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一直在消化这些消息,她现在头既清醒也有些乱,理不清头绪。

  她特别特别的想跑去找皇逸泽,想问个清楚。

  怪不得皇逸泽的父亲皇鸣林对她老是不满,是不是之前总觉得她身份配不上皇逸泽?

  云碧露嘴角自嘲的笑了笑,心里都有些发抖。

  她现在一时间有些胡思乱想,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

  安夜轩的注意力都在黑龙党上,并不知道云碧露和黑龙党高层是什么关系,所以也没注意到她的神色变化,他其实在讲述这些事情的时候,也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云碧露后退了几步,然后抚着亭子的木柱,对安夜轩道:“安夜轩,天色很晚了,我们还是都先回去休息吧。”

  “好。”

  云碧露离开亭子后,并没直接回宿舍休息,反而跑去找清玹公子。

  她现在在中心营里,没发去问皇逸泽,只能去问清玹公子了。

  云碧露在夜色下,疯狂的跑着,有工作人员向上面汇报,泰老让大家别阻止。

  她跑了一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古木建筑前,她来不及喘息一下,就跑进去坐电梯直上顶楼。

  在电梯上,云碧露终于可以平复自己剧烈的呼吸,她看着反光镜上的自己,脸色苍白毫无血色,神色也有些呆滞,额头上也全是汗。

  她怔怔的擦了擦汗,然后努力站直身子,却发现,腿有些发虚。

  下了电梯后,云碧露才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冲动,可都到了这里来,她也不能就这样回去。

  真相就在眼前,只要她问公子,得到公子的回答,她就回去。

  不过工作人员对云碧露还是比较恭敬的,得知她要见公子,便进去汇报。

  她是知道公子作息的,这个世间应该没睡,要不她冒然打扰,回神后,也会心里不安。

  “公子请您进去。”

  云碧露努力对工作人员扯出一个笑容,“多谢。”

  那工作人员有些受宠若惊,在他们的眼里,公子是神一样的存在,公子既然能教导二十六号,那么二十六号在他们心中也拥有崇高的地位,对他们说谢谢,他们真的有些受不起。

  云碧露不知道这些,她进去后,看到坐在窗前的清玹公子,缓缓走过去,心却一直在打鼓,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清玹公子将椅子转回来,看着云碧露道:“怎么脸色这么白?累的生病了?”

  云碧露感觉到被关心着,仿佛亲人一样的感觉,她心里冒出一丝酸泡,吸了吸鼻子,摇头,“公子,我没事,我只是想问你关于黑龙党的一些事情。”

  清玹公子如画的眉眼闪过一丝幽光,他什么也没说,直接点头道:“你问吧!”

  “公子,若您不方便回答,可以说是或者不是。”

  “好。”

  云碧露定了定心神,才一字一句的道:“公子,南玄国真的是曾经被传送的天神之国,他真的很强大很繁荣?”

  “嗯,既然你知道了,我也不瞒你,若非南玄国神秘强大的存在,它是保不住我们巫族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