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很严肃的道:“碧露,你告诉我,是谁跟你说的这些?”

  云碧露能听出自己姐姐话语中的严肃和冷凝,心想这件事可能比较重要,遂道:“姐,要不等我们见面,我具体跟你说。”

  “好,关于定亲的事情,你随时跟我联系。”

  “好的。”

  姐妹两个又说了会体己话,才挂断了电话,而云碧雪想着云家的事情,久久无法回神。

  她脚步顿了顿,转了个身,回屋了,她要好好想一想。

  谢黎墨坐着飞机,快速朝目的地而去。

  他在坐飞机之前,就联系了谢六,让谢六先去找夜君清,然后快速的给夜宗畅催眠。

  要通过催眠,尽早的知道夜宗畅脑海里所有的信息,这些信息肯定是跟夜氏基地有关的。

  他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让夜君清取代这个什么宗楼的五宗主,彻底进入夜氏基地,这是最好的机会。

  只要夜氏一日有问题,他一日不安。

  毕竟千年前,夏夜朝和谢氏确实有仇。

  千年后,夜氏要针对谢氏的计划不可能更改,所以对他谢黎墨来说,夜氏一日存在着,就构成一日的威胁,要么灭了夜氏,要么彻底掌控夜氏。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掌控夜氏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而夜君清是这个突破口。

  所以他才如此重视,甚至亲自来走这么一趟,只有亲自安排,他才能放心。

  紫尹在飞机上看着谢少的神色,就觉得一身寒气,也不敢说话打扰。

  紫尹知道,谢黎墨之前就说过,需要她动用摄魂术,她自然会答应。

  她父母的仇能报,紫家能重新回到她的手中,也是谢氏的帮忙,她当初早已经答应,紫家归顺谢氏,所以谢黎墨让人通知她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犹豫。

  谢氏某处房子中,夜君清的枪伤已经被包扎好了,而夜宗畅也被关押看起来了,就等谢黎墨过来。

  夜君清也是经历了生死一线,才意识到自己的力量有多弱,当然跟别人比已经很强。

  但是他无法跟谢黎墨比。

  真正认识了谢黎墨,才知道他有多恐怖。

  怪不得如今整个国际,听到谢少,都有些闻风色变。

  也怪不得谢黎墨每次看他,都有一种嫌弃的表情。

  他是在替黎珍观察他吧!

  一个超级强大的人,看任何人,都应该像是看弱者,看样子,他以后要跟黎珍在一起,接回女儿乐乐,得到谢氏承认,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是他不会放弃,坚决不放弃。

  之所以对谢氏的人选择信任,也是因为在那个生死存亡的时候,他要么死,要么信任谢氏。

  和死相比,他自然要相信谢黎墨,相信谢氏的人,好在,他没信任错。

  当谢六拿着令牌来到这处屋子时,跟夜君清也说清楚,谢少派他来的目的。

  夜君清点了点头,让人带他去地下室看夜宗畅。

  谢六前脚刚到,谢黎墨和紫尹后脚也到了。

  不过谢黎墨也带了最好的医护人员,给夜君清看伤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