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云碧雪并不畏惧什么,但她只是不想跟韩家的人扯上关系,而且总觉得这个韩慕白不简单

  她暂时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能低调则低调,若是低调不起来,那就另说了

  韩慕白听着云碧雪的话,饶有兴味的勾起唇瓣,看着云碧雪,笑道:“姑娘,原来这么有自知之明!”

  韩慕白的语气带着浓浓的笑意,手中拿着文件轻拍了下

  云碧雪眉心紧蹙,听不出韩慕白话里的意思

  她撇嘴道:“先生,我是有自知之明,那我先走了”

  说完,云碧雪就赶快转身离开,生怕晚了他又说什么

  “站住,姑娘,你为权塔的服务员,真的这么不敬业,客人需要你的照顾和帮忙,你就这么走了?”韩慕白的眼中闪着浓浓的趣味

  往常,在这权塔的女子们,哪个不是想尽办法往他身边凑,倒是这姑娘跟那些女人完全不一样

  他觉得要不是欲擒故纵,要不就是真的对男人没兴趣

  这让他想起那天,她被他车擦蹭时,她被一个女人抱走的情况

  “姑娘,说起来,那天我车撞着你了,还没让人帮你看看,处理伤口,是我的不是,待会我安排私人医生给你看看”

  云碧雪差点咬掉自己的牙,深吸了口气,转身站直身子,认真严肃的道:“先生,我真的没事,不需要医生看的”

  在谢黎墨的照顾下,她的腿伤早就好了

  “你是真的怕我?”

  “不怕!”

  韩慕白听着云碧雪响亮的声音,尤其是她眼神中的清丽和明澈,让他相信她的话

  而且这姑娘眼中没有对权欲的贪婪之色,却来这当服务员,若不是为了钱,她来这里是为了什么,韩慕白还真是第一次看不透一个女子

  看着眼前的姑娘,他觉得还真是挺有趣的

  他低头看了眼文件,淡淡道:“你跟我进来吧!”

  云碧雪低头,道:“我喜欢女的”她就是要让他误会,最好觉得她不正常,赶她离开,那就好了

  韩慕白回头看了一眼云碧雪,眼中闪过兴味有趣的光芒,“恩,我知道你喜好不一样,所以我很放心让你跟我进来,至少你不会对我做什么不是吗?”

  云碧雪恶寒,嘴角抽了抽,她能对他做什么?勾搭他,对他霸王硬上弓?

  想到这些,云碧雪使劲的摇头,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只能硬着头皮跟着韩慕白进了包间

  进了包间,云碧雪愣了下,这包间如此典雅,里面也干干净净,连瓶酒都没有

  桌子上也只有茶水

  这让她很奇怪,韩慕白来权塔,难道不享受?

  韩慕白从文件上移开视线,抬头看向云碧雪,发现这姑娘从进来就没服务员的样子

  云碧雪看着韩慕白的目光,眼神闪过疑惑,也是紧盯着他

  韩慕白看着云碧雪这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他哑然失笑,“姑娘,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来这当服务员的,难道不知道进来要先倒茶水?”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