。

  我微微对他敞开心扉,但我从未对他坦白一切,他也不追问。

  后来我找了个机会,拿到了我要的信书,也得知了,自己的家族仇人是谁。

  我果断的离开,那一夜,他助我离开,那一瞬间,我想拽着他一起走,可是我的行动总归是惊动了耶律家的人。

  他推我快走,他留了下来。

  我骑马离开很远的距离,打马回头看他,隔着烟火,我看到他眼底明明灭灭波光闪烁,心疼痛了起来。

  这是我族人被灭后,这九年来,我第一次心痛。

  可我还是带着信书离开了,在我的任务和血仇面前,我抛弃了情感,所以当我后来报仇后,每次回首都仿佛将心撕裂揉碎一样,每一寸都是疼的。

  我知道,我欠他的不只是命,还是人情。

  也是后来我带人灭了武林盟主的家,才知道,那一日,他同样被耶律家打成重伤,驱逐出家族。

  可我来不及去救他,待我赶到的时候,他已不见。

  师父死后,仇恨已报,我对世间再无留恋,若非他,我或许不会坚持活下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