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玉倾手中的毛笔差点都没拿稳,他深深的看着颜霜华,只觉的这姑娘单纯的可以。

  谢玉倾还真不明白,什么地方能出来这样一个不谙世事的人,做丫鬟,没丫鬟样,她也没自觉。

  沉默了下,谢玉倾眸光变得幽深起来,他放下笔,深深看着颜霜华道:“霜华,我问你个问题。”

  “公子,你问!”

  “你觉的你的夜大哥如何?”

  颜霜华认真想了想道:“你是说夜修大哥吗?我觉得还挺好的。”

  “你有没有猜过他的身份?”

  颜霜华挠了挠头,“身份吗?你是说他来自哪里?我……我也不知道。”

  谢玉倾无奈的摆了摆手,对她道:“你先下去吧!”

  “公子,我今天还没帮你研磨,还没给你倒茶呢!”

  谢玉倾头疼的皱了皱眉心,道:“不用了,我现在暂时不需要,你去玩自己的吧,或者去陪陪我母亲。”

  “奥。”

  待颜霜华离开书房后不久,谢玉倾让人将夏夜修给叫来了。

  两人坐在书房,将如今的形势分析了下,谢玉倾直接开门见山道:“你是如何打算的?”

  “我必须回去,朝堂的变化瞬息万变,如果父皇处置了晋王,我再回去,已是无用了,现在局势最严峻的时候,我回去,正好可以打太子的脸,但是我想必不能再支持太子了,但是这一局太子落了下风,太子依然不会放过我。”

  谢玉倾其实很不想和皇家的事情沾边,但是那一次,无意间救了这个夏夜修,无论他们谢氏愿不愿意,都牵扯进来了。

  所以他不能后退,也只能前进。

  他暗中让人查了这么久,刺杀这件事确实是太子的人派来的,摘除了夏夜修自导自演的可能性。

  对于皇家的人,他和夏夜修相处时间短,再如何,也不会毫无保留的信任。

  只是这一次,谢氏救了夏夜修,必然得罪太子和晋王,也只能助这个六皇子了。

  心思翻转间,谢玉倾道:“你自己回去,必然会遭到围杀,我谢氏的人亲自护送你回京,我想回京后,你会知道怎么做。”

  夏夜修坦诚的道:“我回京,只能先和晋王站在一队上,杀太子的锐气,试图让父皇废除太子。”

  谢玉倾淡然道:“第二步的打算如何?”

  “第二步废晋王。”

  谢玉倾知道夏夜修是聪明人,他要想活下去,只能往上走,但是说实话,谢氏若真要扶持一个帝王上位,他也不太希望是夏夜修,他希望是八皇子,那个温润平和的十四岁少年。

  只是这些话,他不会在夏夜修的面前说。

  ……

  云碧雪在梦中,意念能感知到谢玉倾的内心活动,所以她才会疑惑,后来,夏夜修又是用什么办法,让谢氏倾力相助呢?

  ……

  夏夜修在离开谢府前,还跟颜霜华告别了下。

  颜霜华其实对这个夜修大哥有些不舍,因为他平日对自己其实挺好的。

  “夜修大哥,我们还会见面吗?”颜霜华也只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面对离别总是伤感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