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露看着自己姐姐脸色不太好的样子,将她和皇逸泽的打算一五一十都说了,也疑惑的问道:“姐,定亲还要长辈来吗?”

  云碧雪用手抵住自己的额头,内心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来碧露对这方面的事情一点都不懂。

  她解释道:“其实,规矩都是人定的,也不是说死的,我和你姐夫一开始,也没有按照规矩来,先领证后定亲,定亲的时候,谢氏总部长老院还有一些势力是不承认的,但黎墨的母亲还是来了,和爷爷见了一面。

  再后来,谢黎墨的父亲也来过云家,这些你都知道。

  按照普通人家的习俗,正规的程序,就是定亲,双方父母见面,就算不是父母,也是代表长辈的人见一见,表达一下重视,在定亲的时候,商讨一下双方结婚的事宜,比如如何办,定什么日子……”

  云碧露听着自己姐姐的话,这才恍然大悟,她以前根本就不了解这些。

  “姐,那按照这样的说辞,就是黑龙党不重视我?”

  云碧雪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叹道:“你感觉他们是重视还是不重视?”

  云碧露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感觉他们现在对我都还可以,皇逸泽的父亲对我也是比较和善的,皇逸泽对我肯定也是重视的。”

  云碧雪看着自己妹妹疑惑的样子,内心叹了口气,拉过她的手,却突然感觉她的手心都有些粗糙,翻开一看,都有些老茧。

  她这个当姐姐的心里抽的一下疼了起来,眼圈也跟着红了,“碧露,你……你这手是怎么回事?以前还不这个样子的,是他们对你不好,让你干活吗?云冬呢?她不是在你身边保护吗?”

  想到妹妹可能吃苦,她的眼中也瞬间积满了泪水。

  看着自己姐姐要哭的样子,云碧露吓了一跳,立马将手给抽了回来,放在身后,焦急的解释道:“姐,我手没事的,就是练武练的,你别担心,你可别哭呀,姐夫那么宝贝你,看你哭了,还不杀了我。”

  云碧雪本来忍不住要落泪,被自己妹妹一句话给逗笑了,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你呀,净乱说!”

  “才没有,全世界都知道姐夫有多宝贝你,我在黑龙党的时候,都有听人讨论什么谢氏的谢少和少夫人。

  ‘哎呀,那个谢少真是好厉害,听说长得那也是风华无双,看一眼就能让人迷上他。’

  ‘可惜了,这样的人名草有主,听说他可爱自己的夫人了,别人都插不进去。’

  ‘我听我一个远方的表妹说,她闺蜜试图靠近谢少,但是连谢少方圆一千米都靠近不了。’

  ‘人家心里只有他的夫人,听说动谁也不能动他的夫人,那是谢少的逆鳞。’

  嘻嘻,姐,我说的对不对?”

  云碧露刚刚学几个女人的对话,学的惟妙惟肖,那酸涩劲也是很像,逗的云碧雪忍不住嘴角都咧开了。

  “就你会哄人,言归正传,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