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眨了眨眼睛,“原来,你早就想好了。”

  “丫头,早点定下来,我才能心安。”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总有一股不安的感觉,也或许是他想多了。

  云碧露紧紧的抱住皇逸泽,其实她内心里也想早点定下来的。

  两人说了说各自的想法,云碧露也想起最早的时候,和皇逸泽在大学做男女朋友,那时候多是她不安,怕失去,如今她顺其自然,反倒是皇逸泽开始不安,怕失去了。

  不得不说,时间其实能改变很多事情的。

  皇逸泽是行动派的人,既然是这个打算,他便开始收拾东西。

  云碧露闲着没事做,要帮忙,皇逸泽坚持让她好好休息,若无聊就看看电视,出去逛逛街。

  其实主要是皇逸泽不舍得让她干活的。

  不过云碧露还是喜欢和皇逸泽待在一起,所以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在忙边打个下手,然后也跟他继续说起训练的事情。

  “对了,皇逸泽,你知道我见到谁了吗?”

  “谁?”

  “安夜轩,没想到他还活着。”

  “安夜轩?”

  看到皇逸泽疑惑的样子,云碧露叹了口气,好吧,她似乎很少在皇逸泽面前提起姐姐的一些事情,所以他可能也不知道安夜轩是谁。

  “奥,你可能不知道,还有和我一组的,我们之前一起在林中狩猎的,有一个十三号少年,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他很努力,名次是十五名,也算是不错了。

  他擅长的并不是打架,而是其他能力,他能吹奏笛子,让群狼都退下呢,能和自然共鸣,就是不爱说话……”

  云碧露絮絮叨叨的说着,其实是想替十三号在皇逸泽面前说几句话。

  还没等云碧露说完,皇逸泽便眉心一挑,道:“苗域的人?”

  云碧露听完,一跳,上去抱住皇逸泽,“你,你知道呀?”

  皇逸泽笑了笑,拉下云碧露的胳膊,“好好坐着,我现在身上有灰尘。”

  “你是怎么知道的?”

  皇逸泽解释道:“黑龙党的各地势力,我作为少主自然清楚,而且有那样能力的人,又能进去中心营参加训练,只能是苗域的人!”

  说完,皇逸泽脸色冷了冷,似乎对苗域的人感觉并不太好。

  “其实黑龙党的势力很大,遍布各地,你能记住吗?”

  “这是我从小就要学的东西,自然很清楚。”

  云碧露感觉这一会皇逸泽的脸色很不好,她犹豫了下开口道:“你是不是对苗域的人有些偏见?我觉得那个十三号还蛮不错的。”

  皇逸泽冷哼了一声,“这些年,能让苗域的人挂在黑龙党名下,给予庇护,黑龙党也算是仁至义尽,几百年前,苗域的人对先祖做了什么,我想他们不会忘记,我也不会忘记。”

  云碧露眸光缩了缩,张了张嘴,半晌问道:“有……有那么严重吗?”

  “几百年前,若非苗域的参与,南玄国不会有后来的那些事情,包括邱妃和那位将军的离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