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知道,她要是不说什么原因,以谢黎墨担忧的心态,肯定会一直问她。

  她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听母亲说她以前的那些事情,有些心疼,觉的她看起来那么坚强,内心其实也很脆弱的。”

  谢黎墨神色动了动,叹道:“母亲确实很不容易,以前谢氏看起来很强大,但是内忧外患也很多,她用自己纤弱的臂膀为我和妹妹撑起了一个温暖的环境,至少我和妹妹从小到大,不缺父爱和母爱,只不过他们的教育方式和普通人家的父母不一样。”

  “你们的身份特殊,教育起来能一样吗?”

  “是,不能一样,好了,我的碧雪,别想那么多,以后就挺你的,多陪陪她。”

  “马上也快过年了,我们一大家子一起吃饭,说说话也热闹热闹。”

  “嗯。”

  想到姬琼心说过的话,云碧雪问道:“对了,夜氏的情况怎么样了?那个夜君清处理好了吗?”

  谢黎墨眉心挑了挑,“你倒关心起这个来了。”

  云碧雪撇了撇嘴道:“我就是想他也是乐乐的父亲,所以问问。”

  云碧雪还不敢说是想以后让黎珍和他在一起,毕竟如今,谢黎墨对夜氏有很大的不满。

  不过云碧雪心里那种小算盘,谢黎墨怎么会看不出来,只不过不点破她。

  他将衣服脱下挂在旁边,坐在云碧雪身边道:“夜氏,千年传承下来的,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处理好的,这才多长时间!”

  云碧雪听着,心揪了起来,主要她担心黎珍,虽然说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在一起,但是黎珍总归是孤单的。

  若是感情完整,夫妻两个有什么心事还可以吐露一番,凡事有个商量的人,亲人再好,有时候心事却不知如何开口说。

  其实也就女人了解女人。

  “夜氏家族,真的很复杂?”

  “你想,当年夏夜国的夏夜修本就不简单,当年夏夜国灭国的时候,他也没死,只是隐藏了自己,他那样聪明绝顶的人,能做出什么事,安排下来,还能让夜氏沉浸隐忍千年,能简单的了?”

  云碧雪脸色一变,扯着谢黎墨的衣袖道:“你不是当初对夜氏出手了吗?很大的手笔,夜氏再蹦跶也不会蹦哒多久的。”

  “我当时确实如此认为,但是这么久了,夜氏还好好存在着,就说明了一定的问题。”

  “难道是夜君清,他对夜氏手下留情了?”

  谢黎墨摇头,“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夜君清对夜氏出手足够很辣了,而且他手中也有自己积攒的很多力量,再加上谢氏对夜氏暗中的打压,依然没解决夜氏,我猜夜氏真正的根基大本营,还没暴露出来。”

  云碧雪惊讶的张大嘴巴,“那现在怎么办?”

  “静观其变,如果夜君清有能力,应该能找到夜氏大本营,可惜,他虽然被当成继承人培养,但实际上应该是被拿来当靶子的。”

  云碧雪有些明白了,“也就是夜君清很可能是被捧杀的,就是为真正的继承人挡住外面的杀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