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个汇报消息,云碧雪忍不住心跟着一提,难道皇逸泽知道些什么?

  云碧雪的脸色沉了沉,问道:“当时他有说什么?神色如何?”

  “他说只是好奇进去看看,被我们的人阻拦了,他没说什么,转头离开了,因为是夜下,神色我们看不出来。”

  云碧雪凝神道:“嗯,我知道了,这几天再没什么异样?”

  “没有。”

  云碧雪听完死士的所有汇报消息后,深吸了口气,让自己放轻松,将所有的事情都连贯起来思考。

  自从得到先祖云素霄的手札,她便清楚,云家跟百年前的邱妃有关系。

  按照谢黎墨所说的,邱妃相当于背叛了南玄国,而南玄国可能跟黑龙党有什么关联。

  云碧雪想来想去,都觉得很复杂,脑子不太够用。

  当然这种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也是谢黎墨,想着去找他求助了。

  刚站起来,因为长时间坐着,起的太猛,她头晕了一下,等不晕了,她脑海中波光一闪,突然就意识到,云家或许藏了很多的秘密。

  要不为什么,巫族的人给了碧露那个绿戒,说以后给她或者碧露的女儿呢?

  这个绿戒一定是有什么用意的,她有些担心。

  不过听碧露说,那个巫族的人很好,不会害她们的。

  还有皇逸泽为什么大半夜的要去禁地?

  ……

  云碧雪想了很多很多,突然就对云家的地下城充满很多疑惑。

  她记得云素霄手札上所写,云素霄曾经是坛家的人,而当初坛家被灭,也是因为武林盟主想要坛家的什么重要东西。

  分析了很久,云碧雪几乎可以肯定,云家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可是要守住这些秘密,容易吗?

  或许是不容易的,那么禁地就永远不开启,这样谁也不会知道。

  当即,云碧雪又下令安排更多的人守护禁地,不能让任何人踏足进去。

  她一直忍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和谢黎墨说起这些事情。

  谢黎墨凝神想了好一会,才淡淡开口道:“皇逸泽和碧露两个人的感情或许不会太简单,还要经历很多。”

  云碧雪一听这个话,就紧张焦急了起来,“那怎么办?现在她们两个都定亲了。”

  谢黎墨看着云碧雪焦急冲动的样子,拉住她的手,“别担心,经历的事情多了,两人的感情才会越牢固。”

  这句话,云碧雪赞成,“他们会怎么样?”

  “他们的感情应该不会有问题,关键是外界的一些事情做干扰时,他们会如何判断,如何选择。”

  顿了顿,谢黎墨继续语重心长的道:“阿雪,我们不能把碧露一直当小孩子去看,她需要自己去成长,自己去经历一些事情。”

  “可是我觉得她和皇逸泽经历的已经不少了。”

  谢黎墨摇了摇头,“别忘了,黑龙党和几百年前的天神之国有一定的关系,现在两人经历的多,感情牢固,以后才能真正相互扶持到老。”

  云碧雪眉心都拧在了一起,“道理我都懂,就是心里不踏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