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没想到,清玹公子会告诉她这些。

  原来皇逸泽也不知道这些,她之前还怀疑他,云碧露为自己的想法羞愧不已,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清玹公子看着云碧露的神色,轻轻笑了笑,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这么多话了,或许也是对云碧露寄予很大的期望吧!

  云碧露很认真的感谢道:“谢谢公子告诉我这些。”

  清玹公子摇了摇头,总归是自己教导的学生,他似想到什么,将一个封闭的盒子拿了出来,递给云碧露,“这是绿戒。”

  云碧露打开盒子一看,果然是一枚绿戒,近距离看,才发现,这绿戒的光芒很特殊,光看着就让人爱不释手。

  她想到自己之前的话,不好意思的道:“公子,我为之前的话和做法很抱歉,这绿戒不是我的。”

  “送给你。”

  “公子,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收。”一看就非常贵重。

  清玹公子深深的看了眼绿戒,眼底掠过复杂的神色,他轻缓道:“这不是送给你的,只是你暂时保管。”

  云碧露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

  清玹公子沉默了下,才开口道:“你和你姐姐的孩子,总有一个姑娘,继承云家的祖业,姓云,这绿戒就送给以后继承云家的那个姑娘,你先代为好好保管。”

  云碧露眼眸都跟着睁大了,看着绿戒,在看看公子,真的不明所以,什么继承云家?云家没这样的规定呀,还必须有一个人姓云。

  姐姐的两个孩子现在也都姓谢,爷爷也没说什么,云家没什么特殊的规定吧?

  清玹公子似乎知道云碧露心中的疑惑,但也没打算解释太多,“你先拿着,以后你自然会知道会懂的。”

  “奥。”既然公子这么说了,她也不会再问什么,就好好守着。

  而且她并不认为公子是在胡说,作为巫族后人,他应该能占卜出很多东西的。

  而且公子能说出这些,肯定也是有理有据,她作为云家的二小姐,对云家了解的并不多,一直都是姐姐在承担那份责任。

  她想,谢凌烨和谢灵嫣两个名字都定了,上了谢氏族谱,应该不可能变了,除非姐姐再生孩子,或者她以后的孩子。

  想到这里,云碧露摇了摇头,她还没结婚呢,就想这么多。

  要不,还是把绿戒给姐姐保管。

  “公子,我可以把这个交给姐姐吗?”

  清玹公子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他点头道:“可以。”

  待从公子这离开后,云碧露的心情跟着沉重起来,她将绿戒好好的收了起来,心想等回去后,见到姐姐,跟姐姐说。

  休息了两天,五大训练营的五百人要聚集在一起,进行强者对比,决赛出最后的十人。

  五百人坐在诺大的比赛场地上,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接下来的比赛。

  一号训练营的众人,都在拥护云碧露,也就是二十六号。

  而其它二号、三号、四号、五号训练营也都在拥护他们组的强者。

  云冬虽然不在一号训练营,但她听说二小姐在一号营中的各种表现,激动的都眼放绿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