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顾依依来说,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入她的心,那就是白老师。

  可是刚刚这句话听在耳中却是那么的熟悉。

  以至于,她都以为是幻听,可是心却不受控制的猛烈跳动着,那样的强烈,强烈到她整个人都轻颤了下。

  待她不由自主的抬头看去,当真正看到站在那里,如玉如竹的白子寻时,她感觉自己的眼睛都被晃了一下。

  他站在阳光斑斓处,整个人都带着柔和的光晕,刺的她眼睛发疼,仿佛心也跟着发疼。

  所有的思念都滋生出来,怎么都压不下去。

  顾依依嘴唇轻颤,想说什么,却发现这会说不出话来,嗓子跟生锈了一样,她只能用牙齿咬着嘴唇,默默的看着他。

  刘姐本来在柜子后面,看到顾依依的神色,眸光一动,道:“晓秋,你过来把这些好好摆放一下,顾依依,你去招待客人。”

  晓秋听着店长的吩咐,什么也没说,赶快跑过去忙活,不过却悄悄的在刘姐耳边道:“刘姐,你是不是看出什么来?”

  刘姐戳了下晓秋的额头,“你呀,就是好奇心太重,依依这姑娘,心里藏的伤太重,平日让你们多照顾着点,我看这两人对视那一会,能猜出点什么。”

  晓秋恍然大悟,“刘姐高明,还是刘姐人好,眼光独到,给她们创造机会。”

  刘姐叹道:“我当年走投无路的时候,也是遇到了恩人帮助,所以咱们一定要有一颗善良的心,你们将心态放平了,日子自然会好的。”

  “刘姐,你人心好,我们大家伙都愿意在你这干,没勾心斗角的,跟大家庭一样,而且才几年,咱们蛋糕店也越来越红火了。”

  刘姐笑了笑,没说什么,转头看了眼顾依依和那位先生,内心叹了口气,依依是个好孩子,希望她能遇到对的人。

  还有这位先生,以她独到的眼光看,应该不错。

  而且,她若猜的不错,两人应该还认识。

  顾依依在店里,很听刘姐的话,当初她到处找工作,因为是在校学生,没任何经验,也不擅长说,很多地方不用,那时候就是刘姐用她,给的待遇也不少。

  所以她心存感激,一直都勤勤恳恳的工作,刘姐让她招待客人,她自然也是条件反射的朝白子寻走去。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就站在白子寻的面前,还没说什么,就对上了他幽深的目光。

  “白,白老师!”

  白子寻神色缓和了下,轻柔一笑,“倒是没忘记我这个老师,怎么放假来蛋糕店,也不说一声,你要是缺钱,可以跟我说。”

  白子寻其实没太多跟姑娘相处的经验。

  以前作为韩慕白的时候,跟袁双蕊相处也是很简单,各取所需,家族式的相处,都不缺钱,无非看个电影,去高档餐厅吃个饭。

  可是顾依依不一样,她内心自卑,受过伤,很容易跟蜗牛一样钻到自己壳子里,躲避外界的一切。

  所以白子寻有时候挺无奈的。

  顾依依摆了摆手道:“白老师,我……我现在挺好的,不想再麻烦您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