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转身就要离开,可就在这时候,安夜轩也看到了门口处的云碧雪,他眉心一蹙,“云碧雪?你怎么会来这里?”

  安夜轩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瞬间站起身

  云碧雪看着套间只有安夜轩一个人,嘴角勾起一丝冷厉的弧度,对阿秋和阿美使了个眼色,然后自己转身进了套间

  “安夜轩,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此时的云碧雪不卑不亢,神色淡然,看着安夜轩的目光也是不悲不喜

  安夜轩皱起眉头,将散落在肩膀处的衣服往上理顺了下,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安夜轩,什么是我该来的,不该来的,好像跟你没关系吧!”

  安夜轩深深的锁住云碧雪的眼睛,发现在她眼中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来,她已经不是大学时的她了,现在她能将情绪掩藏的很好

  “你来做什么?”

  云碧雪缓步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将地上的酒瓶往一边踢去,周身都带着一股凛冽的气焰,待她走到安夜轩面前时,看着他道:“我来看看安大少你”

  云碧雪的话似真非真,似假非假,让安夜轩看不透

  “云碧雪,你不会还喜欢我,纠缠我?”

  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安夜轩心里升起一股连他自己都发觉不出的期待

  “哈哈,安夜轩,你可真会开玩笑,我会喜欢你?说实话,你连我家黎墨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安夜轩目光一厉,脸上的表情也冷硬了起来,“云碧雪,你来到权塔,找到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

  自从知道楚菲儿还活着,他面对云碧雪的时候,生不起任何恨意,或许只是想很平常的和她说几句话

  但现在他发现,他和云碧雪早就回不到过去,也不可能平心静气的说几句话

  “安大少,你在这里借酒消愁,难道是为楚菲儿烦恼?”

  安夜轩听着云碧雪的话,被她猜中了心思,目光瞬间一厉

  “你也不用用如此的眼神看我,你安大少虽然是安家的大少爷,下任继承人,但是你的心思都在楚菲儿身上,所有的情绪都围着她转,所以我能猜到不足为奇”

  这句话,云碧雪是带着嘲讽的意味,真正的意思是说,你安夜轩就是个被楚菲儿牵着鼻子走的人

  “云碧雪,你很好!”说着,安夜轩便要上前抓住云碧雪的手

  云碧雪一个闪身,避开了安夜轩,“安夜轩,你觉得我现在还是以前的手无缚鸡之力?”

  “云碧雪,我们非要如此?”如此像仇人安夜轩内心只闪过仇人这两个字,他和云碧雪难道真的是仇人了吗?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云碧雪眼中光芒一闪而逝,突然娇美的一笑,道:“安夜轩,其实我是来权塔当服务员的,看你这么烦恼,我陪你喝几杯如何?”

  安夜轩一时间猜不出云碧雪的心思,但看她眉眼弯弯含笑的样子,让他有些恍惚,仿佛她还是刚上大学时的样子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