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咬了咬牙,就要去捡那个东西。

  五号坐在地上,回过神来,看到周围选手的目光大多是鄙视甚至是嘲讽,连同情的目光几乎都没有。

  她整个人都怒了,此时看了看五十七号,正被那个三百一十号打的完全落入下风。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这个三百一十号专门打五十七号的脸,一巴掌一巴掌的,清脆的巴掌声,一个接着一个,听在她的耳中,就跟打她的脸一样。

  毕竟这个五十七号可是她身边的人,她选做跟班搭档的人,同样的跟班对打,她的人比不上二十六号的人,这不就说明她闭不上这个二十六号吗?

  五号心理满满的都是怒火和不甘,阴翳的光芒从眼底一闪而逝。

  她在看又哭又笑的二百零三号,跟疯子一样,她都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她当时眼睛怎么就瘸了,竟然觉得这两个搭档有能力,看看一个个给她丢人现眼的。

  她气的恨不能打二百零三号一巴掌,将她打醒。

  更甚至,她想,二百零三号刚刚还不如被二十六号弄死呢,也好过这样跟疯子一样。

  她现在被弄的骑虎难下,甚至一股冲动涌上脑海,直接有点失去理智。

  没等她冷静理智,她的动作已经先大脑反应了,她一把拽住云碧露的胳膊,“二十六号,你也太嚣张了,拿人命当儿戏吗?你打了我的人,难道就为了证明你的强势。”

  云碧露本来要迈步去捡那个绿色的东西,可是此时被五号拽住,她回头猛然瞪向五号,眼底闪着两簇火焰。

  云碧露本来就因为刚刚被卸了力气的事情生气,正好这个五号不长眼,还偏偏抓住她,质问她。

  云碧露冷笑一声,“我就是打了你的人有如何,我就是要证明自己的强势,有本事,你也证明,你也跟我打呀,我就算是嚣张也有嚣张的资本,不像你,专门背后说人坏话,嘴巴满嘴喷粪。”

  五号不敢相信的听着云碧露的话,这些脏话她竟然张口就来,是什么给她权利如此嚣张。

  五号被云碧露的话,气的有些哆嗦,也被云碧露的话给噎住了,她手指着云碧露,“你,你……”

  完全气的说不上话来了,而且脸都涨的通红。

  “要给我打,就痛痛快快的打,磨磨唧唧的算什么,不打就给我滚开。”

  云碧露说着,一把甩开五号,可是等她回头再看的时候,刚刚拿绿色的东西已经没了。

  云碧露火气更大,回头狠狠踹了五号几脚,仍然不解气,她眸光一闪,然后大喊道:“刚刚我掉在那里的绿戒,到哪去了?谁捡了,啊?”

  她就要说那东西是自己的,否则很难找出来那个绿戒的。

  敢卸她的力气,就咬承受她的怒火。

  大家刚刚还真没注意到什么绿戒,光顾着看白莲花三人组和二十六号这边打架的情况,哪注意什么东西。

  云碧露又连续大喊了几声,口口声声,那是她非常重要的东西,说谁捡到故意不还,就是贪财小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