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君清想,若非他遇到了黎珍,或许他还真就会无情下去。

  “夜少,我们发现,有夜氏的人进入了无名州,似乎盯上了乐乐小姐。”

  夜君清眼眸瞬间危险的眯起,里面闪烁着凛然的杀意,“是谁擅自做的决定?”

  “根据属下的调查,是夜二少爷,夜沉广,属下怀疑他知道些什么。”

  夜君清神色冷了冷,“最近有人在怀疑林秋水的身份,估计跟他有关,传我命令,秘密杀了夜沉广!”

  夜君清说这句话的时候毫不犹豫。

  某属下也是惊了惊,觉的,夜少做事情越发果断狠辣了,不给敌人一丝一毫的机会。

  而且他将一切可能性都杀在摇篮里,杜绝了很多危险。

  同样的,这样做,也会有一些弊端,容易打草惊蛇,但是某属下明白,夜少也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杀完后,他们总会布置一个好的现场,设置一个好的理由,让人不会怀疑到夜少身上。

  夜君清低头看了看心腹的神色,从电脑里调出档案来,“这是消息网搜集的关于夜沉广的所有事情,他的优点缺点以及他的弱点都在这上面,看了这些资料,你就知道如何不费吹灰之力杀他了。”

  某属下看着这些资料,都惊了惊,消息网什么时候罗列了这么多?

  他虽然有些惊异,但转而明白过来,夜少这么多月以来,自然是做足了一些准备。

  他甚至在想,是不是夜氏所有人的消息,都在夜少手里有详细的资料?

  某属下心中都惊颤了好几下,暗想,果然是他效忠的夜少,他从来都是最有能力的那个人。

  从私生子到最后在一群夜氏少爷们中脱颖而出,看的必然是实力。

  只要是夜少要做什么事情,谁也阻拦不了,他相信,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当然有了最详细的资料,某属下借刀杀人,很快就让夜沉广在海上被鳄鱼给吃了。

  当夜氏高层接到这个消息时,都惊了,毕竟夜沉广可时他们一直看重的夜氏人员,有能力有魄力,很多事情交给他去做,也完成的很漂亮。

  怎么偏偏就在这时候,夜沉广没了。

  他们冷静下来,诡异的发现,自从夜氏在国际上被暴露了后,夜氏好多重要的人员接连被杀。

  他们可不认为这是巧合,就算是夜沉广的死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他们也怀疑这是人为。

  当即,长老院以及夜氏高层的所有人员,开始紧急召开会议,哪怕你在世界最边角里,也必须飞回来参加会议。

  夜君清冷笑了下,他当然知道会议是针对什么的。

  他必须在会议中将自己摘除干净。

  就在夜君清准备参加会议的时候,林秋水匆匆忙忙跑来,直接交给夜君清一个纸条,道:“他的女儿在我手里,这是东西。”

  夜君清一看,是女人用的东西,若他没记错,这是大长老女儿从小戴到大的东西。

  林秋水对他点了点头,“这一次会议很危险,时间来不及,我不能多说,我先去安抚那个女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