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碧雪伸长脖子,看着韩慕白,不确定的问道:“茶水?”

  韩慕白无辜的点了点头,“是茶水”说着,嘴角却是止不住上扬

  他突然觉得,逗逗这姑娘,原来是这么有趣的事情,以前怎么就没在权塔发现呢!

  云碧雪这才反应过来,她上前一步,给韩慕白泡了杯茶水,然后放在他身前,“那,喝吧!”

  韩慕白看着云碧雪一连串的动和反应,眉心跳了跳,觉得有点无力

  他看了看云碧雪胸前的牌子,服务生暖

  “你叫暖?挺好的名字”

  云碧雪嘴角微不可查的动了动,“谢谢”她这个名字是临时起的,她母亲叫琴,她的名叫暖暖,所以就起了这个名字,也是不想让人认出她的本名

  韩慕白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问道:“真是权塔的服务生?怎么连照顾人都不会?”

  云碧雪撇嘴,她平日是真没照顾过人,平日什么事谢黎墨都不用她操心,不用她动手的

  云碧雪看着韩慕白认真探究的表情,道:“我平日比较笨,所以只能在一楼,今天是碰巧来到了九楼”

  韩慕白眼中含笑,“也是,像你这么笨的姑娘,在顶楼照顾客人,很容易被炒鱿鱼,甚至容易得罪权贵”

  “我想善良的先生,是不会愿意跟我一个人物计较的”

  韩慕白似笑非笑的看着云碧雪,“伶牙俐齿”

  给他按上一个善良的头衔,好让他不跟她计较,这姑娘是个聪明的

  “暖,你说,你这么笨,不会照顾人,怎么嫁人?”韩慕白的语气淡淡的,让人听不出他的情绪

  云碧雪瞪大眼睛,她怎么觉得韩慕白似乎在关心她?

  不,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她想错了,她咳嗽了一声道:“先生,这个不牢您操心,我说过我喜欢女的”

  韩慕白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在文件后面签了字,这才放下笔,抬头看向云碧雪道:“奥?是吗?”

  云碧雪使劲点头,生怕韩慕白不相信

  韩慕白起身,一步步靠近云碧雪

  云碧雪将双手放在身前,一步步后退,“那个,先生,要是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不知为何,她竟有一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云碧雪刚转身要往外冲,但是韩慕白速度更快,一瞬间就再次站在云碧雪身前,所以云碧雪往外冲,一下子就冲到了韩慕白的怀里

  因为跑的过快,她撞的下巴都疼,当反应过来时,她就在韩慕白的怀里

  而这一刹那,韩慕白身体也瞬间僵硬起来,鼻息里,全是女子那芬芳清淡的香气,很是淡雅,不同时下女子的香水味,这种自然的体香最是独特

  云碧雪惊的眼睛睁大,赶忙挣扎着要出来

  韩慕白回神,抓住云碧雪的手,将她按在旁边沙发上,深深的看着她,道:“暖,你在紧张什么?”

  云碧雪只觉得被浓烈的气息包围,属于韩慕白的气息,她很不自在,却不能发

  因为她现在是在权塔,目前是服务生的身份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