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白子寻焦急的解释,顾依依心里焦急,想解释,不是因为这些,可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也许长久压抑,也许心伤太重,遇到对她这样好的白子寻,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顾依依转身一把抱住白子寻的腰间,眼泪都留在了白子寻的身上。

  白子寻轻轻拍着她,平静的陪着她,让她平复自己的情绪。

  他知道,顾依依以前吃了太多的苦,也一直压抑着,坚强着,如果有一个突破口能让她发泄出来也好。

  不过他很开心,她愿意在自己面前展露脆弱的一面,愿意在他面前哭,也是很好的,不是吗?

  只是看她一抽一抽的肩膀,他心是疼的啊!

  顾依依很讨厌这样哭的自己,她努力让自己平复情绪,擦了擦眼泪,道:“白子寻,我……我不是难过,是从来没有人为我做过饭,以前都是我给别人做饭,所以看到这些,我没忍住,对不起。”

  白子寻摸了摸她的头,“以后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顾依依破涕而笑,“我也给你做饭。”

  白子寻用手指给顾依依将泪痕擦干净,道:“好了,只允许哭这一次,以后不要哭,我的姑娘,别人也不能欺负。”

  白子寻是极为护短的,对入了自己心的人,怎样都要护着爱着的,不让她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吃完饭,白子寻也不让顾依依洗碗,等他都收拾完,才八点钟。

  “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商场转转,买几件衣服和你需要的日常用品。”

  顾依依愣了下,“不用的,我衣服够穿。”

  白子寻拉过顾依依,低头看着她道:“你确定,一直住这里,这件衣服够穿?”

  顾依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我……我回学校。”

  “如今学校都成了空城了,诺大的学校,也没几个人,一个宿舍楼,也就你和宿管阿姨,你说你回去,我能放心?”

  “可,可我也不能一直住在你这里。”她总觉得一直住这,是不对的。

  白子寻蹙了蹙眉心,“这么快就忘了自己的身份?你是我女朋友住在这里,自然是理所当然的,难道你以后还想离开我身边?”

  顾依依不断摇头,“没有,我不离开。”

  他是她唯一的温暖,她才不会离开的。

  “那就住这里,过完年我马上就三十了,依依,你要知道,我这个年龄,经不起感情的伤痛,所以,我想的是,恋爱结婚,从一而终。”

  顾依依自然明白白子寻话里的意思,她吸了吸鼻子,“我也是,我想的都是永远。”

  她平日虽然会害羞,但是这时候说话毫不含蓄,她听着他不似表白胜似深情的话,心动的厉害。

  她也经不住伤痛,如果连唯一的温暖都守不住,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还能坚强下去。

  白子寻是明白的,顾依依适合自己。

  其实她最早表白的时候,他是没去考虑的,但是这个姑娘还是用她独特的方式,让他记住了,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点点入了他的心。

  若是没有她一开始的那一步,他或许会一直将她当成学生来看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