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觉的,自己刚刚那句话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她现在是见识玄乎的东西,见识多了,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连她自己都相信虚幻的东西,自然也没法劝说安夜轩什么巫族不存在。

  “你,你当初也是中了邪气,我有听姐姐后来提起过。”

  安夜轩点了点头,“嗯,我怀疑楚菲儿还有不为人知的身份,能施展邪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若非我本身就是雪族后裔,克制不了邪术,除非施展邪术的人帮我解除,显然我对楚菲儿还有利用价值,她也不会帮我解除的。”

  云碧露听着这一切,觉的非常的不可思议,心都在跳动着,她要感谢安夜轩的信任,愿意跟她说这些。

  她虽然是旁观者,但是也非常的讨厌那个楚菲儿,恨不能弄死那个楚菲儿,不对,弄死楚菲儿还便宜了她,坚决不能弄死,要折磨楚菲儿。

  若非楚菲儿,自己姐姐不会那么难过,不会受那么多的苦。

  其实就算是到了现在,她也不明白,楚菲儿为什么要针对自己的姐姐,什么事都有原因的吧?她姐姐那样与人为善的人,当初怎么就招了楚菲儿的恨了?

  她想不通,还好后来有姐夫保护姐姐,否则她现在也不会安心的。

  突然,云碧露抓住了几个字眼,“雪族后裔?”这个,她可没听姐姐说起过,感觉很奇怪的四个字。

  安夜轩沉默了下,但是当看到云碧露好奇的样子,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安家秘史中,有说,安家后人直系血脉会有一个人,拥有觉醒的能力,一旦开启,可镇压平复一切邪气,这些,想必谢黎墨用心查也能查到。”

  云碧露眼眸睁的大大的,她一时间还无法全部消化这些信息,她在仔细的听着。

  安夜轩继续道:“拥有觉醒能力的人,身上也背负着一定的责任,而这些责任就是我要做的事情。”

  云碧露眼眸转了转,她想了好一会,才理清思绪,“难道这些跟巫族有关?”

  安夜轩认真的点了点头,神色非常的严肃,“嗯,只有巫族的人才能解救我先祖母的后人。”

  “你……你都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我在雪山之中,遇到雪崩,大雪掩埋了我,同样的寒冷能让我血脉的能力不断觉醒,梦境中我会看到很多事情,其实真正拥有强大能力的不是安家,而是先祖母的雪族之人。”

  云碧露眨了眨眼睛,“难道,是说,你们安家先祖跟雪族的女人谈恋爱,然后有了安家的后代血脉?”

  “不错,所以,这样,安家普通的血脉中却拥有了雪族的力量。”

  云碧露觉的好神奇,“那你们安家就不是普通家族了,怪不得一直屹立在帝都,成为首屈一指的帝都豪门世家。”

  “其实,先祖和雪族之女相爱后,生下的我们第一代先人,身体里就封压了一些力量,而这部分力量,一直代代相传,嫡系血脉相传,但是要激发出这些能力,也很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