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黎墨做事情也都是坦坦荡荡的,所以在回答皇逸泽的时候,也一样简单说出了原因。

  聪明人的对话就是这么简单,几句话就能明白其中所表达的意思。

  谢黎墨也不打算说的太多,说多了,反而会干扰皇逸泽内心的选择。

  若他真心对待碧露,他和云碧雪自然是赞成她们两个的事情,若是他真要为了心中那莫须有的猜测,伤害碧露,他和碧雪也会让皇逸泽后悔的。

  不过回屋之前,谢黎墨还是对皇逸泽语重心长的道:“你和碧露经历过一次波折了,若是你再把握不好,再一次,不是你想求原谅就可以的。”

  这句话算是给皇逸泽的敲打和提醒。

  到时候,不但他和碧雪不同意他们两个再在一起,就是碧露也很难再抚平心伤。

  皇逸泽听到这句话,一个激灵打了个寒颤,他明白自己之前是魔障了,如果真愚蠢的为一些莫须有的猜测伤害碧露,那他这一生……

  皇逸泽狠狠的摇了摇头,他还是感谢谢黎墨给他的提醒,让他醍醐灌顶。

  皇逸泽就这样一个人站在冷风中,任由冷风吹拂,就是想让自己清醒理智点。

  天边快露鱼肚白的时候,皇逸泽才转身。

  云碧露在屋子里朦朦胧胧醒来的时候,看到床边坐着一个人,惊吓了一跳,待定睛看是皇逸泽,眨了眨眼睛,揉了揉,“你……你怎么在这里?”

  皇逸泽深深的看着云碧露,眼底掠过柔和的光波,“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嗯,这是我的屋子。”

  “你是我的人,所以你的屋子也是我的屋子。”

  云碧露回神后,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脸都跟着红了,她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周围,“别让我家人发现。”

  “想让我离开?”

  云碧露嗔怪的看着皇逸泽,“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傻丫头!”

  一句轻叹的话,带着无尽的宠溺在里面,他看着她的眼眸越来越幽深,里面藏着最深沉的感情。

  面对这样的眼神,云碧露根本就无法招架的,她睫毛轻颤,眼神飘忽,“那个,我……我先起来。”

  皇逸泽往前靠了靠。

  云碧露不知为何,看着皇逸泽的眼神,就觉得自己是待宰的小绵羊一样,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往后退。

  皇逸泽看着云碧露往后退,眯起眼眸,闪烁着魅惑的华光,“丫头,怕什么?”

  “吃,你眼神好像要吃人一样。”

  皇逸泽俯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云碧露,低叹一下,然后低头吻上她的唇瓣,品尝着独属于她的甜美。

  他内心纠结了好几天,和云碧露也是好几天没亲热,这一个吻,就让他身体一紧,想更进一步。

  云碧露颤栗不已,她总觉得今早的皇逸泽有些奇怪,格外的热情,具体哪里奇怪,她也说不上来。

  当然她来不及多思考,就沉陷在皇逸泽营造的柔情霸道攻势里。

  云碧露的身体越来越虚软,由于穿的是睡衣,更方便皇逸泽的手伸入,点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