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眸光闪了闪,“我去中心营的时候,因为是瞒着所有人的,也就你父亲还有几个高层知道,所以我回来的时候,也是让左一带进来的,没惊动任何人。”

  “这样就好,这几天不会有人打扰你的。”

  云碧露起床洗刷完后,下楼梯的时候,看到在那端饭的皇逸泽,就觉的心里特别的温暖柔和。

  她跑过去,一把抱住他的脖颈,“皇逸泽,虽然你不问,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夺魁了,是第一名,名副其实的第一名呢!”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都有一种骄傲感,就好像学生得了第一名,回家迫切的想得到家人的夸赞一样。皇逸泽听完后,全身都僵了僵。

  他之前真的连想都没想,因为在他心里,丫头的安危最重要,可当她告诉自己,她夺魁,得了第一名,他还是震惊,一时间无法相信。

  云碧露看着皇逸泽幽幽的神色,整个人似乎成了雕像,她伸手在他眼前乱晃,“皇逸泽,皇逸泽……”

  皇逸泽眸光微闪,眼底掠过复杂深邃的光芒,如黑色漩涡一样,卷动着。

  他喉咙动了下,半晌找到自己的声音,然后缓缓伸手摸了摸云碧露的头。

  云碧露撇嘴不太满意,什么嘛,就这样的反应?好歹也激动一些。

  最后还是云碧露忍不住问道:“你就这样的反应?”

  皇逸泽一把扣住云碧露的后脑勺,什么也不说,就连了个缠绵的吻,一开始吻的很温柔,后来便是霸气十足。

  在云碧露快喘息不过来的时候,皇逸泽才放开了她,然后将下巴放在她的头顶,沙哑的道:“丫头,你很棒,只是相比激动来讲,我心里更多的是心疼,我想你一定吃了不少苦。”

  能在所有人中脱颖而出,还是得第一,绝对不容易,他知道那里面的艰辛。

  云碧露听到皇逸泽这句话后,再也没脾气了,乖巧的靠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什么话也不说。吃饭的时候,云碧露主动说起训练的情况。

  皇逸泽认真的听着,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但是心却一直揪在一起。

  云碧露回头想想训练的情形,其实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反而觉的很充实,主要是她收获了很多。

  当云碧露说起清玹公子的时候,皇逸泽脸色变了。

  “果然他亲自出马了。”

  云碧露愣了下,“难道以前的训练项目都不是公子所安排的?”

  皇逸泽叹息道:“他的身体很不好,这些年也是辛苦他了,没想到这次他会再次费心,他能亲自教导你,已属不错了。”

  “你很欣赏他?”

  皇逸泽叹息道:“若说能让人真正从心里敬佩尊重的人,那也就是他了,只是他的身份特殊,又淡泊名利,我们能补偿的太少。”

  云碧露有些云里雾里的,但还是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希望他的身体能好起来,你说,是不是我一去,他就能知道我的身份?”

  “他是巫族后人,虽然为了守护岛屿,加固岛屿的封力,损伤了能力,但基本的占卜还是能测出来的,你的身份毋庸置疑,他有说什么没?”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